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我要发帖
梦灬醒 2018-12-13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加油,希望你们可以完成梦想
不老人生 2018-12-14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梦灬醒 发表于 2018-12-13 15:53
加油,希望你们可以完成梦想

谢谢鼓励!
不老人生 2018-12-16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3 14:59
2018:西域驾旅 ——  D28  翻巅峰达坂 穿无人险区(下)

       下了第四个达坂、5378米的松西达坂, ...


2018:西域驾旅 ——  D29  闯过鬼门关 平安到叶城

7月28日  晴到多云有阵雨
       红柳滩→康西瓦达坂→三十里营房→黑恰达坂→麻扎兵站→麻扎达坂→204道班→库地→库地达坂→南京矿山→普萨村→柯克           夏乡→叶城
       出发:9:42  收工:20:37
       当天驾驶: 491 km,累计驾驶9519 km

       今天将经过新藏线上最为凶险的路段。网上盛传的“自驾新藏线,堪比蜀道难;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的四大险关中,这一路段占了三个。
       昨天从狮泉河到大红柳滩,虽然翻了7座5000米以上的达坂,但所在地段的公路海拔已是4500米,相对海拔并不高,没有大起大落,道路也比较平整。今天要过的三个达坂中,黑卡达坂别名“寡妇制造者”,路窄弯急,下坡有6公里的超级烂路,常有报道自驾车在此车毁人亡。麻扎达坂在维语中是“坟墓”的意思,有新藏线上最长的上坡,长达23公里,多为发卡弯,十分危险。库地达坂号称“猴子也爬不过的山头”,即便是晴天,山口也是浓雾迷漫,能见度不足50米,故有鬼门关之称。
       三个达坂之间的地势陡升陡降,海拔高度从3700米的三十里营房上升到4956米的黑恰达坂,再降到4076米的黑恰道班,再上升到4969米的麻扎达坂,然后又降到2950米的库地,再上升到3262米的库地达坂,再降到1360米的叶城,是新藏线上起伏最大的路段。在这一段,人处于高反临界点,忽上忽下的高反表现为另外一种形式:醉氧。从海拔4900多米的达坂剧降到2500多米,由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一半的高山突然到富氧的高原,人的脑子一下不能适应,如同醉酒摇摇晃晃。即便醉氧症状不重,在坡陡弯急的下山路上,也会出现类似情况。四年前我就因此在麻扎达坂下坡时摔伤右臂,第一次环华折戟沉沙。
      所有这此,对我们来说,从心理到小车的性能,尤其是秋耕的驾驶技术都是极大的考验。
      朝阳中,大红柳滩日照金山,非常壮观。然而在检查站前却排起长队,足有3公里长,8:00上班,慢慢检查放行,直至9:42才通过。

昨晚住所
IMG20180728074449.jpg

IMG20180728074454.jpg

清晨大红柳滩
暴风截图201812141978950.jpg

日照金山
IMG_5744.jpg

IMG_5747.jpg

IMG_5748.jpg

三十里营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237910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387922.jpg

检查站前排起长龙
暴风截图20181214198319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02620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415597.jpg

      实际上,从昨天一进入新疆,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今天从大红柳滩到叶城一共设有8个检查站,其中3个是临时的,5个是常设的。武警和警察全副武装,如临大敌。和泉水湖一样,检查特别严格,身份证、边防证一证不能少。常设的检查站还要刷脸和非常细致的车辆行李检查,常常半小时才通过。

暴风截图20181214321706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238081.jpg

       翻过康西瓦达坂,通过三十里营房,临近黑卡达坂时,远远看到长长的车队。黑卡达坂前后常年修路,汽车单向放行。排队等候一个半小时后放行到达坂时,见到有史以来最烂的烂路。连日降雨,大坑接着小坑,乱石翻滚,泥浆四溢。小悦达开在上面,如同漂在惊涛骇浪之上,确似行走沼泽之中。秋耕紧握方向盘,精神抖擞,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又张弛有度,前后40多分钟的紧张刺激加尖叫,终于有惊无险地通过这6公里的超级烂路,过了第一关。

翻过康西瓦达坂
暴风截图201812142579991.jpg

IMG_5757.jpg

达坂上的积雪
IMG_5762.jpg

天气晴朗
IMG_575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605715.jpg

下康西瓦后的道路平坦
暴风截图20181214265649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675073.jpg

从这里可以到烈士陵园

暴风截图20181214270633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751264.jpg

新藏骑友
暴风截图201812142782090.jpg

靠近黑卡达坂时,路变差了
暴风截图201812143347781 - 副本.jpg

达坂前滞留的车辆
暴风截图20181214352205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709220.jpg

武警在指挥单边放行
暴风截图20181214534226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779139.jpg

达坂下坡的超级烂路
IMG2018072813135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49399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50897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549938.jpg

现场抢修工程车
暴风截图20181214399084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000115.jpg

通过黑卡达坂的骑友
暴风截图20181214418177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32558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33479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60708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462000.jpg

       通过黑卡达坂,来到麻扎兵站,努力寻找当年救助我的四川饭店,当年的饭店早已不知去向,连废墟都未留下。我只能在四年前摔车受伤之地,追悔当年的折戟沉沙。

麻扎兵站
IMG_5773.jpg

当年的四川饭店已不见综影
IMG20180728153107.jpg

IMG20180728153114.jpg

当年的折戟沉沙地
IMG20180728153249.jpg

往事不堪回首
暴风截图201812144947665.jpg

提醒骑友注意安全
暴风截图201812144911488.jpg

       刚刚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是麻扎达坂。放眼望去,上下坡都是又急又陡的发卡弯,一圈又一圈,循环反复,似乎没有尽头。对秋耕来说,考验的不仅是娴熟的驾驶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更是对车辆的稳重性、平衡性以及良好性能的检验和挑战。他打起十二分精神驾驶,小车随山而转,循路而行,安全通过第二关。

麻扎达坂的上山路
IMG2018072815323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48240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18979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195519.jpg

麻扎达坂
IMG_5768.jpg

IMG_5771.jpg

留影伤心地
IMG20180728161314.jpg

新藏线上最长的下坡
IMG_5766.jpg

狰狞山体
IMG_5745.jpg

       下了麻扎达坂路经204道班,下车前往这座废弃多年,至今还为新藏线上骑友遮风挡雨的住所。

IMG20180728162759.jpg

IMG20180728162811.jpg

IMG20180728162828.jpg

当年搭帐篷的房间
IMG20180728162855.jpg

       四年前的6月23日下午6点,一场暴风雪如期而至,气温陡降,我大口大口喘气,心脏剧然跳动,体力严重透支,只是机械地迈动双脚,昏昏欲睡,经验告诉我这是典型严重而十分危险的高反。正在危难时刻一辆甘肃越野车从后面上来停下,看我面呈菜色嘴唇发紫便问要帮助,我讲还能坚持。车子开出百米后拦下一辆油罐车下来一个人对我讲,你脸色难看,不能再坚持了会有生命危险,我还是不想太麻烦,就将车上所有行李卸下放到吉普车上,告诉到204道班将东西交给同伴,忙乱中居然没有记下车牌和救助人姓名。到了道班一夜无眠,第二天祸从天降。
       在这里看到南京女骑友,他们一行11人,她打前站,先到这里。万里之外遇老乡,想想当年的失利和今天以自驾的形式故地重游,愧疚难当,心中一阵酸楚。

