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2019-10-11 16:32 | 360   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每一座山都是一个妹纸,为了征服各种性格迥异的妹纸,我也是翻过了各种大山的人,今天倒好,还没见着妹纸的影子呢,就开始遇到考验了~抽筋儿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而且之前没有任何预兆。最可气的是那并不是一个很陡的坡。
这种坡对雪龙3的350W电机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左小腿一阵抽搐,随即酸痛的感觉袭来。我把车停下,但是腿依然蜷缩着,我知道,此时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拉伸,可是我压根都没办法下车,于是只能一只脚跳着下车,坐在地下搬脚尖……

从感觉上我很清楚,这种抽筋不是因为体液流失或者体液不平衡,而是我肌肉耐力下降了。毕竟50多岁的年龄了,身体的各项机能在不知不觉中老化。想到这里我是有些失落的,向来不服老的我此刻竟然觉得有些无力,但这种无力感也只是片刻的,因为坐在地上搬脚尖的我,隐隐遥想起了当年……


十几年前玩儿越野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朋友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你知道你的生命只剩下30天的时候,你打算怎么过这30天?

记得当时最牛逼的一个答案是:在第一天就设置一个假死的现场,然后躲起来看人们怎么在剩下的29天里把自己一点一点地忘记。
这个牛逼的答案一直以来都让我觉得很有趣,但不久前,当我再次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有了不一样的理解:一个人死并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你能给家人、朋友留下什么?
按照精神分析理论,人一生要经历三次逆反期,第一次3岁左右,是对自己身体认知。第二次是青春期,是对自己心理成熟的认知,而第三次则是对死亡的认知。
古人说五十知天命,而在我看来这所谓的天命就是对死亡的认知—随着身体机能的老化,死亡即将到来。而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能给社会给家人给朋友留下什么?

把已经恢复了知觉的脚尖递到脚踏上的时候,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看着晚霞渐渐的褪去,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一边唏嘘不已。

天色越来越暗,我打开车灯,这台实验车本来装了两个前车灯,但只接了一根线,所以整车的照明度并不是很高。尽管如此,我的车速并没有低下来,只是明显感觉到心率很高。好在该爬的山已经爬完了,剩下的路并没有太陡的坡,其实长途骑行并不怕上坡,而最害怕的是在光线不好的情况下下山。没有上坡,自然下坡也不多。 天终于彻底的黑了下来,路上只有我一辆自行车孤独的灯光,四周除了蚊虫蛙鸣,听不到任何声音。此时,我还有20km才能到目的地,这种光线下,我保守估计可能需要一个半小时。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路上行人稀少,而此时我的腿却再一次有了抽筋儿的感觉,我赶紧停车,再次开始拉伸,然后取出红牛、脉动一股脑的灌下去。
坐了一会儿,我感受到心率在慢慢恢复了,调整了呼吸之后打量了一下周围,黑漆漆一片,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突然发现我坐着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又一个的坟墓,不由得后脊梁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死亡就离的这么近吗?

随后的20km,可能是因为坟地里感觉到了害怕,体能突然被激发了出来,没有抽筋也没有疲惫,速度还非常快!当我看到目的地酒店的灯光的时候,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死亡?我还没有骑完全中国呢!

(未完待续)

选择打赏数量

关闭
  • 2
  • 5
  • 10
  • 50
剩余0香蕉币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精彩评论

6
写的很不错的呢,厉害
zyw0716 2019-10-12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贝小帅 2019-10-12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有道理!!!

每座山都是一个妹纸,港真。
和山对抗其实是和追求妹纸是一样一样的,既然是和妹纸在一起,你该做的绝不是征服她,而是接受她。

骑行的第三天是10月1日。
早晨起床的时候,感觉双腿肌肉酸疼,何况还有直播阅兵,于是顺理成章的说服了自己在宜宾休整一天,谁让祖国70年大庆呢?
再者说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为了燃面和姜鸭面在宜宾这种地方呆一整天怎么也能说的过去嘛!大众点评上选了一家号称绝对正宗宜宾的燃面馆,大快朵颐之后发觉确实和重庆街头卖的燃面、姜鸭面有所区别。这味儿才正嘛~
看完了阅兵式,一边为祖国母亲自豪一边接着出发,今天是10月2号了,早晨出发后大概骑行了10km,在一个小镇的街边,要了一份姜鸭面做早餐,入口之后我才知道啥叫真正的燃面,啥叫真正的姜鸭面!

