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我要发帖
老山羊 2019-8-14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小镇中间有一家饭店正在营业。我问老板娘有什么吃的,她说有抄手,还有馒头。我说那就给我来一碗抄手,来两个馒头吧。
  不一会儿老板娘煮好了一大碗抄手端上来,我又从她的蒸笼里选了两个玉米面馒头。热热乎乎,连汤带水,有干有稀,吃了午饭,吃的挺饱,一共花了12元钱。
  
A (6).jpg

  吃完饭我问老板娘,彝海乡哪里有旅店?她说乡里没有旅店。这个彝海乡,还是个热门旅游景点,居然没有旅店。

  好在我早有准备,我问老板娘,说前面几公里据说有旅店,是吗?她说,哦,你往前走3公里,在红旗桥那儿,是高速公路的出口收费站。那有一些饭店,或许会有旅店。
  于是我又往前骑了2公里多,来到红旗桥下。这果然有一些饭店。
  
A (7).jpg

  我问路边一家饭店的老板,这有旅店吗?他指着旁边的一个小屋说,这家是旅店,不过老板没在,得晚上六七点钟才能过来。没办法,那就等吧,饭店老板请我到他的饭店里休息。

  我在他这儿,一边整理游记,一边等着旅店老板过来。
  在老板的饭店待了一个多小时,我的游记也整理的差不多了。饭店老板可能也觉得没把握,就跟我说,收费口那还有一家,你可以过去看看。万一这个老板过来,你不是耽误时间了吗?
  我谢过饭店老板。转过来看着路边还有一家也接待住宿不过门都锁着,似乎没人。但有电话。我没理,先去高速公路收费口旁边的那一家看一看。
  到那里一看,一个人正在干活。我问他家开旅店吗?他说开,我说住一晚上多少钱。他说80元。80元这也太贵了,就是一个简易房,虽然屋里有一个独立卫生间,但看起来条件极其一般。我问能不能优惠一些?那个人跟我说,他是看房的,老板就定这个价,不能优惠。那就算了,我转身回头,找到路旁的那个接待食宿的牌子上的电话。电话打过去,那边老板说你看旁边的饭店里有没有人,这时候从那个饭店出了个小姑娘。我和他说我是旅游的,要在这住一晚上,他说一晚上25元,这才是正常的价格,我说没问题,于是小姑娘给我开了一间房,我一看小房间还不错,干净利索,虽然没有什么电视之类的,但也用不着,有电有水有厕所,一切就OK了。扫码支付以后,终于可以放松休息了。

A (8).jpg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一家老板,就是刚才饭店老板让我等的那位。
  所以提示以后走这条路的朋友。彝海乡没有旅店,下一站10公里以外的拖乌乡据说也没有旅店。但是出了怡海乡2.5公里的高速公路收费口,这里却有好几家旅店和饭店,可以食宿。

老山羊 2019-8-14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今天来到彝海乡,当然要谈一谈刘伯承和小叶丹彝海结盟的故事。其实这个故事大家都熟悉,似乎也没有太多可说的。其实不然。你要真想知道彝海结盟的详细过程,还是听我慢慢道来。
  
A (9).jpg

  那是1935年5月20日,刘伯承、聂荣臻率领中国工农红军一方面军先遣队到达冕宁。经过侦察,红军先遣队发现川康军阀主力部署在西昌至富林的大道上,红军只有经过大凉山彝族区,走冕宁、安顺场的羊肠小道才能迅速接近大渡河边。同日,中央军委在礼州发出了总司令朱德“关于过彝区、大渡河的命令”。刘、聂二人都是四川籍,尤其是刘伯承曾在川军中任职十几年,阅历丰富且作风细致,非常熟悉川西地理风俗人情,对彝区的“黑骨头”、“白骨头”和家支的状态都非常清楚。刘伯承知道,彝族聚居区内部家支林立,各家支都有自己的武装,且相互械斗不息,但却能保持一致对外,并擅长山林作战。历代统治者以及地方军阀对彝区用兵进剿,大都以失败告终,因而把彝区视为畏途,以往汉族的军队想通过彝区几乎不可能。1863年太平天国的石达开部深入此地,前有清军拦截,后有彝民围攻,才落得个全军覆没的结果。

  当时的凉山还处在奴隶社会,冕宁的拖乌地区属彝族聚居区,由果基、罗洪、倮伍三个家支形成各自的小部落,彼此经常互相“打冤家”。
  红军占领了冕宁县城后,释放了黑牢中的彝民囚犯,还请一些彝族头领喝酒。有些头领懂得点汉语,刘伯承便向他们宣传民族平等政策,说明此次只是想借道通过。这些人出于感激,表示愿意带路。一些获释的彝族同胞得到红军发给的食物衣物,回家后又当了民族平等政策的宣传员。红军在冕宁县城时,大桥镇的太平天国士兵后裔陈喜德对红军说,红军要过彝区,头人小叶丹是个关键人物。
  
