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1 ...23456
我要发帖
子牙河 2017-4-13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caiiaccai 发表于 2017-4-12 21:43
游记写的很好,赞一个。等后续!!


子牙河 2017-4-13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24.JPG 25.JPG 26.JPG 27.JPG 28.JPG 29.JPG 30.JPG 31.JPG 32.JPG 33.JPG 34.JPG 35.JPG 36.JPG 37.JPG 38.JPG 39.JPG 40.jpg 41.jpg 42.jpg 43.jpg
子牙河 2017-4-13 18:2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2016D16  云中行走
从相克宗布珠民居出发,一出门就是爬坡。
早晨的天气还很凉,因下了一夜的雨,地上都是湿漉漉的,空气很清新。赶紧深深吸一口,把力量聚集到腿上,提起精神,开始今天最有诗意的天上骑行。
今天我们将翻越两座四千多米的大山,还有几座小山包,既有艰险,也有刺激,然后住在83公里外的红龙乡。
之字坡,把腿部的酸痛在每天早晨的骑行中逐渐消化掉,并开始进入一天的亢奋状态。骑了一个小时后,相克宗还近距离地在自己的脚下。这里是格西沟国家自然保护区,属青藏高原东部森林灌丛生态系统,是生物的阶梯过度地带,生活着斑尾榛鸡、四川雉鹑、大腓胸鹦鹉等三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当然,我们肯定是无缘见到。
路上的骑友与开始几天比越来越少了,顶上载着车子的面包车却越来越多,快速超越我们。即使现在还骑行在路上的人,空车骑行的人已经超过驮包骑行,虽然一些轻装骑友常常超过我们,但那些费力地推着车的也多是空包骑者。一群群的徒步者在路边举着牌子求搭车,每年都有一些开始信誓旦旦的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徒搭。
我们几个仍然驮着包缓缓地一如既往地往前骑行。两位女士的大包与那些空车骑行的人对比特别显眼。
五六公里后,抬头仰望,看到半山腰有浅黄色的建筑,通向那个地方有一个不太清晰的回行线直接到达我们这里,这就是川藏线比较有名气的天路十八弯。路况很好,想想几年前的那烂路,真是天壤之别。但是,路虽好,坡却陡,只能慢慢骑行。每个坡段都不算长,如同天梯,直接往上攀,拐过一个之字弯,我们就抬头往上望望,再拐过一个之字弯,再抬头往上望望。往下望,一层层,每一层的骑者都在往相反的方向骑行。
到达刚才看到的那黄色建筑,路往山坳里一拐,又一层层的爬坡开始了,十点多,到达剪子弯隧道口。
这里已是海拔4233米,从这里左侧有一条小路钭向上向山上伸过去,这就是剪子弯山的老路。原计划我也是想从老路通过,但因高尔寺山是走了隧道,这里同样自然而然放弃。从这里上去,需要多走8公里,却需要3个多小时,如今,2230米的隧道,只需要十几分钟就可以过去了。
如同高尔寺山,山上野花簇簇,片片白云几乎伸手可触,千山万壑尽收眼底。这个山口也被称作羊子山口。当年达赖三世喇嘛进京应召,在渡雅砻江时差点掉进江里,护法神阿苦当吉全力保护得以脱险,当走到这个山口时,阿苦当吉说他的神羊累了,于是一行就在这休息。因达赖在这停留,所以这座山被当地藏民当做神山,因羊累而休息,便称做羊子山口。剪子弯山的名称是因为其驿道傍山成剪刀形弯曲而上而故名。
因隧道通行,以后再无缘上山一观了。
出隧道后,天路就在眼前,云层低垂,山野开阔,公路缭绕着山峰伸到云层中去再也不见。身边再也见不到高山,只有一个个小山包,因为我们脚下就是4000多米的山脊。
