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我要发帖
2017-4-1 22:39 | 6671   59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其实在临去西藏之前就计划发贴,但是回来由于懒没有写,不过这个帐总是要还上的。半年已经过去了,很多事情也已经忘记了,现在只好靠还能记住的一些回忆来写。不喜欢看文字的可以错过文字,这篇游记会有大量文字,当然图片也不少,根据你的爱好来选择。
计划五月份再次出发,从拉萨到珠峰、吉隆口岸然后转冈仁波齐继续到叶城喀什,如果那时还想继续的话就乌鲁木齐甚至敦煌西宁方向。到时如果条件的允许的话会有详细的过程,由于时间关系,可能第一时间发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zhteca)可以微信搜索公众号zhteca找到,回来后再继续成文还在这里写给大家看。
好吧,现在开始。

选择打赏数量

关闭
  • 2
  • 5
  • 10
  • 50
剩余0香蕉币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西藏

精彩评论

59
子牙河 2017-4-1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子牙河 2017-4-1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D1  西藏 西藏

“咱俩骑车去趟西藏吧!”我对儿子说。

“行啊。”

很难想起我是在多大的时候有了西藏这个概念,但自打知道有这个地方后就莫名其妙在心里烙下深刻印记,萦萦于心,再难忘怀。当然,在我小时候,对中国,更别说对世界,都是天,离我很远,就像天上的星星,只可想像不能触摸。我的村庄离县城八里地,那时的县城只有一条300米的街道,下雨没有泥,走路鞋上不沾土,就是这些,曾在我的心里向往了很多年,成为我的最高目标。在高中毕业之前,我一直被囿于县城到我村八里地的这个范围……

外面的世界对于我来讲就是一个迷。

我深深地向往。

参加工作后,曾经有过一次计划,就是从中国的最南端骑自行车到中国的最北端,我在心里酝酿了很久,计划了很久,幻想了很久,也苦恼了很久。那时我买不起一辆自行车,甚至买不起一个收音机,那时我的工资只有30多块,报社只给留版面但不负责筹款。计划自然是还未曾筹划就已经破产。然而,如果种子在心里发了芽扎了根即使枯死也终会在某一天复活。

我一直就想,这一生要看看山,看看海,看看江河湖泊,要看看草原,看看原始森林、热带雨林,也就不枉活一生,唯一有地域要求的就是新疆和西藏,但是否能实现,那个时候,仅是一个梦,一个遥远可望不可及的幻梦。

但西藏,一直在我的头脑里萦绕盘旋,在心里也越来越清晰,但那个清晰的影像是五彩斑斓的,梦幻般的,仙境的,似有似无的,无法企及的一种幻像,明知不可及,却又常常挂在嘴边,渐渐成为了我心里的另一个西藏,在梦里不断出现。

自行车运动给了我实现的途径,2010年4月,1700元买回家一辆美利达09公爵,其实在买之前,我就开始酝酿西藏骑行,先是看了很多骑行西藏的一些知识,然后开始计划西藏骑行的所有细节。比较其它骑行者来说,我一开始就有大多数人没有的目标。在我们这个地方,当时还没有人骑车去过西藏。8月,这辆车子跟着我到了成都,陪我完成了28天的川藏之旅。她超越了我曾经计划的中国南北穿越,对于我来说第一次就是一个飞跃,是我人生当中一个里程碑。

梦想变为现实,让我虚无缥缈的思绪落到实地,西藏,成为我心里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森林湖泊,冰川雪山,高原草甸、蓝天白云以及更令人感动的风土人情,成为我永恒的记忆,抚平了我曾经躁动的内心。

实实在在的西藏比梦想的西藏更让人热爱,因为你能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她,触摸到她,感受到她的心跳,如清缓的溪流漫过你的肌肤,像温暖的双手抚摸你的肩膀,像心灵鸡汤一样慢慢渗透你的心……

而缘分就此结束吗?

