客户端
我要发帖
2009-2-16 19:00 | 59287   29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12-18 01:41 编辑

调侃骑行


目  次

1.误入骑途
2.漫长的路
3.恶劣天气
4.草原苍蝇
5.有惊无险
6.马路杀手
7.路边男女
8.看贴写贴


.   误入骑途

    几年前,鬼使神差想骑车到外面走走。都是互联网误导,说什么即能强身健体,又能心情愉快,还能识多见广,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嘛。有这么好的事,为什么不干?于是,东市买山地,西市买托包,南市买码表,北市买气筒。这就得拍老婆马屁请求经费,并一再承诺用最低消费,老婆说,要走就不要亏着自己。我要说高消费,谁知道还让不让走?最难搞懂的就是女人心。有了钱,时间呢?不上班就没钱,老婆和家都难保。只能用双休日和长假了,谁让咱没本事没钱。就这样都保证不了,假期老被占用,几年骑行,苦煞我也。


. 漫长的路

   打包出发,出城上路,田园风光,视野开阔,感觉不错。二三十公里过后越来越腰酸屁股疼,口干舌燥,只好休息。再骑上不一会儿又不行了,一看还不到一公里。平时在操场散步甚至跑步一公里并不长,骑上车子反倒长了,还是拉到公路上长了?更让我痛苦的是越来越长。熬到十公里,不歇就得死,养成习惯至今每十公里或一小时就得歇。想骑一百公里,啥时候是个头儿。一天下来每一个路碑都落不下。有一个办法就是跟人,有的人很快退出,有的人较劲,能不知不觉过好多路碑。年轻女性的规律是:她并不回头就知道有人跟,一会儿快一会儿慢然后猛骑,骑不动了,慢骑或停下。我大大方方过去,目不斜视,再找个隐蔽些的地方休息,等她过去再跟。最多两个循环。一次有一个居然问为什么跟她。我说这是公路,谁都能走,凭什么说我跟你。她说明明跟了。我说要是感兴趣,骑着说,我不想停。听完了她说我真坏。是啊,是不是有点缺德?她们年轻单纯,需要成熟成长,是不是不算缺德?为了熬路碑算什么都没办法。以后几年再没碰上,不是反向,就是不独行。
    不顺心的事不找自来,车胎被草扎了,前面着村后不着店,没有修车的,进村一见村长就说,城里有困难找警察,农村只能找村委会。村长没时间,找来材料自己补。进了城镇赶紧买,以后再用胶水破了要不干了。
    一旦骑出,周围引起不小的震动。所有人吃惊,部分人询问,少数人动心,个别人跃跃欲试,到近郊或二环路跑了跑,退出了。只有我有空就骑,越骑越远。这不同的反映应该是个很好的心理学课题,我是学工的,只感兴趣我为什么要骑?我的原则是:骑行在外,单位事家务事全放下,只想骑行的事,才能进入骑行的意境。有的是时间考虑这个问题。我的祖先肯定是信使或传令兵,常年在外奔波。我现在骑是个返祖现象。先人肯定骑马,要是步行,我就是背包客。他们在网上自称墨托。要是坐车,我就爱自驾游。事实上我对骑马更感兴趣,年轻时下乡到草原驯的马比我都出名。车比马强,不吃不喝不闹情绪,休息时,对着车常想,最倒霉的不是我。
    商人不可轻信,一家零配件店极力向我推荐面包车座,就换上了。一年还行,后来老化变硬了,恰逢天冷,毛裤裆是十字缝线,越骑越硌,只好忍着,谁都有磨出来的过程。谁知坐床床不平,在外面休息得把土挖个坑坐着才平。

选择打赏数量

关闭
  • 2
  • 5
  • 10
  • 50
剩余0香蕉币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精彩评论

292
sf!!!!!!!!!!{:2_223:}
oacbe 2009-2-16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soho2859 2009-2-16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12-26 00:57 编辑