IMG20180728163016.jpg

IMG20180728163113.jpg

IMG20180728163118.jpg

       再往前行来到库地,凡是到过新藏线的人,都会对库地检查站之严格留下深刻的印象。检查站内是操着普通话的维族美女,外面是荷枪实弹的彪型大汉,刚柔相济,反差极大。尽管现在的检查方法更先进,但整个安检还是用了40分钟。

暴风截图20181214570425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2848788.jpg

       继续向前来到库地。四年前,我曾在这里的重庆饭店住过一宿。饭店老板姓脱,曾在北彊当兵,退伍后安排在甘肃一矿井从事井下作业,工作艰苦且不安全,便到这里开饭店已多年,他保持当兵作风,厨房虽小用具摆放整齐有序。

暴风截图20181214563987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231193.jpg

IMG_5774.jpg

       脱老板热情健谈,当时我问他,网上骑过新藏的骑友讲,到库地就有70%的人返回,是不是这样?他讲还不止,这里不同于川藏、青藏,气候多变,几无植被,昼夜温差大,海拔上升快,你们今天要骑的路先是缓上,后是20公里的陡坡,上升1300米,下午六点前要赶到住地,六点之后必有暴风雪。这段虽不如库地、麻扎达坂那样出名,但一点不轻松,骑过去的人因为这一段不翻达坂一带而过,没过去的人一般不愿提及,让人感到并不困难,实际上今天的难度比昨天大。他再三提醒,你年纪已大不要拿命来拚,不行就撤回来。

3e75b1eab3c2b261ce29eb90186c3f52_103358n6ri5xk06sa4sefs.jpg

f04e5183a22c637402b802ce8e0374d3_072639tjkwvyv34b59vvv4.jpg

       脱老板善意提醒不幸言中,第二天下午我就摔下车来,伤臂而归。
       今天的库地旅馆饭店更多了,可惜脱老板在两年前已回老家,无缘相见当面表达谢意了。

今日库地
暴风截图201812141318659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2998065.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00333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01840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025241.jpg

       离开库地攀爬库地达坂,除了路窄坡陡,路面破损湿滑。从半山腰开始,浓雾笼罩整个山峰,像钻入迷宫一样,往来车如龟行,不见首尾,只能靠雾灯和喇叭示意避让。秋耕一鼓作气,胆大心细,上行下效,终于通过第三关。

库地达坂的上山路
暴风截图20181214453420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703757.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56441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32744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337995.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053683.jpg

IMG_5783.jpg

IMG_5784.jpg

雾锁达坂
暴风截图201812145224364.jpg


废弃的道班
暴风截图201812144734645.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745004.jpg

      下了库地达坂到叶尔羌河谷后,沿途只到两峰,后来又见到一小群野骆驼,与四年前成群的野骆驼相比,大煞风景,懒得拍照。不足为怪,整个新藏线未看到一只藏羚羊,只看到两只藏野驴。是种群少了,还是躲得远了,不得而知。

进入叶城界
暴风截图20181214339113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839151.jpg

叶尔羌河谷
暴风截图201812144856467.jpg

IMG_5777.jpg

IMG_5780.jpg

      随着当年免费提供住宿的南京矿山消失在视野,人烟渐渐多了起来。过了柯克亚乡,除了层层关卡外,一马平川,新修的林荫大道告诉我们已远离无人区,叶城近在眼前。

为骑友免费提供住宿的南京矿山
e8b4e9dd36d4c34105b93f068706be4c_172016l8e0s8d90eyjae7a.jpg

当年搭的帐篷
8c9fce2290d2298f355c95b0f27e742c_172010illigq5stisasttl.jpg

路过普萨村
暴风截图201812141298064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68303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66989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691973.jpg

又是一个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13032354.jpg

再见骑友
暴风截图2018121413111150.jpg

柯克亚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1378328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79544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82387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833373.jpg

叶城在望
暴风截图201812141396681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96935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4008562.jpg

      当看到叶城零公里牌坊时,我们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是啊,从本月19日离开拉萨以来,短短10天,走过世界上最艰难险阻的路,看到世界上最雄浑旖旎的景,今天终于安全到达新藏公路的起点,也是我们反驾新藏的终点,两个老男人热泪盈眶,喜极而泣。

进入叶城
暴风截图2018121414034146.jpg

新藏公路的零公里牌坊
暴风截图2018121414291672.jpg

自驾新藏线的终点
IMG_5795.jpg

       一进叶城,紧张氛围扑面而来,街上每根灯柱一个报警点,每50米一辆警车,每100米一个警哨,每条干道都有关卡,每过关卡都要开车门检查。去加油站,防暴保安开门检查一次,刷好身份证,拍好照片才开闸;开了闸去加油,还要再刷一次身份证;而且这里每个旅馆至少两个防暴保安,街上到处都是警车,特警全部拿的是真枪实弹。

IMG_5786.jpg

       还好,在叶城,我们享受了美味可口特解馋的新疆大盘鸡,入住价格适中的宾馆,夜里睡了一个好觉。

今日行程
local-2018-12-14-093446.png

       至此,行程9519公里,整整一个月滇藏进新藏出的第一阶段自驾西域之旅,也告一段落。


不老人生 2018-12-17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17 14:26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3 14:59
2018:西域驾旅 ——  D28  翻巅峰达坂 穿无人险区(下)

       下了第四个达坂、5378米的松西达坂, ...

2018:西域驾旅 ——  D29  闯过鬼门关 平安到叶城


7月28日  晴到多云有阵雨
       红柳滩→康西瓦达坂→三十里营房→黑恰达坂→麻扎兵站→麻扎达坂→204道班→库地→库地达坂→南京矿山→普萨村→柯克夏乡→叶城
       出发:9:42  收工:20:37
      当天驾驶: 491 km,累计驾驶9519 km
      今天将经过新藏线上最为凶险的路段。网上盛传的“自驾新藏线,堪比蜀道难;库地达坂险,犹似鬼门关;麻扎达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达坂旋,九十九道弯;界山达坂弯,伸手可摸天”的四大险关中,这一路段占了三个。
      昨天从狮泉河到大红柳滩,虽然翻了7座5000米以上的达坂,但所在地段的公路海拔已是4500米,相对海拔并不高,没有大起大落,道路也比较平整。今天要过的三个达坂中,黑卡达坂别名“寡妇制造者”,路窄弯急,下坡有6公里的超级烂路,常有报道自驾车在此车毁人亡。麻扎达坂在维语中是“坟墓”的意思,有新藏线上最长的上坡,长达23公里,多为发卡弯,十分危险。库地达坂号称“猴子也爬不过的山头”,即便是晴天,山口也是浓雾迷漫,能见度不足50米,故有鬼门关之称。
      三个达坂之间的地势陡升陡降,海拔高度从3700米的三十里营房上升到4956米的黑恰达坂,再降到4076米的黑恰道班,再上升到4969米的麻扎达坂,然后又降到2950米的库地,再上升到3262米的库地达坂,再降到1360米的叶城,是新藏线上起伏最大的路段。在这一段,人处于高反临界点,忽上忽下的高反表现为另外一种形式:醉氧。从海拔4900多米的达坂剧降到2500多米,由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一半的高山突然到富氧的高原,人的脑子一下不能适应,如同醉酒摇摇晃晃。即便醉氧症状不重,在坡陡弯急的下山路上,也会出现类似情况。四年前我就因此在麻扎达坂下坡时摔伤右臂,第一次环华折戟沉沙。
       所有这此,对我们来说,从心理到小车的性能,尤其是秋耕的驾驶技术都是极大的考验。
       朝阳中,大红柳滩日照金山,非常壮观。然而在检查站前却排起长队,足有3公里长,8:00上班,慢慢检查放行,直至9:42才通过。