一路的磨难如影随形,而这磨难打开了人的另一扇窗,你所得到的远远大于你一路的艰辛,路上一个私企老板的话也印证了这样一个道理,他说,如果能够全程骑下川藏线来的,如果想去我的企业,我无条件接收。因为这样的人有耐力,有毅力,不放弃。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想:如果让我儿子来骑一次那会对他的人生产生什么影响?

2011年,我带着儿子及爱人骑行了一次青海湖,那一次的骑行加深了我对儿子的认识,见识了他我不曾看到的品质,也让我对他刮目相看,去之前所有的担心到后来都变得多余,也让我对他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正上初二的儿子那时正处于青春判逆期,一次骑行,不单单是赏风玩景,更重要的是灵魂的洗礼。我希望与儿子之间能增进感情,能够更好的沟通,锻炼体魄,增强毅力。对于儿子来讲,那仅仅是一次骑行,只是看了看不同的风景,其它什么都没有改变。而做为父亲,我却感受到了其中的变化,也让我理解了儿子。就想,有一天,一定带儿子骑行一次西藏。

儿子的高中是在沧州一中上的,高一上学期成绩平平,下学期老师对他的评语是半路杀出的一匹黑马,到了高二,迷上了网络游戏,自此,成绩的浮动比深海里的波浪还大。2015年的高考季,他走出考场,神情沮丧,对我说:爸爸,我想去衡水复读,这样走了真不甘心!

我很欣慰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当时我们就做了决定,等明年高考报考结束,一起骑行西藏。

当年,他以高出一本38分的成绩选择了复读。

而复读的一年也并非平静,我常常想起他的青海湖骑行,那一路的坚持和持之以恒并没有完全表现在学习上。2016年高考后,他只能以高出一本线131分的成绩选择了他还算喜欢的学校。

西藏,成为我跟儿子共同的目标。

而在我的内心深处,与儿子一起骑行,一起相处一个多月的幸福时光,这样的机会以后很难再有,而对于儿子的成长,未曾进入社会之前的磨练成为重中之重,目前的学校教育很难改变此现状。我们相互的陪伴,是他离开家之前我对他最远的最长久的也是最深情的一次送行,他要长大了,他要独立了,父母扶住他的手要松开了,而心对他的捆绑也要同时放开,幼雁长大要飞上蓝天,今后的日子,我只能仰望天空,默默祝福,偶尔牵一牵手里的丝线……在他起飞之前,我要送他最后一程,这是我的心里的一个愿望。

儿子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川藏线,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座桥,在这座桥上,我希望他看到别样的风景,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更远,这座桥很长,我愿意多停留一会,多感受,为了他过桥后走了更踏实,更坚定,更有目标,其实我也愿意成为他的一座桥,让他踏着我的背,过高山,过河流,顺利通向远方。但是我知道,过了这座桥,前方的桥只能他自己去寻找,自己去搭建,走出自己的路,我现在做的只是希望他走出这座桥的时候脚步会稳健一点……

出发近在咫尺

子牙河 2017-4-1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子牙河 于 2017-4-1 23:04 编辑

D2 开往成都的Z49次列车


2016年7月2日,王敏开车送我和儿子去汽车站,家离车站不远,二三里地就到,我和儿子肩上一人搭一对沉重的驮包,怀里抱着其它一些物件,行动笨拙。自行车几天前已在肃宁火车站办了托运,一直期盼车子能够顺利无损到达成都。

到了车站,王敏开车回娘家,然后从瀛州酒店附近等我们,那里有一个汽车停靠点。

王敏,小学教师,就住我家前面那栋楼,六年前我买车子不久就认识了她,2010年的5月1号,我跟随十几个骑友骑车去140公里外的顺平看桃花,那是我的第一次长途骑行,也是我在买车二十天后的第一次历练。那一次就有王敏。一路无话,直到到家,我才知道我们住一个小区。之后的几年时间,我们同行过多次。