    平原地区的城镇都较高,过去洪涝多,地势高安全,人越聚越多。低的地方每次大洪水来都要为城市作出牺牲。而非平原地区的城镇一般在低的地方修建,即为挡风又为取水浅。大都市常常在江河入海口,海陆空都方便。景致好的地方,早晨肯定是一座大山横在面前,先给你个下马威。眼前的坡爬完,转过去还是坡,没完没了,浑身臭汗,消耗最大,速度最慢,我恨上坡。终于上去了,并没有对应的下坡等待你,往往上面地势高,蜿蜒起伏,还有小上坡,晚上进另一个城镇才有急下坡。如果路太远或玩多了,天暗了或黑了,速度快曲折多,头灯就不那么管用了,得慢慢骑甚至不能骑。真的白天碰上下大坡,手指捏闸,高度紧张,时间长了,也不好受。无锡几个小伙子骑新藏线,发出“我恨下坡!”的感言。为什么把路修到山上?日本山上就是无人区,人们都挤在沿海小平原上。我不敢恨下坡,只是期待下坡,      每每都是上多下少,转一圈回来,总感觉家里的海拔又升高了。
       07.01.28—02.28
我从天津出发沿大运河到江都,向西插到107国道返回北京。每天走一样的路,过一样的村子,进出一样的城市,简单无聊的重复!重复!重复!远望没有视野,抬头没有蓝天,没有日出日落,两边看,河里的黑水上漂着泡沫,湖水发臭。据说,有关部门已宣布,地下水已被污染不能喝。条件好的喝纯净水矿泉水,农民照喝不误。如果宣布这种污染水浇出的粮食、蔬菜、水果不能吃,必会天下大乱。树上也没有鸟叫。我喜欢自然景观,不喜欢人文景观,讨厌宗教的东西,买不同的门票看一样的东西,其实都是泥做的。有多少人见庙就进,白天看庙,晚上睡觉。有一个当官的跟我显,去过多少多少寺庙。一聊他连寺和庙都分不清。我问他信神吗?他回答是无神论者,谁能相信他的工作能力。人为的都千篇一律。人口稠密就车多,烟囱多,鼻子里总是两个黑疙瘩,还不如呆在家里。以后再过平原我就搭车。


. 恶劣天气

    无法躲避的还有天气。元旦春节出来能冻死人,五一春风大,还碰上过沙尘暴。十一秋风又来了,夏天烈日炎炎,不是没有树阴就是树阴不在我这边。06.08骑到锡林郭勒大草原,几百公里看不到突起物,几十公里没有建筑物。短信原文: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找到阴凉,古人都有山洞,这最基本的需要对我成了最大的奢侈。第二封写道:烈日当空,只能在桥洞里写短信,晚上找不到住地,就在桥洞里安营扎寨。其实桥洞里是一层布满牛蹄印的牛粪,苍蝇密度大得难以想象。声音就象轰炸机来了。过夜是没有希望了,苍蝇的待遇都比我高。苍蝇大小不一,几种颜色,可以搞个博览会。
   

能看见总想骑,天黑了很难找到搭帐的好地方,望着那高压线塔架,知道下面有块水泥平台搭帐最理想。但不敢过去,记得小时候城市小,经常到郊外玩。一次我建议爬高压线塔架,别的小孩不敢,让我先试试,越走两腿越麻,危机中发现一只脚着地没事,单腿蹦了出来。碰到电力部门的大人问,他们说那叫“跨步电压”,你小子绝后了。不知是否能造成心理阴影,33结婚,34得子。幸亏我的宝贝没长到电流回路上。网上讨论骑行对前列腺有很大影响,我根本不在乎。
    三北地区一来云就下雨。第一次出行是晴天,没带雨具。半路上下雨,等找到一处空房,已浇个半湿,一蔽就是两三个小时,越蔽越冷。旅馆条件差,空气湿度大,湿了的衣服和包凉不干。第二天还下,买了把伞。城镇里还行,一上公路,雨中的阵风挺大,刮得伞摇头晃脑,只能保住头,全身照浇。过来汽车,差点把我拽进车下面。为了活命,还得蔽雨,又是几个小时,不骑比骑都痛苦。第二次带雨披,裤子和鞋还是湿湿的。雨披在胸前被车把挡出个大兜,满满的水,一捅出去马上又满了。没有袖子,挡风面积大,顶风根本骑不动,就象挂了个大帆。第三次换成分体雨衣雨裤,鞋上套塑料袋,手上套胶皮手套。可是冒雨顶风,雨点打到脸上生疼,打到眼镜上看不清路,包得严不透气,出的汗无处蒸发,半天下来衣服能拧出水,里面比外面都湿。胶粘的雨裤骑不出十公里裆就开了。东西越带越多,防雨罩也撑开个大口子。阵雨也讨厌,一会儿穿一会儿脱。有一次,天上黑云滚滚闪电雷鸣,地上刮雨前急风,看来要下大雨,我准备扎帐睡觉,雨停了再走,我受够了雨的气,刚一取出帐篷,马上被风刮开,幸亏反映快,抓住一头,风把帐篷吹得象个大气球,扎不成收不回,一筹莫展。结果雨没下。有云不行,没云也不行。本应该夜间下雨,白天多云,如果我骑行是对的,那么这个世界就是错的。

