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我要发帖
不老人生 2018-12-2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0 19:25
2018:西域驾旅 ——  D33  鸣沙山、月牙泉,天作之合

8月1日  小雨转多云       冷湖镇→出青入甘→阿 ...



2018:西域驾旅 ——  D34  嘉峪关 释怀林则徐


8月2日  晴到多云
敦煌→莫高窟→瓜州→玉门→嘉峪关长城
出发:14:10  收工:19:09
当天驾驶: 367 km,累计驾驶11932 km
今天上午到敦煌莫高窟,正值旺季,人满为患,一票难求,秋耕是昨天预购的。我是故地重游,没有进入景区,在外面等待秋耕。

昨晚的梨园旅馆

IMG_5994.jpg


驶出敦煌市区

暴风截图201812213506996.jpg


莫高窟停车场

暴风截图201812213949336.jpg


暴风截图201812213967417.jpg


暴风截图201812213928510.jpg


莫高窟游客中心

IMG20180802095942.jpg


IMG20180802095945.jpg


敦煌博物馆(没有开放)

IMG20180802100009.jpg


六年前留影莫高窟



下午2点前往嘉峪关长城,出敦煌连续上柳格、嘉安、连霍高速,在高速上行驶还是上月5日的事,已相隔28天。一上高速,风驰电掣,越瓜州,穿玉门,不用3小时到达嘉峪关长城。

别有特色的敦煌门楼

暴风截图201812213993625.jpg


出敦煌上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214157691.jpg


暴风截图201812214162995.jpg


敦煌收费站

暴风截图201812214171388.jpg


柳格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214222557.jpg

玉门服务区
暴风截图201812214257641.jpg

嘉安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214269060.jpg

连霍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214278889.jpg

从黑山湖下高速前往嘉峪关
暴风截图201812214324987.jpg

暴风截图201812214302429.jpg

由远及近眺望万里长城第一关
IMG_6005.jpg

IMG_6000.jpg


IMG_6002.jpg


IMG_6003.jpg


IMG_6001.jpg


在景区入口对面的农家乐住下后,秋耕进入游览。六年前我已光顾,没有一同入关,到外面的黑山石雕群参观。

六年前景区还没有饭店旅馆,现在门庭若市
暴风截图201812214403050.jpg

门楼依旧

IMG_6006.jpg


IMG_6007.jpg


六年前精神抖擞



六年后尽显老态

IMG20180802184933.jpg


黑山石雕群是一座现代石匠仿刻的石刻群,展示了嘉峪关悠久的历史和文化,黑山石雕群共有七个园区可供参观,分别是名人题词园,古诗词园,纪事园,故事园,游击将军石刻园,魏晋墓砖壁画石刻园,黑山石刻园。

IMG20180802185520.jpg


一进门,迎面是林则徐的塑像,林则徐得到朝廷的重用,先后被任命为三品顶戴署理陕甘总督,陕西巡抚,云贵总督,并因制止回、汉冲突有功,被皇上授予“太子太保”头衔,赏戴花翎,登人臣之极的地位。

IMG20180802185616.jpg


IMG_6011.jpg


林则徐诗碑

IMG_6010.jpg


IMG_6009.jpg


IMG_6017.jpg


林则徐塑像的左侧是其手迹《出嘉峪关感赋》,这应该是林则徐在鸦片战争失败后被清廷流放到新疆伊犁、途径嘉峪关时所作。后来林则徐重新得到清廷的重用,担任过陕西巡抚、陕甘总督,如果是在陕西巡抚或陕甘总督任上所作,那就是在巡视嘉峪关,不会写成“出嘉峪关”。因此,可以判定是林则徐在被贬途中的诗作,他回顾近年来的内忧外患,自己的坎坷命运,作此诗时心情是极为沉重的。

出嘉峪关感赋
清·林则徐
严关百尺界天西,
万里征人驻马蹄。
飞阁遥连秦树直,
缭垣斜压陇云低。
天山巉削摩肩立,
瀚海苍茫入望迷。
谁道崤函千古险?
回看只见一丸泥。

  作者在流放新疆伊犁途中经过嘉峪关,看到这座千古关隘的雄姿,联想到当今现实,不禁心潮起伏,感慨万千,诗情喷薄而出。首联“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是说坚固的嘉峪关高耸百尺,历来是我国的边防要塞,诗人远征万里,充军伊犁,来到久已向往的雄关,不能不停下马来,驻足观赏。颔联“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是描写在嘉峪关上所见,雄关上的飞檐楼阁似乎远远地和枝干笔直的陕西树林连在一起,万里长城的城垣曲折缭绕,伸向远方,斜斜地把甘肃上空的云朵压得很低。
  颈联“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进一步描写雄关上所见,祁连山的巉岩好像被削平似的和诗人并肩而立,朝关外望去,广漠的戈壁一片苍茫,不觉使人视线模糊,那关外的风光是多么的辽阔雄浑啊!想到这里,诗人的心情更加沉重,咏出了最后一联(尾联)——“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诗人回过头去看那经过的路程,遥望到了崤山和函谷关,那是千百年来我国抵御外敌的屏障,但谁能说那是真正巩固疆防的险塞呢?从嘉峪关城楼望去,那连绵的长城,以及长城尽头的崤山和函谷关,不过是一颗颗小小的泥丸而已,靠崤山之险函谷关之固,究竟是不足恃的啊!
林则徐刚刚从鸦片战争的失败中走来,对中国在军事和政治上的严重弊病有着切骨之痛,如何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挽救重病的中国,作者满怀忧虑。可贵的是,作者在个人遭受打击时,不是为自己的命运盘算,而是忧国忧民,以国事为重,胸中存放着民族的兴衰。此诗风格豪迈,气势磅礴,视野开阔,但也带有浓重的悲怆沉郁的色彩,不失为一首内涵丰富、耐人咀嚼的好诗,其弦外之音绵绵不绝,足以令读者深长思之。
      林则徐塑像右侧是毛泽东书写的林则徐诗碑,书法遒劲有力,引人注目。伟大领袖毛泽东之所以喜欢这首诗,将它抄录下来,我想肯定不是偶然的。


ac2bbc27669f56dd582aa748bd5a75bd_002190ktzy75VpayUzEb2&690_副本.jpg


园区内景

IMG_6012.jpg


IMG_6013.jpg


IMG_6015.jpg


IMG_6016.jpg



yumuao 2018-12-23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辛苦了,码字很累呀,也跟你再走了一遍滇藏线,虽然我自己一次也没走过
不老人生 2018-12-23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0 19:25
2018:西域驾旅 ——  D33  鸣沙山、月牙泉,天作之合