除了骑车,她还参加过多次马拉松赛,目前以跑步为主,并习练瑜珈等多项体育运动,骑行川藏线,在体能上绝对没有问题。相反我倒是担心自己,现在的我已不是六年前,年龄渐大,半年前还做过一个颈椎射频术,即使现在,仍是臂手发麻,肩痛时时难忍,能否坚持下来,心里没底。然而,我不想错过与儿子同行的机会,一旦错过此生就很难再有,终身遗憾。心里有很多忐忑,做过很多思想斗争,但问题再大,我也要坚持送他人生转折点的最后一程。其二就是儿子可能出现的问题,虽然年轻,但耐力有限,能否坚持全程,我心里也没有底。骑友马老师跟我说过:要小心他途中耍了不走了,你可真没办法了!这个问题我也确实想过,但五年前的青海湖骑行经历让我对他有一定的信心。

自从我六年前的第一次川藏线,点燃了我们这个地方很多骑行者心中的火焰,王敏就是其中之一。六年期间,也偶有几个骑行过川藏线,但更多的人是处于想的阶段,一是时间,二是胆量,三就是没有找到可信任的合适的的同伴。今年,我的骑友中川藏线骑行大爆发,一共有10人准备去,分成两支队伍。王敏早就希望我能够有一天再重返川藏线,今年,为了儿子,我再次出发。当王敏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就准备同行。即使如此,她也常常不安。

川藏线,对于每一个第一次骑行的人来说都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想法,甚至恐惧,这都很正常。倒是儿子,既看不出忧虑,也看不出高兴,非常淡然。他从来没有觉得骑行西藏有什么特别之举,不过一次出行而矣。高考第二天,他开始跟我一起骑行训练,不多骑,每天只有十几公里,悠悠闲闲,不刻意训练。

上车后,他就玩起了手机,很快他的思绪就脱离开了周围环境,默默看着,偶尔嘴角露出笑容,一定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跟他说句话他就抬头很惶然的样子。也许是年轻,没有想到路上的艰险,也从不会有什么顾忌,更重要的是,也许他觉得他的身边有老爸,根本无需自己操心,或者在此种时刻之前,他从未把自己当成成人,一切有他的老爸保护,还没有想过自己身上应该肩负的责任。他把他的父亲当然了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

我顿觉身上有了压力。


汽车行到瀛州酒店附近,王敏和孙泽川正在大包小包翘首等待着。

孙泽川,我的高中同学,同届不同班,跑步二十余年,风雨无阻,从不间断,练得一身好筋骨,参加过全国大大小小的马拉松二十余次,小有成就,虽然外观瘦骨嶙峋,人也显老,但他衣服里藏着块块令人羡慕的肌肉。他是半个月前决定一起骑行西藏。他虽然平日很少骑车,但对于一个长期运动的人来说,川藏线不在话下。


汽车行驶到沧保路上,一个半小时后,到达保定。

在保定火车站,与另外一队骑友汇合,他们是石磊、孙伯清、马艳峰、高进红、刘保华,他们几个是包车过来的,以为这样可以更舒适一些,哪承想他们的面包车没有空调,在七月的华北,骄阳似火,只要车一停,就如同烤炉。说起他们自己干的这“傻”事,大家都哈哈大笑。

我们是两支队伍,同路不同行。途中我不想太“赶”,想走得稍微“悠闲”一点,一是现在川藏线上的条件已具备,不同于我上次必须赶路,不然就会被抛在荒郊野外,二是这次带着儿子,感到责任重大,路上的危险我了然于心,我不想儿子有一丁点的意外。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次跟随我来的有两位女士,还有虽然强壮但很少骑行的孙泽川。至于他们几个,都是日行600里,风餐露宿,只顾低头走路,不看两边风景,之前的骑行,到达目的地就问:你路上看到了什么?答:看见路了!他们的宗旨就是“只看路,不看景”,他们的目标就是“拉死一个算一个!”所以,我们决定跟他们分着走。