抢个沙发 嘿嘿 LZ继续
soho2859 2009-2-16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3-7 17:52 编辑

    坡路不管怎么说比风公道多了。如果风向垂直于公路,出去时是右侧顶风,回来肯定是左侧顶风。所以顶风的概率远远大于顺风。路上曾思考提出顺风角的概念,风向在多大角度内变化才满足顺风的条件,并推导出关系式。会不会一不小心发明个定理定律什么的?亦未可知。风向不仅多变而且好象有人控制,每次不管朝哪个方向走都顶风。05.05.01—10不定计划,到公路上再决定去哪儿。倒是顺风,越刮越大,下大坡时没起好作用。到了日子返回,成了顺小风顶大风爬大坡。强风吹到脸上,时间长了比雨点打脸还难受,摩友肯定有体会。一天不到40公里,第二天还是越刮越大,坡小了30公里。第三天前方上空黄尘滚滚,要来沙尘暴,只好停下等车,买票回家。06年顶风走,图个顶小风顺大风。返回刚骑了半天,风向变了,结果是去时顶小风回时顶大风。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
       08.06去山东兖州出差,星期天借了辆旧26去济宁,去时顶风回来顺风,风不大天气热,去时没什么感觉,回来风速和车速一样,相对无风,满头满脸的汗不往地上流,直往眼睛和嘴里流。难受到影响心情直到没劲,顺风比逆风多骑一小时。无风天肯定最燥热,我也受过那罪。不再赘述。


. 草原苍蝇

    内蒙古西部草原有一种苍蝇个头大,爱在哺乳动物的眼鼻嘴里排卵。据说并不落下,在空中能对准射卵,当地人叫丢蛆。用手还是能赶走的,这种苍蝇专门欺负没手的马和牛。一到季节,马不能吃草,不住地大幅度摆动头,牧民叫调蜂。能把骑术不高的人拽下马。
    中部的锡林郭勒盟分四部分:西边有苏尼特草原和察哈尔草原,地图上看是沙地;东边有锡林郭勒草原和乌珠穆沁草原,植被不错。有一种小黑苍蝇赶不走,仔细观察发现,这种苍蝇飞行速度快,能迅速转到挥动的手臂后方,直奔眼鼻嘴。牧羊女带口罩或围上沙巾。又影响喘气又不象大老爷们,我不干。烦恼之余想,反正它们体力不如我,时间长了会走的。继续挥手,就象打自己的耳光。事实无情地证明我又失算了,永远赶不走。再仔细观察,发现帽子和后背上有十几个,它们累了在我身上休息,轮番进攻。又发现它们还缠绕飞行,有公有母,原来不是丢蛆,是在调情,最喜欢在10—25公里的速度中调情,找好对象再去交配。下车用毛巾把身上车上的苍蝇全赶走,很费时间。没骑几分钟又有了,喜欢这个速度的苍蝇都在公路上。它们摆的是接力阵。它们的战略方针是采用蝇海战术,集体作战,围追堵截,以弱胜强。灵活机动地运用我进它退,我退它进,我困它扰,我疲它打的战略战术。苦战二十多天才跑遍所有旗县。
    我干脆把毛巾在右肩上甩一甩,左肩上甩一甩,前方甩一甩,好多了。这动作很熟悉,是草原流行的安代舞,艺术是从生产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当地人不承认,说另有原由。
    这些苍蝇都是可防的。我喜欢黄昏和傍晚骑行,凉快风小车少,一次在农区黄昏爬坡,猛然发现一个不明飞行物进嘴下肚,已来不及了。第二天排便时觉得出口处有点热,赶紧回头看,“黄条”中有指甲大白色物,用草棍扒开,中间裹着一只苍蝇。可惜那些为我勇猛作战英勇牺牲的白血球。中午改善伙食补血。公路傍晚总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子成团飞舞,有可能咽过。什么运动甚至劳动能吃这苦,只有骑行。
    在兖州参观一家最大的民营造纸企业,介绍说设备进口,原料进口,产品出口。参观的污水处理只占小部分,被电视暴了光。想办法看了原料废纸,从垃圾中分离出来的,又赃又臭,还有淫秽内容。当地有一种小黑蚊子很厉害,咬完人好长时间才又痒又痛。当地人说是进口蚊子。打开国门真的进来了蚊子。会不会蔓延全国?骑行发现国外向我们大量出口耗耗能源,耗耗资源,污染环境的垃圾项目。近来发现又进口周期短,效益差的项目,如番茄厂,淀粉厂等。其实我国有许多优秀科技人才,缺少发挥才能的好环境。只能听任老外发挥了。

soho2859 2009-2-16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3-7 17:56 编辑