昨晚住所
IMG20180728074454.jpg

IMG20180728074449.jpg

清晨大红柳滩
暴风截图201812141978950.jpg

日照金山
IMG_5744.jpg

IMG_5748.jpg

IMG_5747.jpg

大红柳滩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237910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387922.jpg

检查站前待检车辆
暴风截图20181214202620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415597.jpg

今天的天气晴朗
暴风截图20181214257999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605715.jpg

暴风截图201812142675073.jpg

      实际上,从昨天一进入新疆,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今天从大红柳滩到叶城一共设有8个检查站,其中3个是临时的,5个是常设的。和泉水湖一样,检查特别严格,身份证、边防证一证不能少。常设的检查站还要刷脸和非常细致的车辆行李检查,常常半小时才通过。

临时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323808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217068.jpg

常设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13783281.jpg

      翻过康西瓦达坂,通过三十里营房,临近黑卡达坂时,远远看到长长的车队。黑卡达坂前后常年修路,汽车单向放行。排队等候一个半小时后放行到达坂时,见到有史以来最烂的烂路。连日降雨,大坑接着小坑,乱石翻滚,泥浆四溢。小悦达开在上面,如同漂在惊涛骇浪之上,确似行走沼泽之中。秋耕紧握方向盘,精神抖擞,全神贯注,小心翼翼又张弛有度,前后40多分钟的紧张刺激加尖叫,终于有惊无险地通过这6公里的超级烂路,过了第一关。

翻过康西瓦达坂
IMG_5757.jpg

雄峰耸立
IMG_5756.jpg

皑皑白雪
IMG_5762.jpg

黑卡达坂前滞留的车辆
暴风截图20181214370922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522050.jpg

武警指挥车辆有序行驶
暴风截图20181214534226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779139.jpg

达坂下坡的超级烂路
IMG2018072813135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54993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50897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493996.jpg

武警部队抢险工程车
暴风截图201812144000115.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990848.jpg

来住新藏经过黑卡达坂的骑友
暴风截图20181214432558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18177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607081.jpg

推车也要到拉萨
暴风截图20181214433479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462000.jpg

向骑友致敬
暴风截图201812142782090.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111150.jpg

      通过黑卡达坂,来到麻扎兵站,努力寻找当年救助我的四川饭店,当年的饭店早已不知去向,连废墟都未留下。我只能在四年前摔车受伤之地,追悔当年的折戟沉沙。

麻扎兵站犹在
IMG_5773.jpg

四川饭店不见综影
IMG20180728153107.jpg

这就是我当年摔车之地
IMG20180728153249.jpg

IMG20180728153114.jpg

往事不堪回首
暴风截图201812144947665.jpg

提醒来人注意安全
暴风截图201812144911488.jpg

      刚刚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是麻扎达坂。放眼望去,上下坡都是又急又陡的发卡弯,一圈又一圈,循环反复,似乎没有尽头。对秋耕来说,考验的不仅是娴熟的驾驶技术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更是对车辆的稳重性、平衡性以及良好性能的检验和挑战。他打起十二分精神驾驶,小车随山而转,循路而行,安全通过第二关。

前面就是麻扎达坂
暴风截图201812144534200.jpg

狰狞山体
IMG_5776.jpg

暗藏杀机
IMG_5745.jpg

最长的下坡
IMG_5766.jpg

再到麻扎
暴风截图201812145195519.jpg

IMG_5768.jpg

IMG_5771.jpg

留个影吧
IMG20180728161314.jpg

      下了麻扎达坂路经204道班,下车前往这座废弃多年,至今还为新藏线上骑友遮风挡雨的住所。

IMG20180728162759.jpg

IMG20180728162811.jpg

IMG20180728162828.jpg

      四年前的6月23日下午6点,一场暴风雪如期而至,气温陡降,我大口大口喘气,心脏剧然跳动,体力严重透支,只是机械地迈动双脚,昏昏欲睡,经验告诉我这是典型严重而十分危险的高反。正在危难时刻一辆甘肃越野车从后面上来停下,看我面呈菜色嘴唇发紫便问要帮助,我讲还能坚持。车子开出百米后拦下一辆油罐车下来一个人对我讲,你脸色难看,不能再坚持了会有生命危险,我还是不想太麻烦,就将车上所有行李卸下放到吉普车上,告诉到206道班将东西交给同伴,忙乱中居然没有记下车牌和救助人姓名。到了道班一夜无眠,第二天祸从天降。

当年我搭帐篷的房间
IMG20180728162855.jpg

      在这里看到南京女骑友,他们一行11人,她打前站,先到这里。万里之外遇老乡,想想当年的失利和今天以自驾的形式故地重游,愧疚难当,心中一阵酸楚。

IMG20180728163016.jpg

IMG20180728163118.jpg

IMG20180728163113.jpg

      再往前行来到库地,凡是到过新藏线的人,都会对库地检查站之严格留下深刻的印象。检查站内是操着普通话的维族美女,外面是荷枪实弹的彪型大汉,刚柔相济,反差极大。尽管现在的检查方法更先进,但整个安检还是用了40分钟。

暴风截图2018121412848788.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704254.jpg

      继续向前来到库地。四年前,我曾在这里的重庆饭店住过一宿。饭店老板姓脱,曾在北彊当兵,退伍后安排在甘肃一矿井从事井下作业,工作艰苦且不安全,便到这里开饭店已多年,他保持当兵作风,厨房虽小用具摆放整齐有序。

IMG_5774.jpg

3e75b1eab3c2b261ce29eb90186c3f52_103358n6ri5xk06sa4sefs.jpg

f04e5183a22c637402b802ce8e0374d3_072639tjkwvyv34b59vvv4.jpg

      脱老板热情健谈,当时我问他,网上骑过新藏的骑友讲,到库地就有70%的人返回,是不是这样?他讲还不止,这里不同于川藏、青藏,气候多变,几无植被,昼夜温差大,海拔上升快,你们今天要骑的路先是缓上,后是20公里的陡坡,上升1300米,下午六点前要赶到住地,六点之后必有暴风雪。这段虽不如库地、麻扎达坂那样出名,但一点不轻松,骑过去的人因为这一段不翻达坂一带而过,没过去的人一般不愿提及,让人感到并不困难,实际上今天的难度比昨天大。他再三提醒,你年纪已大不要拿命来拚,不行就撤回来。
      脱老板善意提醒不幸言中,第二天下午我就摔下车来,伤臂而归。
      今天的库地旅馆饭店更多了,可惜脱老板在两年前已回老家,无缘相见当面表达谢意了。