  5月22日,红军先遣队从大桥出发到达喇嘛房时,因地势险要、道路崎岖、易守难攻,前卫连受阻,走在队伍后面的工兵连遭到部分不明真相的彝人袭击,甚至有几位战士的衣服被扒光。红军战士们停止前进、没有还击,请懂彝语的几个向导向彝民喊话作解释。果基家支头人果基小叶丹派精通汉语的沙玛尔各和他的四叔到喇嘛房姜家店子来试探情况,目睹了这一切。他们看见红军的确不一般,就想趁机借用红军的力量打败罗洪家支,于是便和肖华、冯文彬等人进行谈判。由于红军主力要通过的冕宁以北安宁河支流拖乌河到南垭河一线是果基家的地盘,根据彝族重义气的特点,刘伯承表示愿与果基头人结为兄弟。肖华向果基小叶丹派来的人说明红军是为受压迫的人民打天下,此来是不打扰彝族同胞,只是借路北去。肖华告诉他们,统率大队人马的刘伯承司令愿与彝族首领结为兄弟。他们听了很高兴,赶快去找到果基小叶丹。肖华也去向刘伯承、聂荣臻作了汇报。
  当日,刘伯承与彝族果基家首领果基小叶丹在海子边会面,双方谈得融洽。小叶丹说:“听说你们要打刘文辉,主张彝汉平等,我愿与司令员结为兄弟”。刘伯承当即表示愿意结盟,并劝说彝族内部不应再打冤家,应团结起来反对军阀压迫,表示待红军打败反动派后,一定帮助彝族人民解除外来压迫。小叶丹与其叔父都很高兴,立刻与刘伯承在彝海举行了举世闻名的“彝海结盟”仪式。仪式简单而庄严。一个彝民在海里舀了一碗清水,一手拿公鸡,一手拿刀,斩去鸡头,把鸡血滴在碗中,再分为分两碗,分别放在刘伯承和小叶丹面前。小叶丹要求刘伯承先喝,刘伯承高高端起大碗,大声发出誓言说:“上有天,下有地……刘伯承愿与小叶丹结为兄弟,如有反复,天诛地灭!”说完一饮而尽。小叶丹接着端起大碗发誓说:“我小叶丹今日与刘司令结为兄弟,互相帮助,如有危害弟兄者,同此鸡一样死”。誓毕,也把“血酒”一饮而尽。结盟仪式即告完成。
  
A (10).jpg

  这时,天近黄昏,刘伯承盛情邀请小叶丹一行到大桥先遣司令部作客,小叶丹即带领18个小头领一同前往。在丰盛的晚宴上又重喝血酒。席间刘伯承讲了许多革命道理,针对过去彝汉隔阂和彝族内部的不团结,反复强调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要团结起来共同对付反动派。这些话深沉打动了小叶丹的心。刘伯承代表红军,将一面写有“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的旗帜赠给小叶丹,并任命小叶丹为支队队长。这是红军在少数民族地区的第一支革命武装力量。

  第二天拂晓,红军先遣支队在小叶丹等人亲自护送下,从大桥出发,沿途彝族民众到路旁欢迎,送水送食品,非常热情。红军也把毛巾鞋子送给彝民。临行前,小叶丹坚持将坐骑黑骡子送给刘伯承作为纪念。刘伯承与小叶丹分手时说“后面红军大队还多,拜托你一定把红军全部安全送过彝区,红军走后,你们要打起红旗,坚持斗争,我们一定要打回来的”。刘伯承把随身佩带的左轮手枪和一些步枪送给了小叶丹。小叶丹表示绝不辜负红军的希望。又派沙马尔各子把刘伯承等一直送到筲箕湾,再由果基阿喂支护送出彝区。当晚红军先遣部队便到达彝汉杂居区擦罗,以后顺利直达安顺场。
  在红军先遣支队通过后,小叶丹忠实履行盟约,亲自在大桥和筲箕湾之间来回奔波,组织彝民护送红军过境。由于红军通过彝区时秋毫无犯,加上刚刚解救了被押的各部落民众,其他家支也很感动,均未攻击红军。为了抢时间和防止意外,红军强行军,在三天时间内全部通过彝区。指战员们快步行军时,路边彝胞一片欢呼,出现了歌中所唱的“兄弟民族夹道迎”的动人场面。从此,红军后续部队便沿着“彝海结盟”这条象征民族团结之路,胜利地通过了敌人估计无法通过的彝区。为抢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彝海结盟”体现了党的民族政策的胜利,体现了少数民族对红军的爱戴和军民的团结。
  