. 有惊无险

    刚开始骑行很多人劝我注意安全,我说走全国全世界的人都没事,我有什么好注意的?骑协的人讲了一个故事:三个北京人步行走长城,晚上到村里借宿,带早晚饭每人10圆,房东见他们的包和里面的用品很值钱,半夜找来人把他们捆上塞到菜窖里,把东西分了。后来只把大件找回来。我知道了最危险的人是那些临时见财起意的人,因为与他们接触最多。惯匪惯盗毕竟少,他们也不盯着骑车人,碰上的可能性极小,一旦碰上自认倒霉。于是买了把折叠弹簧刀,别到最容易拿出的裤腰带上。狭路相逢勇者胜嘛。
    黄河把内蒙古高原冲刷得象刀切一样,鬼斧神工,景色很美。公路一过大桥必定有一个很高很长的坡。刚出道不懂,玩到黄昏过桥找住地,爬到夜里又冷又黑,准备找农家借宿。农村也变了,过去一间房有男有女,炕尾留给过路人。现在不安全,夜里一律不留人。如果白天说好,女人和孩子都到亲戚家住。还有现在农民也不做鞋和衣服,不骑行真不知道农村城镇化这么快。农民告诉我,几里远有个倒煤场,到那儿问问。一个30多岁的人自称是煤场主,很热心问这问那,问多了也露馅了,我觉得他心术不正,拉开包说从不带值钱的东西,从裤兜掏出30多块钱和银联卡,说到了县城只取50。马上一脸冷漠,边走边低声自言自语:才30块钱。如果露了富或露出心虚,第二天肯定有两辆摩托车追上。另一次是白天在一个动物检查站喝水,戴大檐帽的人其经过和表情如出一辙。有些人以质量好为名买高档货,安全系数就低,还有的人买高档货到了玩物丧志的程度。
    傍晚骑行不太安全,一次一辆摩托车一直尾随,一会儿前一会儿后,肯定是在犹豫观察,最后到前面把摩托停到公路下,人爬上来站在路边准备扑我。快到时我赶紧拐到中间,并用刀敲响车把。再没跟上来。有一次是尾随后假装问路搭话探虚实,他觉得自己的优势是车快,我盯着摩托胎问:你的车是不是要坏了?手转到后面掏刀,他跑得比兔子都快。还有一次发现一个黑物往路上爬,一上来我刚好过去。不知是动物还是人?是什么人?后来牧民判断是要饭的。
    一次黄昏看见路边一个人鬼鬼祟祟打手机,提高了警惕,果然几公里外有一个彪形大汉骑车在路中间晃。撞到他们准备好的一堆砖头上,幸亏有心理准备,象跨栏一样跳了过去。他的车不变速死追也没追上,回头看他一直站在路中间看我。不知作何感想。和好多次被狗追的情景一模一样。这些人最讨厌,不象前者事先侦察,什么也不知道就扰民。
    一个人怎么都好办。一次去杀虎口,五六点到一个县城,小广场一边有十几辆摩托车,另一边停着几辆汽车,都象在等业务。不能招惹骑摩托的,问司机前方食宿情况,10公里处的乡刚被撤乡并镇了,不知能住否,43公里处肯定能住。太阳挺高往前走吧。吃了饭,出城路不好找。10公里处不能住,收费站旁停着一辆警车,还蹲着一条大狼狗。有他们上班我是安全的,往前走。3公里处加油站的人说,前面都是山,很危险,到不了,劝我返回。收费站的警车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辆停着的摩托,上面有两人。后面的情不自禁地说,这个人回来了,前面的赶紧制止。是啊,听人劝吃饱饭,我回来了。如果不和加油站的人聊,如果不听劝,后果不堪设想。06.05穿越库布齐沙漠出事当时,我正在穿越毛乌素沙漠,听说当地人劝过他们不听。
    这些事碰上一次数一次,共13次。差不多每1000公里一次。事过境迁,能记住的就这7次。据说南疆白天也不安全。

soho2859 2009-2-16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3-7 18:00 编辑