在火车站,孙泽川先行拿身份证去取票,我让儿子跟着去,他说:你去吧。我生出一丝忧虑,这就是一个刚出校门的曾经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苦读圣贤书的人的一种普遍自我表现,这几年的时间,大多数父母都在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而对他们的思想却很少有帮助,一是他们住校跟家里很少有沟通,一年几次的见面大多也是谈学习,错失了他们在重要年龄段成长期间的情感关怀和社会培养。这是所有家长的忧虑,或者,这也是我带他骑行西藏的一个原因吧,这是从学校临走进社会时的一次恶补。

我们在候车室等了两个多小时,十二点四十,从北京发往成都的Z49列车到达保定,车内比较拥挤,我们车票的起点是北京,保定至成都的Z49车票永远是无票。

二分钟后,Z49起动,20个小时后,将到达我们的骑行始发地——成都。

而此刻,另一位女士——韩心灵正在从石家庄火车站等待着Z49列车……

640.webp.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1).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子牙河 2017-4-1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D3爱上成都

2016年7月2日上午11点(注:上文中出发日应是1号,更正),Z49列车停靠在成都火车站,晚点近两个小时。

20多个小时直挺挺坐在火车上,不到两个小时的睡眠,我的肩膀后背痛得难受。老毛病又要犯了。

记得儿子在衡水中学高考前三个月,老师建议每天有一两个家长在课堂陪读,时间由家长自行安排。作息时间与学生同步。3月下旬,脖子刚刚摘掉颈托,我就选择了一个星期的陪读。平常家长很难见到孩子,三周才有一晚上的见面时间,要跑到衡水找旅馆,将孩子接出来,早晨再送回去,每次衡水的旅馆都爆满。那时,儿子情绪不太稳定,学习低谷期,所以我还是义无反顾报名参与。每天近20个小时坐在教室里与全班130多名学生同步上课,想跟自己孩子说话只能在吃饭时的短短几分钟,甚或为了赶时间腾不出嘴来说话,去食堂吃饭回宿舍都是跑。三四天后,我的后背开始刺骨疼痛,坐在那里,特别煎熬。但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我咬牙坚持。第七天当我走出学校的大门,差点栽倒在地上……

之后很长一个时期都没有恢复过来。

现在千万不要出问题,在走出成都火车站台的时候,我默默地想。


火车外的成都很湿润,地面碧绿,天空瓦蓝,虽然只有20多个小时,天就换了个天,地就换了个地。燥热的黄土地就变成了鲜花似锦的美丽花园。十个人,肩上挎着自行车驮包如同民国时期塞得满满的大号的钱搭子,怀里抱着大包小包等各式装备,脸上疲惫。在路人看来,如果不是脸上的欣喜,一定会认这是哪里来的一支逃荒大军。

韩心灵,昨天下午终于在石家庄赶上了我们这列车,当火车在石家庄火车站停靠的时候,我看到她缓缓从车窗外滑过去,所有人的心都踏实下来。韩心灵是在我们出发前前一天早晨打电话决定要来的,时间特别仓促,她有些报怨我没有及时告诉她。其实,她应该早就知道我今年再次川藏,只是她已经忘了。好在去年的时候她曾准备过川藏线骑行,后因一些事情没有出发,准备好的装备至今未动,现在提包就能走。只是此时火车票已经不好买了,另外就是车子托运三五天内恐难到达。我告诉她今天只有把车子送到石家庄才有可能,这样的话也许耽误不了。当天下午,她就让闺女开车送她到石家庄将车子办了托运,并找人从内部买到了火车票(她已做好坐飞机的准备),这才松下一口气。



韩心灵是一所学校的体育老师,长跑健将,多次参加国际马拉松比赛,骑行好手,习练柔道,传说她可以徒手战胜三个小伙子,喝酒从不醉。孙泽川说:有她在,我们路上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们取了车子,大包小包装备上,先去找旅馆住宿。川藏线骑行攻略上说,锦里附近有几家驴友旅社,是骑行川藏线的大本营,我们就决定到那里去住。在有限的时间里如果不逛逛成都的锦里一定会有遗憾,那里是成都的繁华之地,宽窄巷子、武候祠都在这个地方。