8月1日  小雨转多云       冷湖镇→出青入甘→阿 ...



2018:西域驾旅 ——  D35  张裕七彩丹霞:上帝打翻的调色板


8月3日  晴
嘉峪关长城→酒泉→临泽→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张掖
出发:12:21 收工:20:19
当天驾驶: 258m,累计驾驶12190
上午秋耕游览嘉裕关长城及博物馆,我宅在旅馆整理内务。午饭后前往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

出嘉峪关

暴风截图2018122124366732.jpg


进入临泽

暴风截图2018122124457165.jpg


临泽丹霞阁

IMG_6018.jpg


丹霞景区停车场

暴风截图2018122124582029.jpg


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是张掖最知名的景点,是国内唯一的丹霞地貌与彩色丘陵景观复合区。这里的丹霞地貌面积广阔,造型奇特,绚丽多彩,具有极强的观赏性,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七大丹霞地貌景观之一。

IMG20180803152340.jpg


IMG20180803152558.jpg


当我们进入张掖丹霞国家地质公园,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感叹!这里的山看不见植物,没有一丝的绿,完全是色彩绚丽、层次鲜明的暖色系,红得耀眼、黄得夺目,紫得迷人,如七彩波涛在眼前汹涌。这一景观彻底颠覆了我脑海里对山的印象,打破了绿水青山、山清水秀之审美观念。

IMG_6100.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640485.jpg

公园本身非常大,进来一共有5个观景台(山坡)是开放的,观景台之间需要区间车。

暴风截图2018122123364441.jpg

IMG_6123.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383925.jpg

IMG_6088.jpg

首先登上的是面积最大的1号观景台,需要爬一座小山坡。登上之后视野非常开阔,天地间被丹霞地貌的山峦簇拥环绕着,每一个角度都觉得非常奇幻瑰丽。

暴风截图2018122123696707.jpg

IMG_6041.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540628.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323147.jpg


之后,我们又相继去了5号、4号和2号观景台。虽然视野没有最初那样开阔,但颜色确实越来越奇幻鲜艳,斑斓交错,让人目不暇接。

暴风截图2018122123512096.jpg

IMG_6125.jpg

IMG_6127.jpg

许多山体都有红白相间的平行条纹斜斜地间错分布着,色彩却又裁切得十分整齐,像身着斜纹红白礼服的卫兵,又像被授予绶带的勇士。

暴风截图2018122123532407.jpg


IMG_6044.jpg


IMG_6045.jpg


IMG_6040.jpg

IMG_6026.jpg

IMG_6047.jpg

当阳光被云所遮蔽,山体马上又呈现了不同的颜色,令人叹为观止。


IMG_6036.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393083.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404533.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776096.jpg

张掖丹霞气势磅礴,场面壮观,造型奇特,色彩斑斓,直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裸露的红色砂岩,经长年累月的风化剥离,和数以亿年的流水侵蚀,加之特殊的地质结构、气候变化以及外引力等自然法则的影响,形成孤立的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

暴风截图2018122123892551.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711137.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4008507.jpg

那数以千计的、起伏绵延的、绝无仅有的、出神入化的、若隐若现的奇异地貌,或悬崖,或山峦,或沙丘,或幽谷,全部呈现出鲜艳的丹红色和红褐色,相互映衬,美轮美奂,各展其姿,尽显其神,好一幅“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奇妙画卷。此情此景,让人流连忘返,醉心于这梦幻般世界。

暴风截图2018122123878667.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949257.jpg

张掖丹霞地貌以她那层理交错的线条、色彩斑斓的色调、灿烂夺目的壮美画图,形一个彩色童话世界。在方圆1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随处可见有红、黄、橙、绿、白、青灰、灰黑、灰白等多种鲜艳的色彩,把无数沟、山丘装点得绚丽多姿。

IMG_6064.jpg


IMG_6070.jpg


IMG_6085.jpg


IMG_6048.jpg


还是那句话,上帝打翻了调色板,这一刻太神奇,站在那里,感受风,感受光,感觉自然的魔力,感受无以伦比的色彩。丹,红色。难以想象,没有植物,单只凭山、土、石,怎么会焕发这么艳丽的色彩,大片的红,层理交错着黄橙绿白青灰褐,人间绝色,令人着迷,令人惊艳。


IMG_6061.jpg


IMG_6118.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3563186.jpg

整个景区面积广大,沉积岩层分明、复杂,丹霞地貌典型,构造造型奇特,色彩斑谰,气势磅礴,可谓“一眼七彩丹霞,天下群山无色”,不愧为“全球最刻骨铭心的22个景区”。

暴风截图2018122123381180.jpg

暴风截图2018122124018257.jpg

IMG_6056.jpg

IMG_6122.jpg


IMG20180803160557.jpg


IMG20180803170117.jpg


IMG20180803174434.jpg


门票是79,半价46,包景点内的往返车票,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性价比最高的天然景区。厕所也非常干净,是在西北见到最清洁的厕所。
晚在张掖西郊的双塔村住下,吃住的价格比敦煌、嘉峪关实惠。

IMG20180803201836.jpg


local-2018-12-22-083106.png


不老人生 2018-12-23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yumuao 发表于 2018-12-23 09:27
辛苦了,码字很累呀,也跟你再走了一遍滇藏线,虽然我自己一次也没走过

能给你带来乐趣,很高兴。谢谢你的关注。
不老人生 2018-12-24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25 11:21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0 19:25
2018:西域驾旅 ——  D33  鸣沙山、月牙泉,天作之合

8月1日  小雨转多云       冷湖镇→出青入甘→阿 ...