当年库地
暴风截图201812144734645.jpg

今日库地
暴风截图201812141303235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02524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2980640.jpg

库地兵站前的恶犬不见了
暴风截图2018121413186592.jpg

      离开库地攀爬库地达坂,除了路窄坡陡,路面破损湿滑。从半山腰开始,浓雾笼罩整个山峰,像钻入迷宫一样,往来车如龟行,不见首尾,只能靠雾灯和喇叭示意避让。秋耕一鼓作气,胆大心细,上行下效,终于通过第三关。

前往库地达坂
暴风截图201812143347781 - 副本.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189794.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327449.jpg

IMG_5785.jpg

IMG_5784.jpg

IMG_5783.jpg

雾锁达坂
暴风截图201812145224364.jpg

小心避让
暴风截图20181214505368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5337995.jpg

安全通过

      下了库地达坂到叶尔羌河谷后,沿途只到两峰,后来又见到一小群野骆驼,与四年前成群的野骆驼相比,大煞风景,懒得拍照。不足为怪,整个新藏线未看到一只藏羚羊,只看到两只藏野驴。是种群少了,还是躲得远了,不得而知。

叶尔羌河谷
暴风截图201812144839151.jpg

暴风截图201812144703757.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48240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231193.jpg

河谷中的不知名灌木
IMG_5780.jpg

IMG_5777.jpg

       随着当年免费提供住宿的南京矿山消失在视野,人烟渐渐多了起来。过了柯克亚乡,除了层层关卡外,一马平川,新修的林荫大道告诉我们已远离无人区,叶城近在眼前。

免费提供搭帐篷的南京矿山
e8b4e9dd36d4c34105b93f068706be4c_172016l8e0s8d90eyjae7a.jpg

当年我的单车与帐篷
8c9fce2290d2298f355c95b0f27e742c_172010illigq5stisasttl.jpg

路过普萨村
暴风截图201812141369197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683034.jpg

柯克亚乡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413833373.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823872.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795449.jpg

叶城在望
暴风截图201812141396681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3969359.jpg

暴风截图201812143391134.jpg

新修的林荫大道
暴风截图2018121414008562.jpg

      当看到叶城零公里牌坊时,我们如释重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是啊,从本月19日离开拉萨以来,短短10天,走过世界上最艰难险阻的路,看到世界上最雄浑旖旎的景,今天终于安全到达新藏公路的起点,也是我们反驾新藏的终点,两个老男人热泪盈眶,喜极而泣。

进入叶城
IMG_5786.jpg

暴风截图2018121414034146.jpg

新藏公路的起点
暴风截图2018121414291672.jpg

我们自驾新藏的终点
IMG_5795.jpg

       在叶城,我们享受了美味可口特解馋的新疆大盘鸡,入住价格适中的宾馆,夜里睡了一个好觉。

今日行程
local-2018-12-14-093446.png

      至此,第一阶段行程9519公里,整整一个月滇藏进新藏出的自驾西域之旅,也告一段落。

不老人生 2018-12-18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18 09:32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7 11:17
2018:西域驾旅 ——  D29  闯过鬼门关 平安到叶城

7月28日  晴到多云有阵雨       红柳滩→康西瓦达坂 ...

2018:西域驾旅 ——  D30  戒备森严 路不拾遗

7月29日  阴转小到中雨
       叶城县→皮山县→昆玉市→和田市→策勒→于田县→民丰县
       出发:8:55  收工:20:24
       当天驾驶: 559 km,累计驾驶10078 km
       从今天起,我们将进入第二阶段的旅程:从叶城开始,先后穿越中国最大的盆地——塔里木盆地、海拔最高的盆地——柴达盆地,来到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敦煌。然后沿河西走廊游览万里长城最西端的嘉峪关长城,中国最美丹霞之一张掖七彩丹霞。再掉头向西南,穿越祁连大草原,沿109国道经青海湖到达格尔木,由格尔木沿青藏线到达那曲,再沿川藏大北线经色达佛学院到川藏南线的新都桥。然后向东游览都江堰、乐山大佛,再翻过秦岭,一路向东,游览山西鹳雀楼、河南少林寺后回到滨海,结束西域西驾之旅。
      早上从叶城出发,沿315国道向和田方向行驶,在和田转入70多公里的高速后再上315国道,下午八点多到达民丰县住下。也就在今天,我们的西域自驾之旅已突破10000公里。

昨晚下榻的宾馆
IMG20180729084754.jpg

叶城每个宾馆都有安检门和值班协警
IMG20180729084759.jpg

清晨叶城

暴风截图2018121630596522.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0742695.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0755768.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0839650.jpg


不知名的果树
IMG20180729092638.jpg

IMG20180729092653.jpg

IMG20180729092658.jpg

新疆的油价6.83元/元,为此次旅途中价格最低
IMG20180729104801.jpg

出叶城的林荫大道
暴风截图2018121639179027.jpg

雾中的315国道
暴风截图2018121639497113.jpg

国道旁的沙棘
IMG20180729170100.jpg

进入和田市

暴风截图2018121631574415.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8972590.jpg


和田市毛主席接见库尔班的塑像
IMG20180729175909.jpg

出和田上高速
暴风截图2018121630937977.jpg

进入民丰

暴风截图2018121721868719.jpg


暴风截图2018121721782279.jpg


       559公里的行程先后经过皮山、昆玉、和田、策勒、于田、民丰两市三县,沿途印象最深的还是新疆的反恐,每一座县城的进出口,稍大的乡镇,都有公安武警检查站。民警武警全副武装,戒备森严,对来往车辆仔细检查,行人刷卡刷脸。

沿途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631149125.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1204443.jpg


墨玉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631234426.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1442422.jpg


乡镇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639128888.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9260272.jpg


于田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639325574.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9408036.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9443885.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9451826.jpg


民丰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639570698.jpg


暴风截图2018121639606797.jpg


IMG20180729175345.jpg


       这样的严防死守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换来一方平安,恐暴分子不敢轻举妄动,也使地方治安和社会风气大大好转。中午在皮山县木吉午饭时,居然忘了关车门,到对面饭店午餐。半小时回来,车内物品包括相机手机完好无缺。
       民丰县东临且末县,西连于田县,南越昆仑山接西藏改则县,北靠阿克苏地区沙雅县。民丰地处昆仑山北麓,南部有喀什塔什山,在塔里木盆地南缘。地势南高北低。地貌是由南部的昆仑山地、北部的冲积扇平原和沙漠三大地形单元构成,属典型的温带荒漠性气候。由于县境地处塔里木盆地西北部受帕米尔高原和天山的屏障作用,阻挡了中亚、西伯利亚和北冰洋的冷空气和水汽来源。南面受昆仑山和青藏高原的阻挡,使低纬度的暖空气不易进入,水汽来源很少,形成大陆性沙漠气候。