  对于中央红军的长征,“彝海结盟”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刘伯承曾回顾历史说:“如果不结盟,再推迟三天,蒋介石的重兵就调到大渡河堵住我们了,就有可能是石达开的下场了。”“彝海结盟”给奇迹般的万里长征增添了光彩的一笔。
  对于红军先遣队能如此顺利地通过彝区,××中央领导人极为高兴。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人到达了安顺场,同刘伯承一见面,周恩来就兴奋地说:“你们走了以后,大部队经过彝族地区时,小叶丹拿着你们给他的旗,护送红军部队顺利通过彝族地区,你们简直把彝族地区赤化了。”毛泽东也问刘伯承:“当年诸葛亮七擒七纵,才把孟获说服了,你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小叶丹说服了呢?”刘伯承回答说:“我们靠的是正确地执行党的民族政策,是重视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的结果。”
  
  四川解放后,西南军区刘伯承司令员曾嘱咐要尽快找到小叶丹,并说政府已决定要他参加将要成立的西南军政委员会。可惜,小叶丹已于1941年在彝族内部械斗中身亡。但是,小叶丹的妻子却一直珍藏着“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支队”的那面旗帜。
  在红军走后那艰苦斗争的岁月里,果基支队的战士们眼看自己的房屋被焚毁,牛羊被抢劫,却千方百计地保住刘伯承所赠给的旗帜。小叶丹把这面红旗当作民族团结的见证和民族解放的希望,身边的许多东西都丢掉了,唯有“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果基)支队”的旗帜始终保存着。他将这面旗帜藏在背兜下面特制的夹层里,从这里转移到那里。在最艰难的时刻,小叶丹含着热泪勉励自己的妻子和弟弟,不要忘了刘伯承的嘱托,不要忘记共产党红军的恩情。他说:“红军一定会回来的,刘伯承我信得过,他绝不会骗我。万一我死了,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这面红旗,将来把她亲手交给红军。”
  1950年5月21日,西康省解放后,小叶丹的妻子遵照丈夫的遗嘱,郑重地把刘伯承赠送给中国彝民红军沽鸡(果基)支队的队旗亲手献给了政府。
  现在,这面旗帜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它是彝族人民的光荣,红军的光荣,长征的光荣。它记载了红军和彝民的深厚情谊,是共产党和红军的民族政策的伟大胜利的见证。
  
A (11).jpg



老山羊 2019-8-14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今天虽然来到了彝海乡。但彝海结盟的彝海,却在彝海乡后面大山深处。离彝海乡还有7公里,要从下面这个大门进去,翻过一座大山,才能到达。所以我就没有过去。但到了彝海乡这个地方,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A (12).jpg

A (13).jpg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到这里吧。




老山羊 2019-8-14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5月29曰 星期三 第44天 从彝海乡到先锋乡 骑行84公里 总行程2698公里
  
A.jpg

  昨天在彝海乡高速公路收费站住宿。写完游记,把自行车又整理了一番。晚上8点没事儿就上床休息了。

  一夜无话,早上快4:00醒来。看看微信,设计一下今天的行程。
  今天先是要爬坡18公里,上升450多米。然后一路下坡下降1700多米到大渡河边。
  一直犹豫今天到哪里,如果到安顺场,明天去泸定县,路程有点长。如果过了安顺场,去藏族乡又怕到的时候没有住宿。犹豫中,走着瞧吧。
  
  先看看天气预报。今天天气是多云转小雨,北风一级,气温14度到23度。空气湿度61%。
  早晨5:30,离开旅馆出发上路。外面很凉,风很大。而且是北风。因为这里海拔2000多米,所以温度很低。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季节为什么这里老是刮北风?本来早晨怕太凉,我衣服和裤子都穿了两件儿,结果还是感到很凉。我一直说风婆婆对我不友好,每次出门基本上都是一路顶风,这一段时间也是虽然有风的时候不多,但只要有风基本就是顶风,今天这种北风更是讨厌,因为我一路向北,这两天竟刮北风,而且级别还不低,通常都是三级风,顶着骑也有点吃力。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因为刮北风,又在这高山地区,所以更加让人感到浑身发冷。
  6:25,走了7公里,来到拖乌乡。小乡不大。短短的一条街道,两排房子。看样子就没有旅馆,有两家饭店也没开,所以也不能在这吃早饭。
  