简单做一个比喻,如果我今天早晨在小镇街头吃到的燃面打100分的话,那宜宾那家所谓绝对正宗的燃面只有10分,而重庆街头的燃面,有一个算一个顶破天了也不会超过1分,绝非夸张! 其实燃面不过是百姓人家寻常的早餐,并无啥特别之处,但那些所谓的绝对正宗为了体现其正宗的不要不要的,所以变了味道。而重庆街头的燃面更多要臣服于重庆本地人的口味,所以这么看来也无啥特别的。
这些地道的风味小吃都有个特点那就是霸道,比如重庆著名的眼镜面,不光面霸道,服务员的脾气也霸道。甭管你啥来头,一律得自己找座位,坐下以后还不能催服务员,得等着,啥时候服务员给你发了筷子,啥时候你才知道自己点的面能上来,稍微一不注意催服务员,立马就会听到服务员一句怒吼:催啥子催,要催到别个家里吃去。可是就这服务态度,tnnd每次去都得等十来分钟才能找到地方坐!但没辙啊,谁让人家味道正呢!

其实作为一个北方人,对面条的热爱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最早的时候我坚定不移的认为面条这种食物必须是北方的,晋中的刀削面、岐山的哨子面、兰州的拉面,还有黄河边上宽的像腰带一样的河南烩面……因此我曾经一度认为秦岭淮河以南的人根本不会做面条,可是当生活在南方一段时间,突然发现这里的面和北方虽然口味不同,但各有千秋。
好吧,吃完了那份燃面的早餐,我擦擦嘴继续上路,早晨8点出发是因为做了功课,今天的路程别看只有160多km,但是要翻越两座大山,而且海拔上升有2200多米。对老伤腿加上一把年纪的我来说,绝不能等闲视之。

160km的山路对普通自行车来说,一天内完成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大神和牲口除外),但是对于雪龙3这种力矩电踏车来说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给350W的plus电机提供动力的是两组36V20AH的电池,总容量40AH的电池究竟能达到多长的续航?

8月份的时候,张教授在317上特意放弃了新通车的雀儿山隧道,一咬牙骑着雪龙3爬上了5100米的雀儿山垭口,要知道那条路可是非铺装路面的公路,它的滚动阻力更大,因此耗电量也更大。最终在电量快要耗尽的时候,张教授到了终点---德格,总里程190km。因此,我今天根本不担心电池容量,我担心的是自己的体能和伤腿。 开始爬山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踏频不对了,应该说从Day1开始我就找不到合适自己的踏频,一般来说,一个老骑手都有自己熟悉固定的踏频,特别是长距离骑行的时候,在这个踏频下骑行会让自己的心率处于一个比较适合的状态,但自从受伤休息以来,竟然找不到自己熟悉的踏频,这就像游泳运动员忘了怎么换气,篮球运动员忘了怎么运球,荒唐至极。

没有节奏的骑行是痛苦的,身体进入一种不耐烦的状态,这种状态带来的首先是呼吸以及心率不稳,紧跟着心情也越来越烦躁,特别是我突然发现车把上两个把附有些轻微的一高一低,这辆车是豆包骑过317的那台,把附肯定是他按照自己的习惯调的,难道说豆包一个胳膊长一个胳膊短?胡思乱想中我开始生自己的气,六角扳手就在我身后的驼包里,但是我就不愿意停车下来调整一下,我也不知道为啥,就像老话说的:买个麻花不吃,瞧的就是这个别扭劲儿!
其实这跟把附高低没有半毛钱关系,完全是一种心理作用,我清楚的意识到:遇到“极点”了,但肯定不是“撞墙”,按照我的体能,就算3个月不训练也绝对不会骑几十公里就“撞墙”的。克服“极点”只有一个办法---扛过去! 60km后,我到了第一座山的垭口,站在这座山的最高点心情突然放松了,觉得一切没那么糟糕,甚至感觉体力充沛,信心倍增。应该是“极点”过了,此时突然一下又想起FJ说过的话,每一座山都是个妹纸,不同的山就像不同性格的妹纸一样。既然是和妹纸在一起,你该做的绝不是征服她,而是接受她。