民丰街头

暴风截图2018121721076873.jpg


暴风截图2018121721709754.jpg


今日住所

暴风截图2018121639710272.jpg


晚饭时巧遇安徽合肥的驾友

IMG20180729211339.jpg


今日行程

local-2018-12-16-112007.png


      民丰还有一处被称为东方庞培的尼雅遗址。尼雅的前身是古精绝国,位于民丰县北约150公里处的沙漠中,周围都是起伏的沙山。已发掘出来的部分建筑保存完好,除了土木结构的房屋外,还有河道和水渠。遗址中还发现了写有古代于阗文字的木简及羊皮文献。1995年尼雅I号墓地的发现,使尼雅考古获得丰硕成果,被国家文物局评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轰动学术界,使尼雅遗址备受世人瞩目。

位于塔里林盆地民丰境内的尼雅遗址

908190bd713f7452c283520c90002538_96c5607d00b149139039b3dc6e310977_副本.jpg


999b06f9632e7126f01b1f0cae59407c_61d3e5a0ad0d4a99a24f64f618edb578_副本.jpg


31ff193a28a53e535b83ca593d422bfc_dbde4e5da0324d58837297808e1fd4de_副本.jpg


b594cfd598716166f854607a9568956a_6e9d2ace88534741bdc45733890bc1d4_副本.jpg


不老人生 2018-12-19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19 10:13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8 09:27
2018:西域驾旅 ——  D30  戒备森严 路不拾遗
7月29日  阴转小到中雨       叶城县→皮山县→昆玉市→和 ...


2018:西域驾旅 ——  D31  若羌:楼兰古城与罗布泊

7月30日  小雨转多云
       民丰县→且末县→若羌县  
       出发:8:28  收工:19:21
       当天驾驶: 577 km,累计驾驶10655 km

       说起若羌,相信对大多数内地人也许是陌生的,但对楼兰古国和罗布泊却耳熟能详。
       2000多年前的汉朝时期,在现在的若羌境内曾经有一个人口众多,颇具规模的古代楼兰王国。它东起古阳关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尔金山、北至哈密。

506404bb2a1f363b5f6573cc48e90446_t010d167c94ffc6751e_副本_副本.jpg

      举世闻名的新疆重要古迹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部,处于西域的枢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我国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的马、葡萄、珠宝,最早都是通过楼兰进行交易的。楼兰古国在公元前176年前建国,到公元630年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有着800多年历史的悠久王国,只留下了一片废墟静立在沙漠中,引发后人很多的遐想。

44af9ec331c035ed995b27d58a38530d_ba6d8f2bd43146629040c0d5f0ae550d_副本.jpg

cf8e7a7ec5e5c4c02917e980d0828459_t01baa0fdbdfbeb5346_副本.jpg

       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地方,在这里发生了无法理解的奇怪事件,让这片土地蒙上了神秘的色彩。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楼兰在历史舞台上活跃了八百多年便在公元4世纪神秘消亡,是何原因至今说法不一。过了1500多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和罗布人向导奥尔德克于1900年3月28日又将它重新发现,因而轰动世界。百年来,楼兰一直是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探险家、史学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热点。楼兰美女、楼兰古墓、楼兰彩棺……一个又一个楼兰之谜诱惑着所有的人们。

75fc8ee18d7b516d224a0000779eea37_t0188d6a8521b0a9ef5_副本.jpg

6aefd5f203b16248630efbce6141501f_t011470291b6ede45a7_副本.jpg

       楼兰古城四周的墙垣,10多处已经坍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站立着。城区呈正方形,面积约十二万平方米。楼兰遗址全景旷古凝重,城内破败的建筑遗迹了无生机。

3e2516289168c488a2a62b6a46849326_t01624522fca1ba2652_副本.jpg

6b1a5d50a6991c9aa425901f5f1b3837_201711201632224921_副本.jpg

       除了楼兰古国外,还有人迹罕至的罗布泊,
       罗布泊在若羌县境东北部,海拔780米。由于形状宛如人耳,罗布泊被誉为"地球之耳";又被称作"死亡之海",又名罗布淖尔。           罗布淖尔是蒙古语音译名,意为多水汇集之湖。在塔里木盆地东部,海拔780公尺左右,位于塔里木盆地的最低处,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公元330年以前湖水较多,西北侧的楼兰城为著名的丝绸之路咽喉,之后由于气候变迁及人类水利工程影响,导致上游来水减少,直至干涸,现仅为大片盐壳。

4dbcf575b9f25e2a2420804b787de9a5_t015720dff27504ee85_副本.jpg

a5ea1756f11dd2035b90ec2df60dff9c_t013030fa821c4f8ad9_副本.jpg

c6e22efc443a42333e834a5d11b66828_t0133df135cf4454450_副本.jpg

       自20世纪80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以来,“大耳朵”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在已经结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

3ab4743325b96d902e6e7eecf1a8365d_t0148c7d5f8216b6fc1_副本.jpg

       对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余纯顺绝对是一个悲怆的传奇,他的墓位于铁板河出口不远的一处土台,1996年6月余纯顺迷失方向步行到此,因干渴全身衰竭而死亡。他死时距自己亲手填埋的水和食品供给地点仅2km。

cab49dc805b3dbf4ddacae7f35a13d7f_t01e7e175afc421fc0f_副本.jpg

       能容纳楼兰古国和罗布泊的若羌面积大得难以想象,若羌的土地面积20.23万平方千米,是全国辖区总面积最大的县,这个面积是其他县的上百倍,约相当于2个浙江省的面积,是韩国国土面积的两倍。
       对于面积不大,人口密度特高的江苏人讲,若羌真是太大了。昨晚到民丰时,小车的油不多了。从叶城到民丰,一路经过两市三县,包括一些乡镇,沿途都有加油点,我们大意了,没有在民丰加油。另一原因是在县城加油很麻烦,去加油站,防暴保安开门检查一次,刷好身份证,拍好照片才开闸;开了闸去加油,还要再刷一次身份证;在乡镇则要松一些。
       开出民丰后进入塔里木盆地的腹地,315国道笔直的伸向远方,视野所至黄沙漫天,寸草不生,除了戈壁还是戈壁。

暴风截图2018121734860482.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4817473.jpg

       和在新藏线一样,进入新疆的每一段都给你一纸限速单,时速不超过60公里,规定你几时几分到,提早了罚款扣分,最少扣3分,最多扣12分。我们已经扣了10分,只要再扣一次就回不去了。时速80公里是小悦达起亚的经济油耗,60公里油耗就高了。沙漠中不缺的是探头,超速是自找麻烦,只好循规蹈矩行驶。

IMG20180730174319.jpg

       开了120公里,油箱里的油不足一格,没有看到一个乡镇,更谈不上加油站了,来往车辆也未看到一辆。手机信号只有2G没有4G,高德地图打不开,不知道最近的加油站在那里。心中一阵紧张。茫茫戈壁中,一旦没有油,就只好等救援了。

暴风截图2018121733594316.jpg

IMG_5806.JPG

       硬着头皮向前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向左38公里是安迪尔农场,剩下的油勉强能开到那里,但不知道农场是否有加油站。正在犹豫之时,在风沙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家,开近一看是个机修点,连忙问安迪尔农场是否有加油站。师傅说,这时离苏塘只有35公里,苏塘有加油站。