从隧道口稍缓下坡到达卡子拉山警务站,当年下山后我们就在这里停留,拿出我们带着的干硬的馒头,从警务站倒杯热水午餐。想想当年,当你一天没见人影在变化无常的天上行走筋疲力尽时突然见到这么一个地方,你的心情将会有多么激动。过去,从这里到卡子拉山口强盗非常猖狂,自从这个警务站开设在这里,战士们与盗匪展开了激烈的斗争,经过几年的较量,终于把盗匪驱除。
此时,发现儿子精神不佳,我骑一段就发现他被拉在后面,等等,再骑,又被拉下。他低着头,疲惫地机械性地蹬着。问他,他说头疼,眼看不清路,耳朵听不清声音。
连日来不断的骑行,风里,雨里,恶劣的环境,吃不好睡不好,对于一个天天在课堂坐着没有经受过锻炼的来说其实有一点残酷,一直担心儿子路上会叫苦,会半途而废,但他一直坚持至今。我心里常常会生出一股暖流,我的眼里一直是他骑行的身影,心里也一直在为他加油,他的一言一行都牵挂在我心中,他的笑会笑到我心里,他的忧虑会让我心中郁结,他的些微变化都会引发我心中的涟漪。其实,他已经成长了,就象一个婴儿从子宫突然落到人间,一定会经受多重磨难才会长大,现在的他就如同这种时刻。对于一个真正成人年说这一路其实也说不上什么,但对于他们从未接触过社会从未受过苦刚刚从校门走出来的人来讲面对此种环境仍然是一个婴儿,需要碰撞成长。他没有选择退缩已经让一个父亲感动,虽然,并不是什么都令人满意,但是我还是继续选择给他成长的机会,去呵护他,再去陪他一程。
我把速度降下来,慢慢陪着儿子。
上坡,下坡,下坡,上坡,起起伏伏,四千米高山之上,一条大路如缎带一样缭绕相连,远望,我们这些骑行者包括那些汽车都如蚂蚁一样在上面缓缓蠕动,如果拉回镜头,我们将会变得不可见,只剩云天与凸起的山包,那些白云如一个大毯近距离地悬空铺在上面……
又一个下坡,我们到达康巴汉子村路口,从这里转弯可以到达西俄洛乡,那里便是因出产美男而闻名遐尔的康巴汉子村。这里的男人都是当年蒙古南征军的后裔,彪悍粗犷,勇敢健壮,英俊挺拔,气概非凡。
我开始寻找当年的119道班,却一直没有看到。我知道现在的119道班早已废弃或早已不存在了,当年的吕班长告诉我们,如果你们下次再来就见不到我了,这里也会不复存在。
那天,下了一天的雨,从剪子弯上下来饥寒交迫,一路经过卡子拉山警务站,再无见到他人,到处是雨雾,天际交融,黑云之下露出一片片的鱼肚白,没有其它声音,只有自己的喘息声与哗哗地雨落声,到达119的时候已下午5点,又累又冷,本打算到前面的135道班住宿,但看到这几幢房子大家再也不想走了。
吕班长和他的妻子在这里,厨房里有一个大炉子突突地窜着火焰,我们赶紧围炉烤火。吕班长是骑行者当中的英雄,当年,他曾经在这里收留那些疲惫的骑行者,免费提供食宿。随着名气而来的是他的工资日见紧张。后来,他在一间闲屋搭了一些木板,买了一些旧被子旧大衣,开始收费。此一行为在网上迎来了一些骑行者的非议,但这些非议很快在更多骑友的骂声中压了下去。可以想见,从这里无论去哪都要翻越大山,粮食蔬菜是多么难以到达这里,这些都是吕班长两口子一点一点带过来的。
晚上,为了抵御寒冷,两位女生与大家挤在了同一个大通铺上,我怕挤睡不着,便移到挨窗的一个木板上去睡。那是我第一次因高反睡不着觉,一躺下就不能呼吸,只好反复起起坐坐,自己安慰自己,很久才安静下来。夜间小解,因提前没准备手电,伸手不见五指,找不着床沿,摸索着好不容易下去,也不知穿了谁的鞋,途中也不知摸了谁的脑袋,却找不到出去的门……出去是一个套间,我们的车子全在那里,磕磕碰碰终于推开屋门,只听见雨声,看不到雨下。回屋的时候,又好几分钟才摸到屋门……
那是给我留下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夜。
再也见不到119这个地方了。

子牙河 2017-4-13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子牙河 2017-4-13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继续爬坡,到处都是绿色。刚从一个山头上下来,看到前边一片云影,阴影齐齐在地在我前方五米处形成一条分割线,我的下坡速度与阴影前行速度一致,就这样并行往前。直到一个拐弯,我突然闯进了阴影,身子立时凉森森的,很快,我又从阴影中冒了出来,立时,又热乎乎的了。