  早晨的码表又有点不太正常。老是丢数据。我骑车离开彝海乡已经走了7公里,但码表显示却只走了三公里。回头得研究究竟怎么回事儿?
  天气预报今天上午没有雨,可是刚出了拖乌乡,天就下起雨来。雨不大,就是雨星星的。不穿雨衣不一会儿浑身就会打得透湿。我只好把驮包罩和雨衣都拿出来,把驮包用驮包罩罩好,把雨衣穿在身上,然后冒着这种星星细雨骑车前行。
  今天的前半段,虽然是一路上坡,但是坡度并不是很大,所以大部分时候都可以骑车前行。
  就是这个北风,加上这小雨,让人浑身发冷,感觉特别不好受。什么是凄风苦雨?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感受这种北风阴雨就是凄风苦雨。阴冷潮湿,无可躲避。把你身上仅有的一点热量全部吸走。在这样的天气里赶路,我就想起了当年的红军。85年前的5月20日前后,也正是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他们就行走在我正在走的这条路上。而且一路上也是淫雨霏霏。红军的条件更为艰苦。他们身上没有衣服,肚里没有粮食。在凄风苦雨中行走。身上还背着沉重的武器和弹药。时刻提防敌人的围追堵截。那是一场多么艰苦的行军。我无法想象那些年轻的战士们,是怎么样度过了那样艰苦的时刻。
  8:30,用了三个小时,连推带骑了18公里。来到了一个叫菩萨岗的地方。这里是我今天骑行的最高点。海拔2560米。从出发到现在,海拔提升了460多米。这里也是甘孜州和凉山州的分界线。从这里开始就是一路下坡,一直到石棉县,连续下坡50公里。海拔将从现在的2560米下降到800多米。整整下降1700多米。
  
  上山的时候,在山那边。虽然下雨,但是没有雾,什么都清晰可见。可一到了山顶,到了山的这边,却是迷雾蒙蒙。十几米外就什么也看不清。
  雨倒是没有那么大了。但是前面是连续下坡路。云雾蒙蒙,地湿路滑,下坡转弯儿。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使我不敢掉以轻心。我把车子检查了一下,然后把雨披脱下来,放好。宁可挨点浇,也不让雨衣忽哒哒的影响我骑车。
  我一路搂着闸,眼睛紧紧盯着路面。开始放坡。坡度倒不十分陡峭。但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一下坡加上小雨,打在脸上身上,衣服很快打湿,所以觉得更冷。
  冒雨一路放坡10公里左右,来到栗子坪乡。我赶紧停下来,又套上一件厚外套。这时候已经9:00多,我还没有吃早饭。虽然早晨出发前吃了几块糕点,但这时候又冷又饿,需要赶快吃点热乎东西。
  栗子坪乡有许多牛肉面店。我找了一家叫了一碗牛肉面。饭盒里还有昨天剩下的千层饼和生菜。一起拿进来,泡着牛肉面汤。最后连汤带面带饼全吃完了。肚子吃饱了,身上也热乎了。
  
A (1).jpg

  11:00整,骑行了52公里。到达擦罗彝族乡。在这里没做停留,直接穿乡而过。

  11:43,骑行了69公里,到达石棉县城。在这里离开了108国道,沿着大渡河,溯流而上,直奔安顺场。
  安顺场离石棉县城只有9公里,但却基本上是一路上坡。不过路还不错。
  12:30,我来到了著名的安顺场。
  
A (2).jpg



老山羊 2019-8-14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安顺场(安顺彝族乡)是因渡口而生的一条小街,原名支大地,濒大渡河南岸,是太平天国石达开从此北渡未成而最后失败之处。这里是一个河谷地带,两侧四五十里都是高山,在这样的深沟中,部队无回旋余地,兵力亦无法展开,极易为敌人伏击消灭。从高处远看,小镇经过规划,新建的建筑保持古朴形式且统一。
  过牌楼就转往大渡河边了。这里,当地政府在接近当年红军渡口的那条街上用一些废旧木料重新搭建了许多仿古建筑,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古镇街道。希望给人一种当年安顺场的样子。
  
A (3).jpg
  
  这里的客栈非常多,都在抢着做游客的生意。
  
  我来到河边。沿着河边走不远,就到了红军渡,这是红军当年那一只小木船下水的地方。在渡口,立着杨得志将军题名“红军渡”的青石碑。
  往大渡河望去,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的战场一半是石滩、一半是河流。
  