2018:西域驾旅 ——  D36  祁连草原令人陶醉 青海湖景今非昔比

8月4日  晴
       张掖→祁连→默勒→青海湖环湖东路,环湖南路→黑马河乡
       出发:7:16    收工:20:35
       当天驾驶: 551km,累计驾驶12741km

       六年前,环骑青海湖后返回西宁,在旅馆内遇到一位骑友。他问我,环了青海湖有没有到祁连山草原?我说,没有。他讲,祁连山草原比金银滩草原更大更美,不去可惜了。当时我已回到西宁,再到祁连往返420公里,虽没前往,但对这位骑友的话留下印象,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一览芳容。
       今天的目的地是青海湖,从张掖到青海湖必经祁连山草原。早上出发沿227国道经民乐县到俄堡转入302省道,不久,一望无际的祁连山大草原就在眼前。

驶出张掖
暴风截图2018122312971155.jpg

前往民乐方向
暴风截图2018122313005865.jpg

暴风截图2018122313211381.jpg

途经俄堡
暴风截图2018122313391999.jpg

IMG_6153.jpg

转入祁连方向
IMG_6152.jpg

302省道宽阔平整
暴风截图2018122313475428.jpg

祁连山草原愈来愈近
暴风截图2018122313236263.jpg

       祁连山草原气势非凡如海域,如彩湖。那油菜花与青稞仿佛不是人为种植,没有一丝田畴气味。这是阳光和蓝天被裁剪成块,艺术地织在了大地上。在大地深处,居然贮存着这样多的金黄与青绿的色彩,尤其是居然会喷射出如此灿烂天空、灿烂大地的金黄色。并且,又能够巧夺天工地生长成黄绿拼艳争妍的画卷,在阳光下清晰又迷蒙,如艺术圣殿中自然天籁的小提琴旋律,如神话中女神沐浴的湖泊,如童话中充满魔力的梦毯。

4b2aea57a617c522c9deb96b731f699d_u=1161748775,3595577158&fm=173&app=25&f=J.jpg

08d8d55d37f6bdfd879c8c332c9b5a27_u=3575959261,4212719649&fm=173&app=25&f=J.jpg

       祁连山草原的历史,看起来好像是那么粗犷,甚至残酷,但祁连山的本质绝对是温情浪漫的。祁连山一名就是古代匈奴语,意为“天之山”。迄今为止,游牧在这里的匈奴人的直系后裔——尧熬尔人(裕固人的自称)仍然叫祁连山为“腾格里大坂”,意思也是“天之山”。

IMG_6246.jpg

IMG_6189.jpg

39ce0b166162b01be22ab5927ca848eb_u=808967725,69272642&fm=173&app=25&f=JPEG.jpg

       祁连山下的草原夏日塔拉(也叫黄城滩、皇城滩、大草滩),这里曾是匈奴王的牧地,回鹘人的牧地,元代蒙古王阔端汗的牧地。夏日塔拉是一片四季分明、风调雨顺的草原。清人梁份所著的地理名著《秦边纪略》中说:“其草之茂为塞外绝无,内地仅有。”藏族史诗《格萨尔》中说这一片草原是“黄金莲花草原”。而尧熬尔人和蒙古人均称之为“夏日塔拉”,意为“黄金牧场”。

fd0a3e335e51b451bd5d319900a02cbc_u=3165247176,4164799633&fm=173&app=25&f=J.jpg

c202f13dd100dd0af560b40e3b3752b6_1944-fyrpeie0671414_副本.jpg

IMG_6238.jpg

        祁连山草原真就是天上草原。除了偏向祁连山峰那一面,无论从草原的任何一个方向看,她的边际不管是迷离的草滩,还是梦幻一样的水波,还是逶迤起伏的草甸,还是嫩绿青翠的山峦,都与天与云缠绵在一起,纠结在一起。让你感觉草原就是要飞上天的“云”。
02578a7f0461375c56d3e7e1bbcafbef_u=3339803446,3464024253&fm=173&app=25&f=J.jpg

       而在同时,天也要下到草原上来——蓝天如同汪汪的湖,草原上的溪河仿佛就是从她的衣衫上吹拂下来的;云彩从祁连雪峰上瀑布一样流过来的,有情有义地传达出天的灵气,天的声音。

d58ad5aa97727b78bc11edb10558de73_u=3285316268,229288180&fm=173&app=25&f=JP.jpg

远方游客
IMG_6160.jpg

白色帐篷
IMG_6200.jpg

经幡白塔
IMG_6185.jpg

IMG_6157.jpg

IMG_6168.jpg

无垠草原
IMG_6154.jpg

IMG_6191.jpg

骆驼成群
IMG_6209.jpg

马儿成双
IMG_6198.jpg

       骑行8年来,我先后到过青海湖的金银滩草原,川藏沿线的理塘、班公、邦达草原,青藏高原的羌塘草原,川北的红原、若尔盖草原,青海曲麻莱到玉树的沿线草原,以及退休前到过的内蒙科尔钦草原,这些草原各有各的特点。相比之下,祁连山草原更加粗犷而温柔。
       当祁连山草原逐渐离开我们的视野,祁连县城近在眼前。观念中,深处大山中的城镇都比较贫困。但当我们身处祁连县城时,这种看法完全被颠覆。街道宽阔,车水马龙,高楼鳞次栉比,城市面貌决不逊于东部地区的城市,并且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忘保留自己的特色。