IMG_5805.JPG

       谢过师傅后继续向前35公里,果然看到一座乡镇,在乡镇前的“且末苏塘绿洲加油站”加了油。苏塘是农二师38团驻地,加油一点不简单,依然是防暴保安开门检查一次,刷好身份证,拍好照片才开闸;开了闸去加油,还要再刷一次身份证,然后再加油。

前面就是苏塘
暴风截图2018121733713220.jpg

苏塘加油站
暴风截图2018121733807678.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4597371.jpg

进门要安检刷身份证
暴风截图2018121733747852.jpg

加油前还要检查刷证
暴风截图2018121733841749.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3827287.jpg

出门也有人验查
暴风截图2018121734645638.jpg

       加油后就地午餐。苏塘的聚友饭店老板是河南人,是第一代农垦兵,儿子接班继续农垦,他们早把新疆当成家了,对我们也很热情。

暴风截图2018121733908158.jpg

       在新疆开车不仅加油查的严,沿途检查更严,一点小事也会无限放大。午饭后我们刚上路,经过一个路口,被交警拦下来,照例刷身份证、刷脸。然后将车厢、后备箱搜个够,没有查出任何问题,却在灭火器上做起文章。这个灭火器是这次出行前刚买的,完好如新,但被指容量不够,要就地买个大的。秋耕对交警讲,我在全国各地跑了7万多公里,从来没有人讲灭火器小的事。交警爱理不理的,拿出手动扣分器就要开单。我一看赶快拦下,让秋耕到指定的商店买大灭火器。聪明的秋耕带着车上的灭火器跟店家换个大的,补上差价40元,忿忿不平的对我讲,我的车算是小的,既然商店能换灭火器,为什么要为难,这里肯定有猫腻。我劝他,这是人家的地盘他做主,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萨尔瓦墩检查站
暴风截图2018121734064986.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4547841.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4389843.jpg

当地消防器材定点:胡记综合商贸中心
暴风截图2018121735183669.jpg

      行驶在塔里木盆地,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茫茫戈壁,如果看到灌木或白杨,意味着就到县城或大的乡镇了。

暴风截图2018121733725700.jpg

路边的胡杨
IMG20180730111841.jpg

胡杨树叶
IMG20180730112016.jpg

胡杨树干
IMG20180730111908.jpg

IMG20180730111904.jpg

IMG20180730111902.jpg

       [font**格便宜,每公斤3元。

IMG20180730140926.jpg

IMG20180730140935.jpg

       继续向前行驶280公里到达若羌县。进城前先到洗车店,满是沙尘的小悦达焕然一新。晚在县城入住,物价比叶城、民丰要高一大截,晚饭85,住宿120。虽然地处沙漠腹地,若羌县城绿树成行,街道整洁,民风纯朴,沙漠绿洲名不虚传。

暴风截图2018121735116932.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5122127.jpg

若羌街头
暴风截图2018121735175152.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4939809.jpg

暴风截图2018121735143218.jpg

旅馆
暴风截图2018121735080522.jpg

今日行程
local-2018-12-19-095158.png


加油^0^~
不老人生 2018-12-19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谢谢跟帖关注!
不老人生 2018-12-19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19 21:31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9 09:54
2018:西域驾旅 ——  D31  若羌:楼兰古城与罗布泊
7月30日  小雨转多云       民丰县→且末县→若羌县 ...

2018:西域驾旅 ——  D32  沙舞蛇行 荒漠丹霞


7月31日  小雨转多云
       若羌县→茫崖镇→出疆入青→黄瓜梁→俄博梁雅丹地貌风景名胜区→冷湖镇
       出发:8:07  收工:21:51
       当天驾驶: 647 km,累计驾驶11302 km

       今天继续行驶在塔里木盆地的东北部,一路戈壁,黄沙漫天,茫茫四顾,没有绿色,没有生气。315国道像一条黑色缎带,无穷无尽的伸向远方。飞驰在高原上广袤的戈壁滩上,沿路的风景无穷无尽地往车后撤,呼啸的大风在远处时不时卷起一股股泥沙漫天尘舞,一切都是这么荒凉,人迹罕至。

驶出若羌
暴风截图201812197333107.jpg

茫茫戈壁

IMG20180731150415.jpg


IMG20180731150424.jpg


IMG_5814.JPG


       从若羌出发直到315国道出新疆的最后一个行政区茫崖,将近300公里竟无一村一镇。这在内地是绝对不可想象的,就连新藏公路上松西村到大红柳滩295公里的无人区,也有泉水湖检查站和甜水海兵站。“茫崖”,茫茫戈壁,沙漠之崖,确如其分。

真正的无人区

IMG_5815.jpg


茫崖安检站

暴风截图201812198466174.jpg


下车验证刷脸

暴风截图201812198516078.jpg


暴风截图201812198703919.jpg


       快出新疆时,在一个叫巴士考贡的公安执勤点,让我们在N次中的安检中最后一次领教了新疆行车之难。这个执勤点只有一小间彩钢瓦房,两名执勤人员。一名似乎是协警,在室内登记。另一名像是民警吧,他没有佩戴警号牌,没系风纪扣,警容不整,站在路旁执勤。正值雨后,检查站前后的检查便道上泥泞不堪,待检车辆排成长队。可能因为车多,路上洒了不少垃圾,环境显得凌乱。人往往受环境影响,环境整治,自然文明些。我们等了一会,先后在路边小便,还真没有看到被大卡遮挡的公共厕所。此时,执勤的民警走过来,要检查驾驶证、通行证。秋耕递上后,这位民警讲,你们随地小便不文明,要再逮一个随地小便再放你们走。这让我们哭笑不得,因为背理,只得照办。

暴风截图201812197715840.jpg

       呆呆地等了一个多时辰,硬是没有同犯,只得向他求情,情愿罚款请求放行。那知这位警容不整的民警却较起真来:文明千金难买,你们江苏人有钱是吧,有钱就能不文明了吗?我们理亏气短,只得再等。
      又等了一会,民警还是不依不挠。一股无人火涌上心头,秋耕大声和他理论:我们没看到有公共厕所,随地小便固然不对,两人都有前列腺病,已经等了两个时辰,你再不放行,我们打110电话报警找你们领导!
      俗话说人怕狠,鬼怕恶,民警一听软了下来讲,我不知道你们有前列腺病,为什么不早说。一听就是理屈词穷,找个梯子下台。
忿忿不平中离开执勤点,到新青交界的加油站,最后一次领教加油的烦恼,油价也与内地相近了。

暴风截图201812198304245.jpg


       离开新疆进入青海,驶出出中国最大的盆地——塔里木盆地,来到中国海拔最高的盆地——柴达木盆地,看到与塔里木盆地不一样的景色。高原的烈日和紫外线像雪崩一般地爆发在头顶,把地表的一切都赤裸裸地暴露无遗。呈现在眼前的情形如同一部美国科幻影片所描述的火星表面,黄色的岩石反射着刺目的光斑,一簇簇干旱的沙漠植物顽强抵抗着侵袭而来的热浪。

IMG_5812.jpg

IMG_5835.jpg

       继续行驶来到一处叫黄瓜梁的地方,离开315国道,直行沿305省道向冷湖方向驶去。四周更加荒凉,午后阳光下的茫茫戈壁,数次出现海市蜃楼。远远望去,有如狭长的湖泊,亦像连绵不断的雪峰。