A (4).jpg

A (5).jpg

  红军当年渡过金沙江后,在礼州会议上决定渡过大渡河北上。
  从金沙江到大渡河约有500km,当年有两条路线可走:一条是经登相营、越嵩到大树堡,可渡过大渡河,到达对岸富林(今汉源),这是往雅安、成都的大道;另一条路是经冕宁、大桥、拖乌到安顺场,也可渡过大渡河,但这是一条险峻崎岖的小道,而且还必须经过彝族聚居区。蒋介石判断中央红军必走大道无疑,于是,他就把兵力重点部署在大渡河对岸的富林方向。可偏偏中央红军就走的小道,并顺利通过了彝族聚居区,直奔安顺场。
  
  当年,蒋介石急令第二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追击中央红军;令川军第二十四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今汉源县)沿大渡河左岸(北岸或东岸)筑堡阻击;以第二十军主力及第二十一军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区推进,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企图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或以西)地区。同时,国民党飞机空投传单,宣称毛泽东要成为石达开。
  大渡河对岸驻扎的是驻防安顺场的国民党第二十四军韩槐楷营。敌军已将最后一批渡河船只、渡河材料及粮食运到大渡河北岸,在安顺场遍街堆满柴草,准备纵火焚街,扫清射界。这时,在西昌阻击红军失败的当地恶霸地主、第二十四军彝务总指挥部营长赖执中回到安顺场,因安顺场大半房产是他的,不肯焚街。他认为红军会走宁雅正道到富林,不大可能来安顺场,于是与韩槐楷发生争执,最后决定暂不焚街烧房,待红军来了再烧也不迟。
  1935年5月24日,赖执中和警卫排留在安顺场,并留一只小船以防不测。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天夜里红军突袭安顺场。当赖执中从梦中惊醒时,差点当了红军的俘虏,只得越墙而逃,而留在南岸的那条小船,也还未划过河心就被红军追回。兵贵神速!
  中央红军先头部队一师一团经一百四十多里的急行军,24日晚赶到大渡河右岸的石棉县安顺场。当晚,红一团由团政委黎林率二营到渡口下游佯攻,团长杨得志率一营冒雨分三路隐蔽接近安顺场,突然发起攻击,经20多分钟战斗,击溃川军2个连,占领了安顺场,并在渡口附近找到一只木船。
  红军在此以船渡河,但先后只找到几只木船。当地的船工们七天七夜为红军摆渡过河,依然速度太慢,过河的红军不足万人。没有办法,红军只能夺取泸定桥去了。但在安顺场渡过的这部分红军,在夺取泸定桥的战斗中,从背后袭击守桥的敌人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关于红军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杨得志将军有一段更真实更具体的回忆。我把它附在文后,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老山羊 2019-8-14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在当年红军渡河的地点对面,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广场,这里就是当年肖华给强渡大渡河的红军勇士作动员报告的地方。
  广场上现在立有一尊花岗岩雕刻的巨型红军战士头像,就是中国工农红军强渡大渡河纪念碑。红军战士的表情坚毅,眼睛直视前方,那气势无往而不胜!只可惜石雕设计者、艺术家叶宗涛先生已逝。这座雕塑2009年获得“新中国城市雕塑成就奖”。
  在纪念雕像的背后,就是红军长征渡河纪念馆。
  
A (6).jpg

A (7).jpg

A (8).jpg


  我请过路的朋友帮忙在纪念碑前拍了张照片,然后进纪念馆浏览了一圈。

老山羊 2019-8-14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A (9).jpg

A (10).jpg

A (11).jpg
老山羊 2019-8-14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A (12).jpg

A (13).jpg

  这一路的纪念馆讲的都是长征的那些事情,没有太多的特别内容。而且基本内容我们都已经知道,所以简单看了一下,就出来了。后面还有一个石达开展览,我也没有时间进去看。
  


  因为已经下午1:00多了,我得赶快找住宿。安顺场的客栈非常之多,不过因为是旅游地,价格据说都非常高,所以我连问都没问,直奔一公里外的小河坝,也就是先锋乡所在地。
  到了小河坝,这里有几家宾馆。一家看起来档次相对低的宾馆,没有人,留的电话也没人接。第2家宾馆,老板要80元。最低60元。还有一家宾馆,也是没人留下电话打过去,女老板同时在经营一家发廊。我问她住一晚多少钱,她说50元,我说那我就在你这住了,于是女老板从发廊过来,带我到宾馆。条件基本还可以,就是有点儿乱。不管了,讲不了那么多了,赶快休息。
  我把东西放下,出门找饭辙。因为已经过了饭时,所以街上的饭店基本关门。有两家经营的,似乎也没什么可吃的。转了一圈还是老办法,到超市买了一瓶啤酒,一个鸭大腿,两个卤鸡蛋和一包泡面。家里饭盒中还有鸭脖,糕点,还有西红柿,这就够了。
  回到宾馆,烧了一壶开水,把泡面泡上。放了两个卤鸡蛋,又切了两个西红柿,然后就着鸭腿和鸭脖,喝啤酒。啤酒喝完了,泡面也泡好了,就着西红柿和卤鸡蛋,吃着泡面和糕点,不一会儿吃完了,也吃饱了。
  