很多云影在地面上移动,似乎是一个变幻的舞台,你来我往。
有一只花蝴蝶落在了我的袖口,我不忍拂去,一边骑,时而望望它,它颤微微地在我的袖口上颠动,十多分钟后,它一震翅,从我的眼前飞走了……
已经望不见孙泽川他们三个了,儿子一直腿麻、耳痛、眼模糊,浑身无力,他对身边的景已了无兴趣,只是机械地骑。一些骑友越过我们到了前面,一条腿的小伙子也超过我们前去,这几天路上常常相遇。随着路程愈深,骑友们相互遇见也不打招呼了,因已无力。只是骑,这样的高海拔,腿软软的,没有力气,也不敢停留,一停下来再蹬起来的时候腿会非常酸痛,适应一会才会正常。上坡起步,没有助力,有时一次都蹬不起来。
半山腰中一个小货摊,儿子买了杯牛奶,买了几个小蛋糕。虽然贵,但比起过去没有人烟的山让人感觉方便多了。
风景越来越好,高山草甸与蓝天白云合理搭配成绝美色彩,地面上还长了一些高原小花,又翻过一座山头,开始爬卡子拉山。山上有很多牦牛,从山下往上望,它们在天上,在云里,悠闲地吃草……
下午四点,终于蹬上4718米的卡子拉山。
天际云游,风光无限。
下山时,广阔视野尽收眼底,云层象一口大锅低低地罩在绿色的大草原上,起伏的地面向外扩展直至与天际交界处。云如棉絮,一块一块,相互连接在一起,一块块的黑,一块块的白,一块块发霉的黄,在黑与白之间一开,一道光线通过缝隙突然向地面倾泻,在绿色的草地上立时现出一条或一片金黄色的嫩绿,远远地闪耀着,有时候,光线如线状往前移动,从我们身边扫过。云一挤,光突然收回。云继续往一起拥,颜色越变越黑,雨哗哗地落了下来。而远处另一个地方,光线又唰的一下,齐刷刷的投到地面……地面与天空就是这样不断变幻交替进行,演绎着世界上最好最美的玄幻画面。
而此段路,却没有拍照,即使拍照,相机也难以囊括进去这么美的景。
六年前,我们同样走了这条路,但因为天气原因,大自然没有给我们展现这里的美丽。
一切累都抛到云外。
(关注微信公众号zhteca查看本人更多游记)


子牙河 2017-4-14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子牙河 2017-4-14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2016D17  走进世界高城
下午6点多,到达红龙乡。
红龙乡只有约五六百米长的两排房子,318国道从两排房子中间穿过。全乡辖五个村,人口2000人。
突然在辽阔的高原上出现两排房子总是让人惊喜,就象美国西部牛仔电影在无垠的荒漠中筋疲力尽时远远看到一个村镇一样。房子内地样式加一些藏族装饰,虽然陈旧且简陋但仍让人眼前一亮,与六年前相比变化很大。那时,这里正在准备修路,尘土飞扬,破破烂烂,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新安装的红色灯杆红色灯罩的路灯,与当时环境形成鲜明反差。那天一进村,有十几条狗在村口迎接我们,说是迎接其实连理也不理我们。在几个藏民的目光中,我们走进乡政府对面唯一一家饭馆里吃了碗面条,这里物资匮乏,菜很少见,饭馆里只有米饭和面条,这个饭馆的顾客也只有路过的骑车人。随着这几年骑行者的增多,这里成为行者的一个落脚点,条件已经好转。随着时间推移,这里的面貌也终会改变。
现在这里已经有了好几家客栈,一进村就有人招呼我们,有三三两两的骑行者聚在街面上和门口。我们继续往前骑,临出村看见一个客栈,正是早晨在布珠民居看到的那个黑黑的朴实的中年汉子给我名片上的名字,桑巴骑友驿站,估计桑巴就是中年汉的名字。当时他双手递给我名片时的样子让我很深刻。走进院子,左面一个车棚,顶棚还在往下滴水,右面就是客房,一排低矮的棚子。独臂人站在院里,他已经在这里住下了。条件比较差,不过,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够有一个落脚点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决定住在这里。