IMG20180731154901.jpg

IMG_5820.JPG

       过了大风山后,风卷黄沙,铺天盖地,漫天飞舞。更有甚者,窜上公路的细沙,如同龙行蛇游,贴地而舞,十分罕见。稍大的砂粒打在车窗上,叭叭直响。一路走来,即便在新藏线的塔尔钦盆地,也没有这样的带着漫天黄沙的大风。我们坐在车内,大气不敢出一口,咬牙向前。

IMG_5830.jpg

IMG_5828.JPG

暴风截图201812199512426.jpg

暴风截图201812199515249.jpg

暴风截图201812199555186.jpg

暴风截图201812199564702.jpg

暴风截图201812199576448.jpg

       颠簸、灰土、荒凉,我们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路途景色悄然变化着。再过一个山口,风势突然减少,天空一片蔚蓝。经过前一段的紧张驾驶,准备下车歇一会。刚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我们如同走进了一个神奇的魔幻世界,一个个姿态各异的风蚀残丘扑面而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留下了让人叹为观止的奇迹。

IMG_5836.jpg


IMG20180731191038.jpg


IMG_5807.jpg


IMG_5809.jpg


IMG_5810.jpg


IMG_5811.jpg


        站在一处山梁上远看那无边无际的山丘,眼底就像千百万头浩浩荡荡的“鲸鱼军”,它们全部面向南方,绵延不绝地卧在沙海之上;从近处端详也是气象万千:有的土堆就像一艘艘鼓满了风帆的战船即将远航;有的像雄赳赳的大公鸡,正伸长了脖子打鸣;你能欣赏到小桥流水人家的亭台楼阁,还能一睹动物园里千奇百怪的可爱动物。一切都给人神秘莫测、奇幻万千之感。

IMG_5837.jpg


IMG_5841.jpg


IMG_5843.jpg


IMG_5846.jpg


IMG_5849.jpg


IMG_5851.jpg


IMG_5852.jpg


IMG20180731191034.jpg


暴风截图201812198987950.jpg


       这种独具一格的风蚀地貌在地理学上叫做“雅丹”。“雅丹”本是维吾尔语“风化土堆群”的意思。这里无穷无尽、形态万千的雅丹地貌,风斧的吹蚀、切割功不可没:平均海拔3260米,干旱少雨又寒冷多风,每年的风季长达8个月以上。经过数千万年的雕山刻崖,造就了波澜壮阔、形态万千的奇特景观--柴达木雅丹林,总面积约2.15万平方公里,是迄今国内发现的最大的风蚀土林群。

IMG20180731192127.jpg

IMG_5831.jpg


IMG_5832.jpg


IMG20180731191023.jpg


IMG20180731191026.jpg


IMG20180731191028.jpg


       离开号称青海魔鬼城俄博梁雅丹地貌风景区继续向前,沿途疮痍满目,路两旁断壁残垣。原来我们来到著名的石油基地冷湖。冷湖曾经是一个数万人的石油小镇,由老基地、4号基地和5号基地三个相距15公里的地方组成,其跨越度可与大上海媲美。但随着石油开发主战场向花土沟地区的转移,青海石油管理局及其下属单位陆续搬迁到甘肃敦煌七里镇新址,冷湖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到处是一片废墟,人去屋空,满目凋零。

暴风截图201812199280951.jpg

       与老冷湖相距30公里外新建了现在的新冷湖,并被纳入工业旅游规划区。因为地处青海与新疆的要冲,加上近年旅游项目的开发,小镇渐渐兴旺起来,物价较高。我们在镇上转了几圈,都是高档宾馆,房价在300、500元不等,最后在车站对面找了一家简易旅馆,房价也要120元。但这家旅馆兼饭店的冷湖鱼肉细鲜嫩,别有风味,是当地的特产。

IMG20180731214122.jpg


local-2018-12-19-085559.png


       辛苦一天,吃上美味,睡个好觉是最开心的事。

不老人生 2018-12-20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不老人生 于 2018-12-20 19:29 编辑
不老人生 发表于 2018-12-19 21:26
2018:西域驾旅 ——  D32  沙舞蛇行 荒漠丹霞

7月31日  小雨转多云       若羌县→茫崖镇→出疆入青→ ...

2018:西域驾旅 ——  D33  鸣沙山、月牙泉,天作之合


8月1日  小雨转多云
       冷湖镇→出青入甘→阿克赛哈萨克县→鸣沙山月牙泉景区→敦煌市
       出发:7:46  收工:20:40
       当天驾驶: 263 km,累计驾驶11565 km

       今天的目的地是260多公里外敦煌的鸣沙山月牙泉景区。6年前我骑行西藏时,川进青出,到达格尔木后穿越柴达木盆地,翻过当金山到达敦煌,只游览了莫高窟,漏掉了鸣沙山月牙泉,今天有缘亲眼目睹这一美景。
      夜里下了一场小雨,清晨冷湖惊现雨后彩虹,挂在乌云未散的天空,美丽壮观。我们迎着透过云层的初阳,经过安检驶出这个新兴小镇。

雨后彩虹
IMG20180801074438.jpg

IMG20180801074429.jpg

清晨小镇
暴风截图201812201906503.jpg

接受安检
暴风截图201812201967609.jpg

暴风截图201812201940777.jpg

出了这个门就出青海了
暴风截图201812202010041.jpg

       出冷湖就进入甘肃境内了。茫茫戈壁中,柏油路无穷无尽的伸向前方,天际中,初阳透过云层如同瀑布一样倾泻而下,远处的当金山连绵不断,狭长的冷湖时隐时现,给静谧寂寞的大漠平添几分动感。

荒凉戈壁
暴风截图201812202072254.jpg

暴风截图201812202059977.jpg

IMG_5864.jpg

初阳飞泻
IMG20180801085816.jpg

IMG_5869.jpg

当金群峰
IMG_5854.JPG

狭长冷湖
IMG_5867.jpg

       不久,绵延群山中出现一个U形缺口,这就是当金山口,是连接青海、新疆和河西走廊的一个重要通道,估计进入山口就出盆地了。当金山边,这青黛色的山体很有中国画的风格和美感。

进入当金山区
暴风截图201812202311576.jpg

暴风截图201812202270968.jpg

暴风截图201812202238551.jpg

黛色水墨
c88b336762de9f621e3f3c944b079c82_u=748456021,3523060363&fm=173&s=3220D20550E.jpg

       翻过当金山,随着海拔高度的骤降,1小时不到,气温由秋回夏,戈壁也变成沙漠。



       穿过阿克赛,经过安检进入敦煌境内,直奔鸣沙山月牙泉,午餐后开始进入景区。


驶向敦煌
暴风截图201812202436844.jpg

敦煌安检站
暴风截图201812202394069.jpg

暴风截图201812202364070.jpg

通往鸣沙山月牙泉的新修路
暴风截图201812202444894.jpg

       鸣沙山位距敦煌市南郊5公里,因沙动成响而得名。山为流沙积成,汉称沙角山,又名神沙山,魏晋时始称鸣沙山。沙垄相衔,盘桓回环;峰峦陡峭,山脊如刃;马践人驰,殷殷有声;轻若丝竹,重如雷鸣;沙随足落,经宿复初。这种景象实属世界所罕见。
月牙泉处于鸣沙山环抱之中,其形酷似一弯新月而得名。古称沙井,又名药泉,一度讹传渥洼池,清代正名月牙泉。