A (14).jpg

  因为老板娘离开旅馆时已把热水器打开,所以我趁这时候,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之后,躺在床上,开始整理今天的游记。
  今天就是这些内容。关于在安顺场强渡大渡河,当年的先锋团团长,杨得志将军有一段详细而具体的回忆。附在后面:
  
安顺场飞舟强渡大渡河

(杨得志的回忆)

  
  红一军团一师一团担负了光荣的先遣任务。军委为了加强领导,充实力量,特派刘伯承、聂荣臻两同志分别担任先遣司令和政委,并把军团的工兵连、炮兵连配属一团指挥。当时,我在一团当团长。
  前面的安顺场,是个近百户人家的小市镇。敌人为了防我渡河,经常有两个连在这里防守。所有的船只都己抢走、毁坏,只留一只船供他们过往使用(白天放在河对岸,夜晚放在河这边)。安顺场对岸驻有敌人一个团(团的主力在渡口下游十五里处)(川军第二十四军第五旅第七团1个营筑堡防守),上游的沪定城驻有三个“骨干团”,下游是杨森的两个团,要渡过大渡河,必须首先强占安顺场,夺取船只。情况刚了解清楚,指挥部便来了命令:连夜偷袭安顺场守敌,夺取船只,强渡过河。刘伯承司令和聂荣臻政委特别指示我们说:“这次渡河,关乎着数万红军的生命!—定要战胜一切困难,完成任务,为全军打开一条胜利的道路!”
  经过一天一夜冒雨行军……离安顺场只十多里路……。一百四十多里路的急行军真够疲劳的了,战士们一停下来倒头就睡着了。
  根据分工,黎林政委带领二营至安顺场渡口下游佯攻,以便吸引那个团的主力;我带一营先夺取安顺场,然后强渡;三营担任后卫,留在原地掩护指挥机关。天漆黑,雨下个不停,部队踏着泥泞的小路前进。大约走了十多里,便靠近安顺场了。我命令一营分成三路前进。安顺场的守敌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来得这样快。他们认为我们还没有出海子边少数民族区呢,因此毫无戒备。“哪一部分的?”我们的尖兵排与敌人哨兵接触了。“我们是红军!缴枪不杀!”红军战士的回答象春雷,扑向敌人。“砰!”敌人开枪了。我们的火力也从四面一齐吼叫起来。愤怒的枪声,淹没了大渡河水的咆哮,淹没了敌人的惨叫,顽抗的敌人纷纷倒下,活着的有的当了俘虏,有的没命地逃跑!两个连的敌人不到三十分钟就全被打垮。正在战斗时,我来到路旁一间屋子里。突然听到一声喊叫:“哪一个?”通信员一听声音不对,枪栓一拉大吼一声:“不要动!缴枪不杀!”敌人摸不清我们的情况,乖乖地缴了枪。事也凑巧,原来这几个敌人是管船的。我急忙要通信员将这几个俘虏送到一营去,要一营想法把船弄来。一营花了好大的劲,才把渡船弄到手。(实际情况:几个准备逃跑的敌人刚刚乘船离开河岸,红军发现后,立即向船头打了一梭子机枪,几个战士边跑边跳入水中,敌人被迫把小船划了回来。)这里只有这条船,它现在成了我们唯一的依靠。……
  “先下手为强!”我默默地下定决心。随即命令炮兵连的三门八二迫击炮和数挺重机枪安放在有利阵地上,轻机枪和特等射手也进入河岸阵地。火力布置好了,剩下的问题还是渡河。一只船装不了多少人,必须组织一支坚强的渡河奋勇队。于是我把挑选渡河人员的任务交给了孙继先同志。战士们知道组织奋勇队的消息后,一下子围住了孙继先同志争着抢着要参加,弄得孙继先同志怎么解释都不行。“怎么办?”一营长问我。我又是高兴又是焦急,高兴的是我们的战士个个勇敢,焦急的是这样下去会拖延时间。因此我决定集中一个单位去。孙继先同志决定从二连里选派。二连集合在屋子外的场地上,静听着营长宣布被批准的名单:“连长熊尚林,二排长曾令明,三班长刘长发,副班长张克表,四班长郭世苍,副班长张成球,战土张桂成,肖汉尧……”十六个名字叫完了,十六个勇土跨出队伍,排成新的队列。一个个神情严肃,虎彪彪的,都是二连优秀的干部和战士。突然,“哇”地一声,一个战士从队伍里冲了出来。他一边哭,一边嚷着:“我也去!我一定要去!”奔向营长。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二连的通信员。孙营长激动地看看况我也被眼前的场面所感动。多好的战士啊!我向孙营长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让他参加。孙营长说了声:“去吧!”通信员破涕为笑,赶忙飞也似地跑到十六个人排成的队列里。一支英雄的渡河奋勇队组成了:十七个勇士,每人一把大刀,一支冲锋枪,一支短枪、五、六个手榴弹,还有作业工具。熊尚林同志为队长。