还是我跟儿子与孙泽川三人一个屋,屋里特别潮,阴冷,我的床铺下面有一个大洞,凹凸不平,躺在上面硌得慌,因为被子特别潮,又特别凉,每个床上都铺了电褥子,赶紧插上,散散凉气,捂捂冰凉的被子。虽然没有wife,但手机可以连上数据,这是我意外之喜。不能洗澡,我让儿子去洗把脸,他说:“不要脸了。”捂上被子,钻进了被窝。
水在水缸里,冰凉刺骨,不敢下手,兑上点热水匆忙洗把脸,我又把衣服胡乱洗了几把,也赶紧钻了被窝。
傍晚,下起了雨,从门口往外望去,茫茫的高原无穷无尽,这里的海拔是四千多米,没有高山,只有高原。
孙泽川出去买了几罐啤酒,老板娘给炒了几个菜,虽然不是很好吃,但比我六年前在这里吃的饭好多了。我不大喝酒,他们三个互让着,把脸都喝红了。
早晨四点,黑咕隆咚的院子里有发动汽车的声音,夹杂着雨声,老板开车沿着我们昨天来的路在零下好几度的4000多米的山路上翻越两座高山去相克宗,早晨他会在第一时间给那里的骑友们发放名片,中午再返回红龙乡。
我们起的比较晚,早饭面条。吃饱饭,一天的路程又要开始了。今天的路程比较短,只有30多公里,晚上我们将入住世界上最高的县城理塘县。
沿续昨天的路,红龙乡渐渐离我们远去,越变越小,及至不见。
今天的风景没有什么特别,路过了昨天的风景,今天也就失去了兴趣,一路竟然没有拍一张相片。

子牙河 2017-4-14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有一个瘦小的小伙子嘴唇老厚,不知是肿还是就是如此,脸也似乎肿胀,常常见他一个人骑很少与人说话。别人告诉我说他从翻越折多山就高反了,现在比较严重,让他休息休息也不听。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以为他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还跟我儿子说:你看人家一个小孩子自己来的,但后来一问才知他与我儿子同龄。今天我们多次交错,并且同行了一段路程。由于与我儿子同龄,看他那样,内心就多了一些同情心。下山穿的较薄,也不套上雨衣防风,便提醒他,他只是嗯一声,无动于衷。路上与他说话,也不大想说,只好作罢。
进理塘城的地方修了一条隧道,这样就不需在盘上山去绕山而下。上次来的时候记得在山上就可以看到山脚下的楼房,然后顺着陡峭的坡七拐八拐很长时间才进入县城。现在只需通过隧道过去就行了。不过,出了隧道仍然是下坡,虽然看不到县城,但觉得离县城已是很近了。所以没有穿雨衣防风。但仍然下了很长的坡,身上冻得难受。
已经找不到原来县城的感觉了,主要还是方向感的问题,很多地方都与原来方向不一样,不知道哪一次是正确的哪一次是错误的,或者都错了。县城里正在修路,车多路烂人拥挤。回忆着上次的进城道路,从一个街口拐了进去,有几家旅馆,但看这里乱糟糟的,继续往前骑,骑出修路路段。
高原上的街都是很漂亮的,除了颜色,更重要的是通透。也可能是有长青春科尔寺的缘故,这里的宗教气氛保留的更多一些,从服装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街上喇嘛比较多,穿着红色的袈裟,藏民们也多是穿着民族服装。
骑过几个街口,也没有看到有骑友之家之类的旅社。在一个十字路口几个警察正在道口值勤,便去向他们求助。警察的四川口音有点听不太懂,后来,我从手机上翻出几家旅馆的电话让警察来打,对方告诉我们路径,我们沿原路返回。
又回到了烂路,前边,路分成两个钭叉,正在不知怎么走,过来一个男人问我们,原来是旅馆的人过来迎我们来了。
到处是泥,到处是水,跟着他,没多远就到了国富大酒店。我看着有点面熟,进去四处望了望,这不就是我上次住的地方吗?