. 马路杀手
   
    重车司机也应算农民工,他们中小学毕业后参加培训,结业后给车主打工。熟悉后多拉的钱往兜里装,几年攒一半借贷一半买车。有的能变成车主。有的车主因管理不善或因吸毒赌博等破产。他们挣钱不要命,把车厢加长加高,超载超速,疲劳驾驶,酒后驾车。

    几次遇到对面过来几重超车,把我挤出路面离深沟只有一只脚宽。也有心理变态的,一次好容易下大坡,一辆大车突然拐到前面减速,而且故意不让我超过。还有一次在修路,只有两条大车印,车来了得让开。一辆大车在我旁边减速,并行一段,车印拐到路边,把我夹进主车和车斗之间,一看空间要是2728就完了。路边沟很深,还要随它加速减速,被夹持好几里。终于发现身边的沟不到一米了,拐把冲了出去,后面的路是下大破,沟越来越深。
    他们夜里故意开大灯互相晃,害得我眼前一片漆黑,看不着路。这些司机你招手不停车,停着的问路不告诉很冷漠。我也针锋相对,他们问路时满脸假笑,我就说,我不是本地人,不知道。问路上看到什么什么没?我永远回答没注意。国家限制超速超载,路边设了检查站点。他们打消耗战,停在路上等检查人员下班或休息。有时达几天几夜,几千辆车排成几公里的车龙。外面有卖食品的当地农民,里面路窄有对面来车都不能骑快。时间长了很烦恼,想起个故事:68年天津知识青年下乡五原,伙食差偷鸡摸狗,老乡愤怒,队长设下埋伏,抓住捆了一夜,第二天批斗,不知说什么,喊了一句“打倒学生”散会了。我边骑边对着几个在路边野餐喝酒的司机振臂高呼:打倒汽车!汽车在身边穿梭除了尾气还有惊吓,不动的车龙阻碍速度,烦恼中心生一计,对司机们说,前面只检查超载,空车轻车可以过。许多车拐出车龙,双行道上这些车和对面来车相遇必造成堵车。结果半天没有车影。平时有司机问我检查不?永远回答在检查堵了好多车。
   另外一件事与司机无关,有的旅游点离城几十里,把沿途农村用墙挡住,露出的村口更显脏乱,我骑过去问有多少地?极少。生活方便吗?很差。要是给你们盖小区,愿意搬吗?他们惊奇地问:你是哪儿的?我说市政府的。他们又打听搬迁费。告诉他们有文件,欢迎来市政府咨询。不知后事如何。还有一事忘了,共制造过三次混乱。
    汽车前胎行驶中跑气,在速度和重力作用下,半轴必断,方向和刹车都失灵,见山撞山,见沟进沟,见了人或车也直冲过去,因此造成非人为因素车祸最多。用自带收音机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重车暴胎撞轿车的事故越来越多,提醒黄金周自驾车旅游多注意。怎么注意?公路骑车相当于把身家性命别到裤腰带上。


soho2859 2009-2-16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soho2859 于 2009-3-7 18:23 编辑