  (总政治部百科编辑室经过核查,最后认定的十七勇士名单是:二连连长熊尚林;二排排长罗会明;三班班长刘长发,副班长张表克,战士张桂成、肖汉尧、王华亭、廖洪山、赖秋发、曾先吉;四班班长郭世苍,副班长张成球,战士肖桂兰、朱祥云、谢良明、丁流民、陈万清。熊尚林抗日战争期间在晋察冀牺牲了,其他十六勇士至今下落不明。但,历史不会忘记他们!)
  庄严的时刻来到了,熊尚林带领着十六个同志跳上了渡船。“同志们!千万红军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坚决地渡过消灭对岸的敌人!”渡船在热烈的鼓动声中离开了南岸。胆颤心惊的敌人,向我渡船开火了。“da泡口早已瞄准了对岸的工事,“通通”两下,敌人的碉堡飞向半空。我们的机枪、步枪也发挥了威力。炮弹一个个炸在敌人的碉堡上,机枪象暴风雨一样卷向对岸,划船的老乡们(其他文献记载为帅士高等4名当地船工)一桨连一桨地挤命划着。渡船随着汹涌的波浪颠簸前进,四周满是子弹da泡弹落在船边,掀起一个巨浪,打得小船剧烈地晃荡起来。我一阵紧张,只见渡船随着巨浪起伏了几下,又平静下来了。渡船飞速地向北岸前进。对面山上的敌人集中火力,企图封锁我渡船。十七勇士外过一个个巨浪,避过一阵阵弹雨,继续奋力前进。一梭子弹突然扫到船上。从望远镜里看到,有个战士急忙捂住自己的手臂。“他怎么样?”没待我想下去,又见渡船飞快地往下滑去。滑出几十米,一下撞在大礁石上。“糟糕!”我自语着,注视着渡船。只见几个船工用手撑着岩石,渡船旁边喷起白浪,要是再往下滑,滑到礁石下游的漩涡中,船非翻不可。“撑啊!”我禁不住大喊起来。岸上的人也一齐呼喊着为勇士们鼓劲、加油。就在这时,从船上跳下四个船工,他们站在滚滚的急流里,拼命地用背顶着船。船上另外四个船工也尽力用竹篙撑着。经过一阵插斗,接船终于又前进了。渡船越来越靠近对岸了。渐渐地,只有五、六米了,勇士们不顾敌人疯狂的射击,一齐站了起来,准备跳上岸去。突然,小村子里冲出一股敌人,捅向渡口。不用说,敌人梦想把我们消灭在岸边。“给我轰!”我大声命令炮手们。“轰轰!”又是两下巨响,赵章成同志射出的追击炮弹,不偏不歪地在敌群中开了花,接着,李得才同志的那挺重机枪又叫开了,敌人东倒西歪,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打!狠狠打!”河岸上扬起一片吼声。敌人溃退了,慌忙地四散奔逃。“打!打!延伸射击!”我再—次地命令着。又是一阵射击。在我猛烈火力掩护下,渡船靠岸了。十七个勇士飞一样跳上岸去,一排手榴弹,一阵冲锋枪,把冲下来的敌人打垮了。勇土们占领了渡口的工事。敌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又一次向我发起了反扑,企图趁我立足未稳,把我赶下河去。我们的炮弹、子弹,又一齐飞向对岸的敌人。烟幕中,敌人纷纷倒下。十七位勇士趁此机会,齐声怒吼,猛扑敌群。十七把大刀在敌群中闪着寒光,忽起忽落,左劈右砍。号称“双枪将”的川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拼命往北边山后逃跑。我们胜利地控制了渡口。过了一会,渡船又回到了南岸。孙继先同志率领机枪射手上了船,向北岸驶去,继后我随之过河。这时,天色已晚,船工们加快速度把红军一船又一船地运向对岸。我们乘胜追击,又在渡口下游缴了两只船。于是,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渡过了大渡河。
   