缘分总是不离你左右。我们住在了二楼,房间不错,有独立卫生间,上下铺,纯木质结构,非常结实,应该是我们这一路睡过的最好的房间了吧。50元房费,包晚餐。只是由于修路,断水断电。
一楼是餐厅,赶紧让厨师炒了几个菜。虽然今天路不远,但是感到非常劳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视线模模糊糊的。吃着饭,外面下起了雨。上一次也是这样,在餐厅坐着,隔着玻璃望着外面的雨。那一次,下了一宿,早晨出发的时候还在下。
上楼收拾收拾东西,把没必要的打成包,打电话叫了快递准备寄回家,减轻一些路上的负担,然后休息。
下午三点,还下着蒙蒙细雨,我们准备去转一转科尔寺。
由于下着雨,道路更泥泞了,鞋上避免不了弄了很多泥。一路走一路打听,但是也常常听个不知所以。走错了地方,又折回来,然后再走一条长长的巷子,泥石路,足足好几里。韩心灵后悔没有骑车子来,她有些高反,呼吸急促,走几步就上不来气,我和儿子走前面去问路。终于走到科尔寺的附近。正门应从公路绕上半山坡过去,但我们前面有一个可容一人过去的小栅栏门,挂着锁,却没有锁上,把锁摘下来推门进去。乱糟糟的石头杂物堆得遍地都是,没有路,攀上一个山坡,有几个小孩子在这里玩,他们指给我们路,又问:“用我们带你们去吗?”我们谢绝了孩子的好意,自己去转。
长青春科尔寺,又称理塘寺,原为黑教寺庙,万历年间由三世达赖喇嘛路过此处改成黄教。是康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庙。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个地方一定很大,会象色拉寺或青海的塔尔寺一样可以转一天,及至进来却看不到那么多的庙宇。
寺庙都在修缮,天又下着雨,看到一伙伙的喇嘛们出来,我们没有过多停留,准备回返。
在门外遇到几个清华大学的学生,他们是来此一路行走一路参加社会调查的,当我们出大门的时候他们拦住我们,问愿意不愿意参加他们的调查。我跟他们说我们是骑行西藏的,他们瞪大了表示羡慕的眼睛。我跟他们说我儿子今年高考,这次骑车出来就是为了锻炼一下,迎接大学生活,他们很钦佩的样子。我儿子说:“但是你们清华多好啊,我却考不上。”他们说:“没事啊,等考我们学校研究生。”我儿子说:“肯定会的!”
从长青春科尔寺出来,没有走原路,街上阳光通透,心里常常想,我们是不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人们缓慢地迈着步子,显得很悠闲,古老的树木在在街道两侧浓荫蔽日,又产生一种不真实感。喇嘛们红色的袈裟在阳光下特别明目。来到广场,一个高个藏族中年男人望着我笑,我问他那广场雕塑表示什么意思,他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肩膀,嘴里嘟囔了一通,也不明白他说了什么。理塘的大街安静而悠闲。
理塘,藏语名“通勒”,意为平坦如铜镜的草坝。海拔4200多米,素有“世界高城”之称。七世达赖、十世达赖和第七、八、九世帕巴拉呼图克图的故乡,
“康巴,晴空。那里有个雪山一样纯净的康巴姑娘。理塘,世界上离天空最近的康巴小城,天空纯净一如史前,神灵和敬畏无处不在,恣意与炽热的眼神在晴空下闪烁,阳光和时间都绰绰有余,到处弥漫着前世的宿醉和对快乐的耐心。日落下,酥油飘香的寻常巷陌,曾是转世活佛的故居;白海螺般高洁的格聂雪山,与晴空亘古脉脉相视;神圣的长青春科尔寺,永远敲响静好的晚钟;晚霞下牦牛归去的方向,飘来青稞酒的醉人芳香和康巴汉子热辣的情歌……”


(关注微信公众号zhteca查看本人更多游记)


15年我正是看到您的骑行经历后,才最终下定决心踏上了318线。今天又看到您和孩子一起重走川藏线,真是由衷的佩服!希望能早日看到你们一路上的精彩历程
YANG90 2017-6-2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几年前就拜读过你在这里发的帖子,十年前也向往着能骑车去一趟西藏。只是实在没有时间!只好在2012年暑假坐火车去了一次拉萨,以解心中之憾。若知道你将儿子送到我的学校复习,一定会找你攀谈,错过了这个机会,又添遗憾!

12345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11-14 07:32 , Processed in 0.157824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