暴风截图2018122313916084.jpg

       在县城午餐后继续前行,翻过几座4000米以上的高山后,沿204省道向青海湖方向驶去,中途下起小到中雨。快到青海湖时,天气转晴,高原的雨就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IMG_6182.JPG

       我们沿环湖东路、南路半环青海湖。时隔六年,重游青海湖,今非昔比,大不一样:骑友多多
       游客的主体已由骑行转为自驾,219国道上首尾相连的大货车也被自驾车代替;

六年前骑行多多


六年后三三两两
暴风截图2018122314570618.jpg

暴风截图2018122313060622.jpg

暴风截图2018122313034133.jpg

六年前大卡前呼后拥

六年后自驾首尾相顾
暴风截图2018122315076295.jpg

暴风截图2018122313223065.jpg

       湖区人满为患,带来环境污染,圣洁的青海湖也不能幸免;

六年前的二郎剑,没有游船

六年后的二郎剑
IMG_6387.jpg

大型游船
IMG_6383.jpg

人满为患
IMG_6267.jpg

六年前色彩斑斓



湖水清晰




六年后水色变淡
IMG_6403.jpg

IMG_6225.jpg

IMG_6396.jpg

色彩单一
IMG_6228.jpg

IMG_6359.jpg

缺乏层次
IMG_6217.JPG

水鸟也少了
IMG_6233.JPG

       沿湖的特色帐篷不见了,取而代之是高档的宾馆式帐篷,新兴的街道;

六年前的沿湖土族帐篷


六年后的宾馆帐篷
暴风截图2018122314740846.jpg

新兴街道
暴风截图2018122314950808.jpg

       商业气息更浓了,物价翻了几倍;

IMG_6283.jpg

IMG_6272.jpg

       金银滩草原上五颜六色的鲜花不见了,单一绿色的草也没有之前那样的茂密。

六年前的金银滩草原


开满鲜花

五颜六色



还有个牌子


六年后只有单一的绿草,连牌子也没有了
IMG_6195.jpg

       六年前我是这样写道:草原上开满五颜六色的鲜花,环湖以来,我们就在这明丽的风情画中前进。远山,草坂,恣意流淌的阳光,真正看到了阳光在高原上涂抹下来的色彩,就像梵高在粗线画布上堆积着他的热情一样。无数明快的版画交织在一起,在一个广袤无垠的宽阔天地里,大自然把他的一切袒露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尽情的观赏,这和拥挤污浊的城市形成多么鲜明的对比!
       年轻人在草原上奔跑,向着湖水放声歌唱,累了躺在草甸里。我也忘情的躺在草地上,青山做伴,绿草为床,沐浴暧风,天地人合一,无比惬意。微风吹拂着草儿喇喇作响,扫在脸上痒痒的,听水声、鸟儿鸣叫,眯起眼望向天空,一只苍鹰无声地盘旋翱翔,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我将四肢完全伸展,闭目倾听这大自然的音响,一种少有的开阔便在心中荡开,此时,我愿“大地作床,云作被,与天地结合。”


        六年后看到变了颜色的湖水和单一的草原,我再也没有这样的心境。
        晚上住宿定在黑马河。还未进入黑马河,沿途就在人举着牌子介绍住宿,普通民居200-250元不等,这比六年前翻了4倍。我对秋耕讲,到街上看看。这里本是一个安详朴实的小乡,现在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房费特高。找了多家旅馆,带卫生间的要500-600元,不带卫生间的要300-400元。一直开到街的尽头,都是这个价。

六年前的黑马河

六年后的黑马河
暴风截图2018122315265711.jpg

        无奈之下,我们返回街道入口处,一位小姑娘带道,经过泥泞曲折的土路,七转八拐来到一个破旧的村子,在一个帐篷中入住。帐篷内只有一坑一小桌,要价140元,不还价。这与六年前的住所真是天壤之别。

暴风截图2018122315327800.jpg

暴风截图2018122315486156.jpg

140元的帐篷旅馆
IMG20180804203200.jpg

IMG20180804203210.jpg

物价太高,吃着自带的酒菜
IMG20180804204848.jpg

六年前的旅馆

温馨价廉,30元

今日行程
local-2018-12-23-094717.png

不老人生 2018-12-26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27 14:10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4 21:06
2018:西域驾旅 ——  D36  祁连草原令人陶醉 青海湖景今非昔比
8月4日  晴       张掖→祁连→默勒→青 ...

2018:西域驾旅 ——  D37  青藏第一天:烂路车堵上昆仑

8月5日  晴阴相间有阵雨
        黑马河乡→茶卡→京藏高速→都兰县→格尔木市→219国道→昆仑山口→不冻泉
        出发:6:32 收工:20:31
       当天驾驶: 739km,累计驾驶13480 km

      从今天起,我们开始青藏和川藏北线的自驾旅程。
      黎明前的黑马河一片静谧,劳累一天的人们还在梦香中。我们离开帐篷旅馆,开着车灯沿着泥泞曲折的土路回到大街,街上只有几家小吃店在营业,没有合口的饮食,吃着自带的干粮上路。

暴风截图2018122519286731.jpg

       天空渐渐泛出鱼肚白,不久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朝阳洒在草原上,山峦上,公路上,一片金黄。