IMG_5896.jpg

       数千年来沙山环泉,泉映沙山,犹如一块光洁晶莹的翡翠镶嵌在沙山深谷中,“风夹沙而飞响,泉映月而无尘”。流沙与泉水之间仅数十米,但虽遇烈风而不被流沙所淹没,地处戈壁沙漠而泉水不浊不涸,这种“沙水共生,山泉共存”的地貌特征,确属奇观。

IMG_5982.jpg

       踏进景区大门,便见美丽的鸣沙山迎面而立,就像一条巨大的龙,景色非常的绮丽也很壮观。径直向前,远远看到被沙鸣山环抱着的月牙泉,水边植物茂盛,形如月牙。月牙泉南北长度有100米,东西宽度也有25米,泉水是东边深西边浅,最深的地方也有五米。

景区入口
IMG_5878.jpg

IMG_5877.jpg

大漠驼铃
IMG_5886.jpg

远眺鸣山月泉
IMG_5903.jpg

       千百年来,月牙泉,虽然经常受到了狂风的袭击,却从来不会因为流沙而淹没了,也不会因为干枯而不断的枯竭,至今还是当年的那个样子,从来没有变化过。而且,泉水非常的清澈,并没有受到沙子的影响,因此,它也自然的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沙漠第一泉。

IMG_5935.jpg

IMG_5901.jpg

mmexport1535638826758.jpg

       环月牙泉缓缓举步,走到“月牙”的一角,一颗古柳立于泉边的沙坡之上,顷刻间为之震撼。这棵与月牙泉相依相伴的月泉古柳,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了,这棵柳树是沙山泉水变迁的惟一见证。现在柳树的树干已是心朽皮活,实为罕见。为了保护古树,月牙泉管理处采取措施,埋管供水,以维护古柳正常生长。
IMG_5933.jpg

       柳,原本是柔美、妩媚的女子,它是属于江南的小桥流水。不知何故,它竟客居在这茫茫的西北大漠,它似乎忘记了自己应该是阴柔的、婉约的,居然昂首傲立于寸草不生的荒沙之上,倔强的长出了几分坚韧与粗犷、阳刚与豪放。岁月摧残了它的容颜与身姿,风沙改变了它的气质与个性,它已俨然是树中的伟丈夫。

IMG_5932.jpg

       从月牙泉东端绕行,来到月牙泉边,数株胡杨、旱柳,均为数人合抱之木,树龄都在百年以上。一株为“左公柳”,晚清重臣左宗棠进军新疆收复国土,一路之上遍植旱柳,当地人命名为“左公柳”以兹纪念。

IMG_5929.jpg

       在月牙泉的月弯里,矗立着一处仿唐建筑群,有楼阁、廊道和亭台,这就是月牙泉庙宇群。庙宇群结构呈“山”字形,称为“鸣月阁”,整座建筑,雄伟壮观,古色古香。厅台楼阁,错落有致,雕梁画栋,别具特色。分为“月泉阁”、“茗香斋”、“月到风来”、“山得水趣”等。“月泉阁”有联云:“聚粒沙而成山无欺自安;汇滴水以为泉有容乃大”,横批为:“山泉辉映”。

鸣月阁
IMG_5925.jpg

IMG_5965.jpg

IMG20180801141344.jpg

IMG20180801141210.jpg

       登上月泉阁,仰望鸣沙山,俯视月牙泉,面对如此佳山妙水,带不走的是美景,带得走的是照片,禁不住诱惑,手持相机、手机、摄像机,尽可能记录下眼前的一切。

IMG_5897.jpg

       下了月泉阁,跟随游人沿着绳索木梯攀爬鸣沙山,细砂在脚下沙沙鸣响,沙子一踏就下沉,双脚无处用力,完全靠拉着绳索上去的,上这样的山特别累。我边爬边拍,上行20来米就休息一会,四点半左右终于登上了山顶。

攀爬
IMG_5968.jpg

IMG_5978.jpg

登顶
IMG20180801144922.jpg

时尚
IMG_5941.jpg

摩登
IMG20180801144953.jpg

       登高望远,整个景区尽收眼底,一览无疑。蓝天白云下,黄色的鸣沙山,清晰的月牙泉,错落有致的月泉阁,黄褐色的驼队,熙熙攘攘的游客构成一幅顶天立地的巨幅画卷。

IMG20180801132445.jpg

IMG20180801153200.jpg

       上山容易下山难,上山的绳索木梯已挤满了游客,也没有人从那里下山,人们多半是坐着滑板滑行下山。我从没有这样下山过,有点紧张。看到不少儿童,甚至较为年长妇女没有坐滑板,而是坐在沙上直接滑下去。我也试了一下,果然十分安全,想快就快,想停就停,没有上山时那样的下沉感觉,甚为轻松。想拍照时,随时停下来,从各个高度拍摄眼前的美景,十分惬意。

IMG_5992.jpg

IMG20180801132610.jpg

      接着,我加快速度顺着坡度不断的向下滑,还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此时感觉到耳边始终回响着一种声音,就像是流沙在唱歌一样。而且与许多人一起结伴向下滑,流沙流得非常的急促,看到滚滚的流沙上,如同洪水一样倾泻下来,听到了非常清脆的响声,就像是乐器吹奏起来一样,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奇异中还有点律动,非常的神奇喔。好像免费听到了一场音乐会一样,十分的享受。这样的时刻,在我的生命中,应该是少之又少的吧。

IMG20180801143009.jpg

      三个钟头的鸣沙山月牙泉游览结束了,给我留下永不磨灭的美好印象。

mmexport1535638839447.jpg

IMG20180801145056.jpg


IMG20180801132929.jpg

IMG20180801132919.jpg

       在我看来,鸣沙山、月牙泉是一对幸福快乐的恋人。鸣沙山是帅哥,月牙泉是靓妹,他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caa83890d1ca131bf3bdb95db31bf669_001sLwrmgy6Ndi3Dlb47a&690_副本.jpg

      离开景区,我们驶入敦煌市区,在市区辗转多时,找不到一处可以价格接受的住所,返回市郊,在一处农民家庭旅馆入住。没有卫生间,没有电视,也不能淋浴,要价120元,少一分不行。尽管如此,位于梨树林中的小屋,远近独立平房互为倚角,满园的梨子挂满枝头,别有一番情趣。

IMG_5998.jpg

IMG_5997.jpg

IMG_5995.jpg

       入住后,步行返回市区。与六年前相比,敦煌更漂亮了,物价也更高了。在敦煌夜市点一份地道的敦煌烤羊排,斟两瓶黄河啤酒,150元小小的腐败一把。

IMG20180801195053.jpg

IMG20180801175840.jpg

IMG20180801193025.jpg

IMG20180801180029.jpg

local-2018-12-20-084940.pn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1-19 13:58 , Processed in 0.30499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