老山羊 2019-8-14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5月30曰 星期四 第45天 从先锋乡到冷碛镇 骑行78公里 总行程2776公里
  
A.jpg

   昨天还是8:00上床睡觉。一夜好睡,早晨4:00醒来,洗漱完毕,烧了一壶开水,灌上水壶。然后整理东西,准备出发。

   看今天的天气预报。今天是小雨,东北风二级,气温16度到21度。空气湿度85%。分时天气预报显示白天没有雨。但是我已经不敢轻易相信天气预报的这种结论了。但即使有雨,估计也下不大。所以总体来说今天应该是一个出行的好天气。
   看行程图。今天没有大的坡度要爬。因为是沿着大渡河朔流而上,所以总体还算平稳。希望今天能够到达泸定县。
   所有的东西收拾整理完。刚刚5点,时间还是有点太早。又磨蹭了一会儿,5:40从旅馆出来,出发上路。
   我今天是沿着杨成武和黄开湘(很多文章都误认为是王开湘)带领红四团当年从安定场岀发,抢夺泸定桥时所走的路,沿着大渡河的西岸一路北上。
   飞夺泸定桥是杨成武一生中最感自豪的业绩。那年我去北京八宝山公墓,看杨成武的墓碑上,所做的浮雕就是飞夺泸定桥的场景。
  
A (1).jpg

   大渡河西岸的这条路从安顺场到泸定桥一共是93.7公里。即使当年的小路没有今天的公路方便,更崎岖一些,更绕一些。但总体长度估计也就是100公里左右。绝对不会超过110公里。也就是220里。可是迄今为止所有的介绍飞夺泸定桥的文章,都说是杨成武和黄开湘带领红军战士们头一天跑了80里,然后接到命令,一天一宿又跑了240里,也就是说两天从安顺场到泸定桥跑了320里。这就有点儿过于夸大其词了。尤其第一天跑了80华里以后,已经疲惫不堪,接着接到命令以后,又在一天一夜连续奔跑240里,那绝对超过人的能力极限。没有任何人可以在24小时内连续奔跑240华里,更不要说在36小时内连续奔跑320华里了。而且是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是在携带武器弹药的情况下。

   如果说当时是战争环境,对距离的估计有很大误差,可以理解。但80多年过去了,党史军史这么严肃的事情,早就应该考察清楚。可至今却仍然以讹传讹。宁可违背历史的真实而夸大其词。孰不知,假作真时真亦假。我们根本没必要通过这种夸张来夸大红军战士们的英雄壮举。即使按真实距离来说明这件事情,仍然无损于红军战士两昼夜奔波200余里突袭夺取泸定桥的伟大光荣业绩。毕竟真实的东西才是最有说服力,最有生命力的。

老山羊 2019-8-14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早上从先锋乡的所在地小河坝出来,骑行2公里多,路过了一个很大的村子。这是一个藏族村,村里的房屋都是藏式风格。很漂亮。
  
   我所走的这条大渡河西岸的路,是一条县道。路况虽然不错,但是起伏很大,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我只能是一会儿骑一会儿推。因为211省道在河的对岸。从安顺场出来,暂时没有桥过到对岸,所以我暂时上不了省道。估计省道的坡度起伏要相对小一些。
   今天的天儿非常好,没有雨,假阴天儿,非常凉爽舒适,路也不错,周边的景色也非常漂亮。所以真是一个骑行的好日子。今年我选择骑行长征的这条线路,固然有想看一看当年红军走过的长征路这一正规传统的想法,但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特别想看一看红军长征走过的大西南这一片,特别是川西这一带的自然风光。因为偶尔几次来到藏区,这边的高山大川的美丽秀色就特别让我为之感动。一直想抽机会骑自行车,慢慢的浏览一番。
  
A (2).jpg

A (3).jpg

A (4).jpg


   当年红军长征,因为是在生死线上挣扎,虽然走过了许多美丽的地方,却顾不上欣赏山川秀色。今天他们为我们创造了幸福生活,我们除了缅怀他们,也应该珍惜今天的好机会,代他们来欣赏一下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祖国的大好山河的秀丽景色。我想这也是满足他们当年未尽的心愿。
  
   沿途我拍了一些照片,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是阴天,照片的反差相对较小,所以效果差一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8-19 09:53 , Processed in 0.14248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