IMG_6408.jpg


IMG_6409.jpg


暴风截图2018122519420548.jpg


       沿着109国道,告别青海湖,翻过橡皮山进入青藏重镇茶卡,过了大水桥收费站进入京藏高速,一路向南疾驰。

告别青海湖

暴风截图2018122519670166.jpg


翻过橡皮山

暴风截图2018122519594786.jpg


暴风截图2018122519490764.jpg


经过茶卡

暴风截图2018122519321597.jpg


暴风截图2018122520096391.jpg


在此加油,油价7.36元/升,略高于甘肃

暴风截图2018122519723471.jpg


高速收费

暴风截图2018122519769975.jpg


暴风截图2018122520294513.jpg


驶上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2519360566.jpg


       高原的天像小孩的脸一样,说变就变,早上旭日东升,不一会乌云密布,豆大雨滴敲打着车窗为我们单调的旅行伴奏。不出半小时又是一遍艳阳,一个时辰不到又阴沉着脸,以为再来一场雨,刚过一座隧道,强烈阳光刺得睁不开眼。再翻一座山,又是阴有阵雨了,接着又是晴天。如此反复交替,说不清是晴天,阴天,还是雨天。

暴风截图2018122520375571.jpg


暴风截图2018122520384338.jpg


      天气瞬息万变,新修的京藏高速却一成不变,永远是那样的宽阔,那样的平坦。

暴风截图2018122520536985.jpg


       正因为这一段高速,不到下午两点,我们已到550公里外的格尔木。相比六年前,格尔木更大更美更整洁了。时间还早,格尔木距不冻泉只有180多公里,青藏高原晚上9点天才晚,7个小时行驶180公里小菜一碟,我们在格尔木补充食品和水后,继续沿新藏线向西藏前进。

暴风截图2018122520752064.jpg

       事实与想象大相径庭,出格尔木通过昆仑山门,进入青海西藏的交界处时,远远看到长长的车队如同蜗牛在蠕动。路并不窄,而是漫长烦琐的安检。在新疆增内,这样的安检司空见惯。出新疆入青海甘肃再进青海,只在省际之间有安检,手续并不复杂,也不会滞留太多的车辆,一般不出5分钟就通过了。

昆仑山门

暴风截图2018122521063098.jpg


青藏分界

暴风截图2018122520975910.jpg


入藏安检

暴风截图2018122521144047.jpg


暴风截图2018122521232718.jpg


长长车队

暴风截图2018122521122254.jpg


       入乡随俗,着急人受伤,只好耐心的等。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通过入藏第一卡。
进入西藏境内的109国道明显比青海段的要窄,路况也不如青海段,只是速度慢一些,并不影响行驶。

暴风截图2018122521482507.jpg


经过赤纳台

暴风截图2018122521453912.jpg


       过了赤纳台,昆仑山旅游区近在眼前,时间关系,我们没下车入内,只在路旁拍照留念。

IMG_6432.jpg


IMG_6427.jpg


IMG_6418.jpg


IMG_6412.jpg


IMG_6433.jpg



IMG_6421.jpg


六年前刚有门楼



        到西大滩后,109国道修路半幅放行,又见长长的车队,多为大卡。这一次不是蠕动而是阵动。放一侧的30辆、40辆后,停下来,再放另一侧。国道堵了,路基下面的戈壁滩上却有越野车来来往往,靠近一看,坑坑洼洼,泥泞不堪。越野车能过,小悦达能不能过没有把握。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只前行不到2公里,照此下去,何时通过遥遥无期。秋耕讲,与其呆等不如冒险闯一下。于是驱车下了公路,开上无路的戈壁,我下车在前面指引,秋耕小心翼翼地在坑坑洼洼和乱石丛中的缝隙中穿行,有几次听到底盘拉蹭的闷声,心中一惊,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勇往直前,不到20分钟终于绕过肠梗阻重上尚未修路的路段,过了第二关。路况仍然不好,宁可慢不要站,总比死等好吧。

又堵车了

暴风截图2018122521946127.jpg


勇闯难关

暴风截图2018122522010493.jpg


       快到昆仑山口前,路又堵了,这次倒不是修路,是两辆大卡迎头相撞,公路完全堵塞,滞留长达数公里的车队,既没有救援车,也没有交警指挥疏散。这下惨了,不知猴年马月才能通过。此时,又有几辆越野车在公路下面颠颠簸簸地行驶,能不能如法炮制再闯一次呢。下路一看,倒吸一口凉气。这一段比前一段更艰险,路基高,上下路基的坡度陡,路基下根本没有路,坑深石大,能不能下去另说,下去了能不能平安通过难讲,通过了能不能再爬上公路更没有胜算。
       怎么办? 如果在此等待救援疏通,说不定要在车上过夜。青藏高原昼夜温差很大,我们带的食品和水不能维持遥遥无期的等待,只能再次冒险闯关。和上次一样,我在车下,秋耕开车,冒着侧翻的危险,先下足有45度的陡坡,不会开车的我,看着几乎要坠落下来的车,一身冷汗。接着是在巨石堆中,深坑之间夺路而行,更让人胆战心惊。秋耕艺高胆大,进进退退,曲折迂回,陡险过了堵车段,再一鼓作气,小悦达昂首挺胸,用尽全力冲上公路,闯过第三关,下午6点50分登上昆仑山口。

闯过第三关
暴风截图2018122522879527.jpg

暴风截图2018122522006811.jpg

重回公路
暴风截图2018122521746976.jpg

登上昆仑山
暴风截图2018122522965499.jpg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由于其高耸挺拔,成为古代中国和西部之间的天然屏障,被古代中国人认为是世界的边缘,加上昆仑山的终年积雪令中国古代以白色象征西方。
被称为万山之祖的昆仑山并不如想象中的高大雄伟,巍峨挺拔。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近不看山,远不看水。不是昆仑不巍峨,是我靠得太近。
       山口地势平缓,树立着众多纪念碑。环顾四周,山口南边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纪念碑,碑顶的藏羚羊向着可可西里方向。北边的鱼龙腾图格外引人注目。中部的昆仑山口标记碑分为主碑、副碑、陪碑、雕塑、底盘五部分,材质为汉白玉。主碑高4.767米,是昆仑山口海拔高度的千分之一,碑底座用花岗岩块石砌成9.6平方米基础,象征她屹立在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坚实土地上。