此时此刻,大家都指望着我带他们找到旅馆,因为这里也就只有我六年前骑车来过。然而,当我四处看看,一切都很陌生。那次我也不是乘火车过来的,是搭乘的物流车,住在大西南货场。想起那年,历历在目,一些情节还在,但道路状况,已在云霄之外。

经过路人指点,我们一路骑行。成都的街道绿树成荫,鲜花点缀,让人身心俱爽。六年前,因“消防员”的车子迟迟未到,因此拖了四五天,闲来无事,我就骑车逛街,看看街道两旁的花,观观树下喝茶下棋的老人,“闻闻”街边各种香辣甜的味道……后来独自骑车又去了都江堰……想起初来我和“消防员”陪“奶牛”逛街,吃小吃,因我们一句不好吃引得“奶牛”生气赌气,因在街上徒步而累得“奶牛”差点趴下,还因家里反对不能随我们同往黯然神伤……因担心分手难过他在在成都待了两天后就偷偷买了火车票不辞而别……一切都恍若昨天。



骑了很久,仍然没有到锦里附近,路,我们走的有点稀里糊涂。马艳峰急了:“厂哥,你还带路呢,你想把我们带哪去?你不行,闪开,我来!”石磊搭话:“你?……更不行!”马艳峰冲在前面,东闯西撞。孙泽川说:“当逛街呢,成都这么好的街你不看多遗憾啊……忒得!(非常好的意思)”

又问了几个人,又拐了几道弯,终于看到了武候祠门前的人群。随着别人的指点,看了几家旅馆,最后我们住在了九龙鼎青年客栈。客栈干净整洁,古色古香的传统风格建筑,这里也是驴友集中汇集的地方。昨晚火车上不到两个小时的睡眠,困顿,劳累,饥饿,疼痛,一同袭来。赶紧洗了个澡,出去吃饭。



把肚子吃撑了,回来疲劳的身体往床上一躺,分外享受!

儿子躺在床上看手机,年轻就是好。我的眼皮已经撩不开了,只想好好睡一觉……

五点多,高进红就招呼大家出去吃饭,他的同学尽地主之谊宴请我们,中午两点多才吃进肚子里的肉还没有消化。我们走出客栈,沿着武候祠大街慢慢往东走,古树,古街,养眼怡人,虽然这里比家里温润、舒适,但此时的太阳透过特别透明的空气毫无遮拦地射下来仍是火辣辣的。经过武候祠,经过锦里,又穿过一条街,来到了蜀九香火锅店,高进红的同学出来迎接我们。

高进红的同学告诉我们说,如果来了成都没有吃成都火锅等于没有来过,蜀九香是比较正宗的成都连锁店,为了让我们吃得正宗,没有改成微辣。他是高进红小时候的同学,来成都发展已多年,小有成就,人豪爽,热情,见着老乡,更感亲切。



屋子里有些暗,灯光营造着一种气氛,刚刚睡了一觉的人们兴致开始高昂,当一盘盘肉一份份菜上了桌子后,气氛更加活跃,火锅的温度与空调的凉气相互低消着,大家就在这不冷不热的环境中推杯换盏,火锅的辣刺激着神经。高进红的同学八面玲珑,豪爽让酒。儿子也红着脸站起来敬酒。见着吃他有些兴奋,在他的生命里程中,这样的场合估计是第一次,而且从现在开始以后将会开启新的生活,从学校走出,一种全新气息扑面而来,会应接不暇。敬酒过程虽然有些腼腆,但我觉得对于他来说也许在内心想了很久。在学校他们曾经被关闭了此前的一生,出来,天是新的,地也是新的……

两位女士也全部放开,喝的脸红扑扑的。




锦里,这条传说中的西蜀历史上最古老、最有商业气息的街道,早在秦汉、三国时期就名扬全国,今天的锦里依托武侯祠,以秦汉、三国精神为灵魂,明清风貌作外表,川西民风、民俗作内容,浓缩了成都生活的精华。锦里的夜晚最为热闹,灯光迷离,五光十色,人流涌动,有着别样风情。六年前我闲来无事,一个人在这里转过两三次。此时,酒足饭饱,理所当然地来这里,穿行在锦里的小街人流里,感受着这里的气息,心里流动着一股热流。大家一路走,一路放开畅想,弥漫在夜晚与灯光交织的大网中激动……

晚上,很多人早早睡了,明天,我们的车轮将踏上318国道,从这里开始,在长长的两千多公里的高原上印下我们长长的印迹……

晚安,成都!