骑车爬山如果你只想着征服这座山,你只会得到失败,因为山并不是你的敌人,当你怀着一颗对敌人的态度面对一个又一个的陡坡和急弯儿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无穷的压力,而你如果接受了山的存在,你就会理解它、顺应它,它的每一个坡度和急转弯都让你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坚持下去你就会骑着车成功登顶。这段话用FJ这个糙人的原话说出来是比较龌龊的,为了精神文明我帮他做了一些加工。 不过这句话的后半段,我绞尽脑汁也没法帮他修饰了。他说:上山就是泡妞,下山就是泡到手后上床,甭管多矜持多高雅的妞儿,只要上了床,那就疯狂的不得了,而且越是矜持越是难泡的妞儿,床上……好吧,我再写下去就成了色情小说了,自己体会吧,可是我觉得这厮虽然话糙,但道理不糙。
自行车放坡就是如此,每一座山的放坡都像和妹纸滚床单,让你疯狂的不光是妹纸,更是你自己的心态,你必须享受这个过程,不然就是蓝色的小药丸也帮不了你。当我用时速60km的速度从山上冲下的时候,我内心中深深的感受到了FJ说的这段话的意义!大师啊,不得不服!也许我永远也搞不懂那些满头大汗爬上了山,却捏着刹车一点点放下来的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体会不到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感觉。 接下来的100km景色变得丰富多彩了,因为我突然发现路边多了一条宽阔的大河,清澈的河水缓缓流动如同一条玉带,两侧绿色的山峦像两只纤细的手,小心的托起这条翠绿的带子,生怕它跌落下去。赶紧查了一下地图,我的天!这竟然是金沙江! 金沙江啊!我曾经10次进藏,无数次见过奔腾汹涌的金沙江,特别是在巴塘,川藏交界的地方,金黄色湍急的江水裹挟着轰鸣的浪拍打着河岸和桥墩,清澈的巴塘河刚刚跟它碰个面就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条以泥沙含量巨大而闻名的河流,竟然在上游是如此的婉约和文艺。

我莫非是看错了地图?如果说巴塘的金沙江比做一个喧闹无比悍妇,那眼前的这条金沙江则是端坐在绣塌旁举着绣花针安静的小家碧玉,你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其合二为一。也许金沙江太过于戏剧了,我不是学地理的,所以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么清澈的一条河,经历了什么才能变成那样一个咆哮着浑浊的金沙江? 第二座山在不知不觉中用腿上的压力宣告着到来了,根据资料,上坡的路段有14km长,而且坡度较陡,这可是云贵高原的第一个台阶,前两天路上的遇到的坡跟今天相比,实在是小菜一碟了。可是无论怎么陡峭也无论怎么长的坡,在加装了350W的plus电机的雪龙3面前都变得乖巧起来。这款电机耗费公司研发部门所有工程师的努力和时间,特别是总工程师张教授,这个酷爱骑自行车的北京理工大学的教授,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和时间,应该说它让雪龙3完成了一次革命性的蜕变。以至于我一路上都在各种坡道上寻找它的极限,而一直没有找到。 下午6点,离目的地只有7.8km了,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永善县,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今晚就要在这里住宿。然而,1.5km后我心情顿时不轻松了。晚霞虽然还挂在天上,但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城市的影子,只有仿佛永无止境的上坡,按理来说,几公里怎么都能看到城市的痕迹了,但这里除了山什么都没有。3公里后,我开始出现奔溃的表现,心率提高、心情烦躁、踏频混乱,而速度也忽快忽慢,这状态不对啊,我很清楚,撞墙了!估计体内的糖分已经全部耗尽,此时支撑运动的肯定是脂肪转化的糖元,我赶紧停下车,喝了点水,环顾四周,完全是荒郊野岭的样子,这里会有一个县城吗?

导航提示,离目的地只有2km了,可是四周仍然黑黢黢的一片和无尽的坡,连个灯光都看不到,我是不是中了邪了?或者高德导航又一次欺骗了我?妈蛋,就算死也死个明白,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再一次上车前行。 在爬上一个巨大的坡后,一个急转弯,我终于看到了永善县城的灯光,妈的,这座城竟然完全建在一个山坡上,不对,应该说这个城就完全是山!要知道如果和这里相比,重庆简直就是平原!
(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10-19 00:00 , Processed in 0.12227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