IMG20180805191613.jpg

昆仑山口

IMG_6460.jpg


IMG_6451.jpg


鱼龙图腾
IMG_6449.jpg

山神庙
IMG_6473.jpg

纪念碑群

IMG_6464.jpg


昆仑山口标志碑

IMG_6467.jpg


IMG_6469.jpg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纪念碑

IMG_6461.jpg


IMG_6443.jpg


      山口的西边是名人题字的昆仑山口标志碑,以及青藏公路通车纪念碑,地质公园纪念碑,邮政纪念碑。山口的南侧立有索南达杰纪念碑。

青藏公路通车纪念碑
IMG_6476.jpg

IMG_6462.jpg

地质公园纪念碑
IMG_6447.jpg

邮政纪念碑
IMG_6463.jpg

索南达杰纪念碑
IMG_6475.jpg

       六年前,我反骑青藏,第一次登上昆仑山口,仰望耸立在称为万山之祖的昆仑山口索南达杰纪念碑,思绪万千,情到深处,潸然泪下。山口飘着雪花,气温11℃,在凛烈的寒风下,感到分外的冷。偶尔来的自驾游客在风雪交加中照相后匆匆离去,大多数时间只我一人,却久久不愿离去,在海拔4767米的山口驻足沉思、拍摄停留长达50分钟,常人难以置信,这是精神力量的支撑。


       六年后重上昆仑山,迎接我们是耀眼的太阳和热闹非凡的游客。我没有第一次登山时那样的惊喜激动,更加从容淡定。毕竟这么多年的骑行,看到的名山大川太多了。

IMG20180805190559.jpg


下了昆仑山就进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了

IMG_6450.jpg


IMG20180805191302.jpg


IMG_6448.jpg


       下了昆仑山,一马平川直奔不冻泉。不冻泉是因为在寒冷的严冬也从不封冻,因此得名,被当地藏民称为“神泉”,实际是个小水塘。当年的不冻泉只有一家扎西旅馆,一个小卖店和一处饭店,现在公路两旁有五六家旅馆商店,还有加油站。扎西旅馆也扩大了好几倍,物价随之上涨,30元的房价上升到100元,20元的饭菜也上涨到70元。

六年前的不冻泉



       尽管一路堵车,因为京藏高速茶卡到格尔木的开通和两次陟险便道,当天行驶739公里,是进入高原地区以来距离最长的一天。

local-2018-12-25-031729.png

不老人生 2018-12-27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6 15:19
2018:西域驾旅 ——  D37  青藏第一天:烂路车堵上昆仑
8月5日  晴阴相间有阵雨        黑马河乡→茶卡→ ...



2018:西域驾旅 ——  D38  终于看到藏羚羊

8月6日  多云转阴有阵雨  短时冰雹
      不冻泉→巴斯公卡藏羚羊保护区→索南达杰保护站→唐古拉镇→雁石坪→安多县
      出发:6:57 收工:20:50
      当天驾驶: 518km,累计驾驶13998 km
      
      今天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路况,藏羚羊和冰雹。
      六年前,我从川藏线骑行入藏,经历了川藏线的大起大落和道路的崎岖难行。反骑青藏线出藏,不存在川藏线的大起大落,大部分垭口不用推车。路面平整,像黑色的缎带无穷无际的伸向天际。车辆也不多,没有川藏线的车水马龙。总而言之,对青藏线路的印象比川藏线要好得多。

六年前,清晨的青藏公路空无一人,只有影子做伴

路面平整,无穷无尽的伸向远方

      六年后仍从川藏线自驾入藏,除了一段正在维修的路面和102塌方区外,整个川藏公路今非昔比,面貌一新。大起大落犹在,路面却十分平整。
      六年后自驾青藏线,颠覆了我对青藏公路的良好印象。虽然青藏铁路已开通多年,但青藏公路仍然是进入藏区的交通大动脉。从昨天进入藏区后,一路上的载重大卡川流不息,遇到堵车,滞留的车辆常常是几公里。还因沿途没有超重检查站,所有进藏的大卡车几乎都超载,青藏公路不堪重负,经年累月的碾压,不但路面坑坑洼洼,而且公路中心线的右侧凹陷,比左侧要低3-5公分。在这样的路上开车,颠颠簸簸,如跳探戈,居然颠掉了小车喇叭线。

六年后,青藏线从清晨起就车水马龙
暴风截图201812271769893.jpg

常常堵车
暴风截图201812272425690.jpg

暴风截图201812272388032.jpg

暴风截图201812273183387.jpg

超载是常态
暴风截图201812272264307.jpg

右边的路面比左边要低几公分
暴风截图201812272243294.jpg

不堪重负,起起落落

       六年前在青藏线上多次看到成群的藏羚羊,可以从镜头中清晰的捕捉到高原精灵的身影。藏野驴群见得更多,一点不怕人,尽管近距离拍摄。





       六年后只有三次看到藏羚羊,一次一只,一次两只,最多一次也只有三只,相距很远,身影模糊。藏野驴也是三三两两,近距离看不到。

稀稀落落的藏羚羊
IMG_6505.jpg

IMG_6497.jpg

IMG_6479.jpg

IMG_6523.jpg

IMG_6515.jpg

IMG_6514.jpg

三三两两的藏野驴
IMG_6507.jpg

IMG_6534.jpg

IMG_6529.jpg

IMG_6538.jpg

六年前看到的藏原羚,这次一只未见

       对在整个新藏线上没有看到一只藏羚羊的秋耕,多少有些遗憾。短短六年之变,是经济发达的结果,还是人类压缩了动物的活动空间,不得而知。
       惟一不变的是青藏高原的天气,阴晴交替顷刻之间,风雨冰雹如影随行。有一次,几分钟前还是艳阳高照,突然间乌云当头,云中夹着残阳红色。按照经验,肯定要下冰雹。说时迟那时快,千万粒如同蚕豆大小的冰雹狠狠地砸向小悦达,竟将挡风玻璃砸出两个小洞。要知道,挡风玻璃是钢化的,在前往珠峰大本营的路上,因车钥匙忘在车内,用螺纹钢费很大力气才砸开后三角小玻璃。