. 路边男女

    骑行、多了一个了解人的平台。也有人问女人的事,我说好女人要机会和时间培养感情,一般成不了,一旦成了,也得被乱棍打出。要钱的城里也有。某人老婆年轻时就有病,靠野食谋生。和我说也想骑,过了几个月,说买了辆吉安特。后来腿断了,自己说摔的,医院的人说是被打的。后来老婆严加看管,据说以前接电话什么都不问,现在仔细询问对方。条件好的心高的,通过各种方法不同渠道好多进城了。尽管如此,哪个村都有村花,看着她的不是她丈夫,却是一帮女人,不知是想模仿她学她,还是认为看住她,就看住了自己的丈夫。
    问路千万不能问女人,初次问一个路边劳作的女人,想不到她声嘶力竭地喊,你说什么?!看来和女人搭话的都不是什么好人,第一句都不是好话。碰上心平气和的,她只知道前面是哪儿,不知道距离和路况。男人正相反,非常详细,滔滔不绝。东北,内蒙古,河北,山东,河南人热心,江苏安徽人大多数不管什么情况都回答不清楚。北京山西人多数故意歪指,山西人还承认,问为什么?他们说山西出了个华国峰。越热心越爱反问,你是哪儿的,干什么的,大概是过去查路条的影响。非务农的人员也尽量不要搭理,我回答是省城的,无一例外,都一脸不高兴,反驳说你肯定不是省城的。他们爱在周围吹,去过哪儿,见过什么,不希望碰到大地方来人。还等着你把老家是哪儿,在哪儿上班一一道来,好不刁钻,我永远回答:我不是,你是。给他个二比零。
    有时想问路总找不到人,想方便一下,老没合适地方,总有人,莫非人人都有窥私僻。一次在鄂尔多斯爬坡顶风,没睡好,又困又累,上车下车不小心摔了一交,躺在路上感觉挺好不想动,好一会儿歪头两边看,五六个人从四面八方向我走来。为逃避解释和道谢,起来赶紧跑。其实骑者被许多人关注,也算个公众人物。还要注意形象,累上加累。
    河曲骑摩托的年轻人,对周围村子很熟,30公里外什么都不知道,问他们人均多少地,回答八分。问为什么不出去打工,留下的人还能多种些地。他们说,凭什么让他们占便宜,坚决不走。看来,历史越悠久,与时惧进,响应号召越困难。
    和农民聊天不出三句,必讲到村里乡里的腐败,告诉他们解决的方法和渠道。他们都摇头,说没文化,靠你们大地方来的人。安徽一个记者一陷进去好几年,写了本《中国农民调查》我可不想陷进去。他们还总盼再有好政策或好机遇能富起来,或过更好的日子。和拉萨附近的小孩没什么区别。投机心理,学生也有,商场官场也有,祸国殃民。

    过去要求县县通油路,后来是乡乡通,现在要求村村通。一个乡没钱,扣了农民的补助款,邮政存折的钱居然能取走,这已牵涉到法律问题。偶然碰到了那个乡长,若对他说,我要过问此事,他肯定会招待我几天,想想算了。别说是他,明知有熟人当副县长或局长什么的,也没去找,骑行当苦行僧的感觉比被隆重招待强。若有交情,想见面,是另一回事。
    老农民容易谈及的第二个话题就是骂子女,骂年轻人。城里人有工资,退休金和房产,把人与人的关系搞得很虚伪,农村把这层虚伪的面纱彻底揭穿。路过一个农村一个84岁老人在儿子家刚上吊死亡。五六十年代大学就流传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同样是子女,父母,夫妻,同学,朋友,只要赚的钱不一样,态度就不一样,什么亲情,爱情,友情,在金钱面前不勘一击。难得糊涂。
    网上讨论女大学生处女率问题也很热门。一个女大学生写贴:她周围到外面过夜的极少。住便宜旅馆碰上了他们,大房间改小隔音很差。过去没有电视农村流行听房,有人叫我,可能因为年轻,可能碍于城里人的面子没去。现在躺在被窝里就能听,发现多数女生什么都做,但严把最后防线。我在老板不容易发现,学生能看到的地方留下了“过分性压抑,容易造成男性性功能障碍“的文字。现代知识女性,青少年时期参加文体活动,不小心把膜扯破,可贵的是处女情节。这些女大学生和那些按摩女,对男性身体和同居过夜已不好奇,还算处女吗?有时被叫床声吵醒,比影碟还真切,不知什么关系,若是夫妻,只能在这儿作。
    一次,一个年轻农民工和我住一个房间,说一次喝多了,回来发现隔壁是一对,进去把男的打跑,女的挣扎,一个重耳光老实了。后来成了朋友,互留手机号,女的说想嫁给他,他听说和那个男的还没断,没答应。并不影响招之既来,来之能战。给我看相片,很漂亮。这个女孩的择偶标准象雌狮,喜欢拼杀中雄壮的一方。是不是共性?
    动物和人一样,在一家农村商店门前看见一头公山羊卧在摩托车后座上,固定好的专用木版上铺着红地毯,脖子戴铃头上挂红绸,高昂着头,一副得意的样子。主人出来扶住把,做了个手势,山羊迅速跳下,到路边撒了泡尿,熟练上车卧下。摩托启动很快,羊安然无事。现在羊绒涨成软黄金,品种至关重要,据说好的种公羊已上万。专业户,一头羊,一辆摩托,一部手机,等信息。若有母羊发情,立即前往,配种一次多少钱,怀上多少钱,都有行规。羊都知道,只要出门,必有好事。真实羊逢喜事精神爽。

568130395 2009-2-16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好贴,经验:)5! 之谈,学习了:)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11-16 06:50 , Processed in 0.14227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