暴风截图201812274375141.jpg

       对青藏高原上的冰雹之威,我记忆犹新。 网友说青藏线上:雨雪大不可怕,可以躲,可以藏;冰雹大真可怕,来得猛,没处躲,没处藏。六年前的6月17日,我骑行在路上,着实体验了一把大冰雹的厉害。下午一时半时,见前边乌云成遍涌来,只见一道闪电,接着又是小冰雹,我并未在意。说时迟,那时快,一声炸雷响起,蚕豆大的冰雹铺天盖地、劈头劈脸砸下来,打到脸上、腿上,又冷又疼又麻,根本来不及套上雨披、水鞋,如不躲避,定会砸得鼻青脸肿。天无绝人之路,路边出现一个大院子,赶紧下了公路躲避。原来这是青海电力公司唐古拉维护站,刚到院子就有人打开门让我进去。屋内几位师傅十分热情,帮我放好车,倒上开水和点心。外面的冰雹越下越大,好像一只巨大的盆子向地上倾泄,几分钟就将门埋了半截。我曾见过鸡蛋大的冰雹,只下了几分钟。如此大而密的冰雹是平生第一次,如没有师傅们的救助,今天非受伤不可。

青海电力公司唐古拉电维站

救助我的四位师傅:郎忠贤、王还林、马进鹏、王强



       今早出不冻泉,沿219国道继续前行,经过索南达杰保护站、五道梁保护站,翻过风火山,过沱沱河大桥,在唐古拉山镇午餐,再翻过开心岭到青海西藏地界牌坊,过通天河到雁石坪镇,经唐古拉兵站翻唐古拉山口、妥巨拉山后,到达进入西藏的第一座县城安多。

晨光中的不冻泉
暴风截图201812271774105.jpg

109国道与通往曲麻莱的三岔路口
暴风截图201812271806273.jpg

过五道梁
暴风截图201812273273010.jpg

到达索南达杰保护站
暴风截图201812272052083.jpg

暴风截图201812272075983.jpg

IMG_6488.jpg

IMG_6485.jpg

IMG_6483.jpg

IMG20180806074554.jpg

秀水河桥
暴风截图201812272609163.jpg

沱沱河大桥
暴风截图201812273215149.jpg

沱沱河
IMG_6481.jpg

唐古拉山镇
暴风截图201812274240996.jpg

在唐古拉山镇午餐
暴风截图201812272355131.jpg

可可西里腹地
暴风截图201812271938624.jpg

IMG_6546.jpg

永久冻土层的导热管
暴风截图201812271877331.jpg

翻过开心岭
暴风截图201812273419339.jpg

进入西藏
暴风截图201812273402381.jpg

入藏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273774225.jpg

暴风截图201812273817110.jpg

往来青藏的骑友
暴风截图201812273555917.jpg

暴风截图201812272486063.jpg

雁石坪
暴风截图201812273075856.jpg

雁石坪街头
暴风截图201812273697145.jpg

世界上最高的兵站
IMG_6564.jpg

六年前在唐古山垭口

重访唐古拉
IMG20180806180740.jpg

垭口骑友
IMG20180806181136.jpg

游客
IMG20180806180715.jpg

垭口高度碑
IMG_6573.jpg

筑路英雄纪念碑
IMG_6572.jpg

巍巍唐古拉
IMG_6541.jpg

IMG_6550.jpg

IMG_6540.jpg

终年积雪
IMG_6568.jpg

IMG_6560.jpg

IMG_6559.jpg

       与六年前相比,安多县城规模大了,商铺林立,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物价随之上升,普通旅馆都在300元以上。打听当地人找到一偏僻处藏民开的家庭旅馆,窄而陡的楼梯通向二楼的小房间,房费70元,羶味很大,开水在楼下取水烧好后端上去,内务要到街对面100多米的公共厕所中解决。问旅馆小老板,回答是,我们大小便不去厕所,在墙角边完事。
      没办法,经济可以日新月异,人们的陋习陈俗可不是短时间能改变的。

六年前的安多街头

今日安多
暴风截图201812273704540.jpg

暴风截图201812274525433.jpg

暴风截图201812274505480.jpg

暴风截图201812274538225.jpg

当日行程
local-2018-12-27-090648.png

暴风截图201812273456404.jpg
IMG_6526.jpg
杨小戬 2018-12-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等我退休了,我也去西藏
不老人生 2018-12-28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杨小戬 发表于 2018-12-28 08:57
等我退休了,我也去西藏

西藏是个好地方,值得去看。
不老人生 2018-12-2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27 22:13
2018:西域驾旅 ——  D38  终于看到藏羚羊
8月6日  多云转阴有阵雨  短时冰雹      不冻泉→巴斯公卡 ...


2018:西域驾旅 ——  D39  初上川藏大北线



8月7日  晴到多云
安多县→申卡岗坡→札仁镇→那曲→巴乔拉山垭口→江古拉山垭口→夏曲镇→索县→巴青县
出发:8:18 收工:18:30
当天驾驶: 398km,累计驾驶14396 km
在此次18700公里的自驾之旅中,有两条线路从未涉足。
一条是从拉萨经珠峰大本营到叶城的珠峰新藏线,之前在制定骑行路书时,查了大量骑友的日记和视频,准备工作半年之久,做足了功课,虽未行却不陌生。
另一条是我并不了解的川藏北线。具体的川藏北线又有两条不同的分支。一条是从成都向北,经汶川、马尔康到昌都,再到邦达与川藏南线并路到拉萨。另一条是在昌都继续向西经那曲向南,经当雄再到拉萨。这一段路又称川藏大北线。
我们自驾要经过的川藏大北线,是从那曲开始沿317国道一路向东,经昌都、炉霍弯道色达佛学院后返回炉霍,然后离开317国道转入303省道,经道孚在新都桥上川藏南线,直到成都,是逆向行驶川藏大北线。
出发前令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信息,便是北线比南线的路要更难走,沿线经过的区域要比318更加地荒芜,但是:川藏南线看风景,川藏北线看人文——这一句又实在让我是捉摸不透,既然荒芜,又何来的人文?
曾经走过317的驾友这样描述:317川藏北线是一条艰苦却充满西藏人文故事的线路。人文风俗无处不表现了川藏特色,沿途高耸入云的雪山,狂野奔腾的河流,宽广秀丽的草原,洁白美丽的帐房,随风飘扬的经幡,金碧辉煌的寺庙,不仅冲击着你的视野,也震撼着你的灵魂。
沿途景点多以荒凉,开阔,淳朴的藏民,山丘曲线,雪山草原,又寂寞又自由!这条线难度大,更加粗犷,沿途车辆人烟稀少,商业痕迹浅。
北线相对南线而言,所过地区多为牧区(如那曲地区),海拔更高,人口更为稀少,景色更为原始壮丽,是越野探险者推崇的极品线路。
什么样的车才能入藏?只有不能进的人,没有不能进的车。开什么车不重要,重要的是开车的人怂不怂。不要看车是不是越野车,要看驾驶的人是不是很野。
驾友的话充满诱惑与挑战,让人心动。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真实的川藏大北线怎样,只有走过才知道。
今早驶出开展了安多,沿219国道一路向南到达那曲。

出安多县城

暴风截图201812282882648.jpg


暴风截图201812282942054.jpg


回到219国道

暴风截图201812282970508.jpg


沿途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283097992.jpg


暴风截图201812283110722.jpg


暴风截图201812283127695.jpg


沿途径乡村

暴风截图201812283238986.jpg


暴风截图201812283258970.jpg


青藏铁路

IMG20180807101325.jpg


那曲是西藏六个地级市之一,六年前我曾住过一宿,感到规模不大,市容还不如安多整洁。斗转星移,六年过去,那曲的规模大了,市井也繁华了,物价并未上升多少。

暴风截图201812283763882.jpg


暴风截图201812283812446.jpg


在那曲午饭后转入219国道,也就是川藏大北线。刚出那曲道路平整,沿途所经乡村虽不如川藏南线繁华,却也整齐。经过格乃村时,公路两旁停满了小车和皮卡,当地藏民举年一场盛会。在路上看不到这么多的私家车,一场聚会集中如此多,说明当地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贫瘠。

初上219国道

暴风截图201812283876437.jpg


沿途乡镇

暴风截图201812285280056.jpg

格乃村
暴风截图201812284595539.jpg

私家车聚会
暴风截图201812284493296.jpg

IMG_6581.jpg

又是一处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283914501.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455294.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474514.jpg

道路时好时差
暴风截图201812285108486.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221870.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876248.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889367.jpg

差不多每个镇都有加油站
暴风截图201812284693477.jpg

今天的天气晴朗,翻过并不陡峭的巴乔拉山,那曲草原跃入眼帘。那曲草原的规模和茂盛远不及川藏南线的理塘草原,刚从荒芜的可可西里走出的我们,还是感到赏心悦目。

巴乔拉山

暴风截图201812283186850.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661996.jpg


那曲草原

暴风截图201812283161547.jpg


IMG20180807101347.jpg


IMG20180807101351.jpg


在牧区,牛羊挡路很正常

暴风截图201812284674928.jpg


暴风截图201812283433660.jpg


继续向前翻过江古拉山垭口进入峡谷,犹如进入怒江大峡谷,不再是一马平川,道路曲折,路况时好时差,村庄稀稀落落,房屋也渐渐破旧起来。

江古拉山垭口

暴风截图201812284103169.jpg


进入峡谷

暴风截图201812285170824.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422173.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188031.jpg


村庄不如之前了

暴风截图201812285215222.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220292.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051345.jpg


暴风截图201812284640717.jpg


经过索县时,看到多座气势恢弘的庙宇,金碧辉煌。其中有一座是被称为小布达拉宫的赞丹寺,赞丹寺是藏北地区最早的黄教寺庙,整寺地依山而建,气势雄伟壮观,分红白两个建筑群,远看外形酷似布达拉宫。

进入索县

暴风截图201812285371707.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394608.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470705.jpg


群山环抱中的索县县城

u=980999680,1393785286&fm=27&gp=0_副本.jpg


小布达拉宫

3716024af99304cc7308887221ccc946_41193899_41193899_1416668745717_mthumb_副本.jpg


u=814448707,1973687768&fm=27&gp=0_副本.jpg


索县街道

暴风截图201812285574742.jpg


继续向前进入巴青县,巴青隶属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市,位于藏北高原那曲市东部、怒江上游的南羌塘大湖盆区,地势北高南低,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县城街道正在大修,泥泞不堪,规模也比安多要小,只有两条街,大多是平房,远不及安多繁华,物价并不低,油价也由之前的7.8元/升上升到8.32元/升。

进入巴青

暴风截图201812285656034.jpg


巴青街道

暴风截图201812285745220.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800491.jpg


暴风截图201812285814094.jpg


正在修路

暴风截图201812292950010.jpg


暴风截图201812293023455.jpg


安多油价7.8元/长

暴风截图201812283036933.jpg


巴青油价8.32元/升

暴风截图201812285836371.jpg


今日住所

暴风截图201812285856183.jpg


行程

local-2018-12-28-092524.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3-27 06:52 , Processed in 0.26972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