子牙河 2017-4-1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子牙河 2017-4-2 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2016D4  启航电科大
睡梦中被屋里的动静吵醒,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四周一片黑暗。孙伯清已经起床,正摸索着收拾东西,楼道里有咚咚的脚步声,刘保华、高进红、石磊、马艳峰已经把车子推了出去,今天我们就要分手了,他们将从这里出发,快马加鞭,一路狂奔,昨晚又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儿子也已经醒了,第一个动作是就拿起了手机,我把他叫起,帮助他的叔叔们收拾行装,为他们送行。
成都的早晨清爽,冷清,四面一片灯火,安静的小巷、街道。几颗星星在空中迷蒙地望着我们,客栈的服务生帮我们开门将一辆辆车子抬下台阶,我缩了缩身子,有些冷。匆匆忙忙,拍照留念,客栈上面牌匾的字在微微发亮的早晨一片模糊,服务生为我们打开灯。拍照,祝福,一路平安,出发……
一切又安静下来,回到屋里。因为今天的路程计划不会太赶,想睡到自然醒,养足精神,有一个好的开始。但现在已不能再睡了。孙泽川、韩心灵、王敏都有早起习惯,天不亮就起床跑步,唯有我和儿子有时还睡个懒觉。等待已经毫无意义,我们也开始收拾行装。我面对的包裹是两套,我和儿子的,因为是第一天骑,考虑到今天可能用到的东西,归放到不同的位置,因为昨天的困和劳累,脑子有些迟钝,有些东西不知放哪了,感觉老年痴呆了。儿子还在床上躺着看手机,对一切熟视无睹。
孙泽川看着我忙活,用手指指我,又指指我儿子:“让他自己弄,你怎么还给他整理,他都这么大了!”儿子不情愿地从床上爬下来,面对眼前一堆东西,却不知如何下手……
其实我自己何尝不知?看着他一切与己无关的态度,心里忧郁。其实我也挺矛盾,19岁的小伙子面对社会应该是游刃有余,但是现代教育虽然让他们学会了不少书本知识,但让他们的心智没有多少成长。在他们整个青春期的成长过程中,无论是面对老师、家长还有社会,无非两个字:学习。而生活能力在这个阶段彻底丧失,看着是个大人,其实是个孩子。是让他成长还是让他学习,我处于长期的矛盾当中,最后,大多数家长选择了无能为力,随着大流走,在社会、环境所有的压力下,面对成绩,其它都得让步,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们还缺乏责任的担当。我曾经有意识锻炼他这方面的能力,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在周围环境及现实需要下,学习成为他的主要任务。生活能力只能在以后的现实生活中面对一拨一拨的挫折来纠正,这是他们这一代人都需要付出的代价。我在2011年骑行青海湖的帖子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当儿子把自己当做孩子的时候,我却把他当做大人,当他认为自己是大人的时候,我却把他看做孩子——这也是父母与孩子之间常常发生的矛盾”。而今,当他长大成人,我们又不得不把他们当做孩子对待。
我之所以没有强制儿子来做这些事,我与孙泽川的区别就是:在我眼里,儿子是孩子,在孙泽川眼里我儿子是成人。孙泽川说的话,我也想说,但是我不敢说,担心由学校进入社会父母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他接受不了,担心这次的行程半途而废。我希望他在这次艰险的旅程中慢慢体味,真正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带他骑行川藏线,是我蓄谋已久的计划,就是想在极变的环境中弥补一下这些年来的缺失。
但是,我是希望有人能替我说出这句话,孙泽川说了。
人的成长过程中,很需要这样的话。
孙泽川又说:“你应该帮你爸爸整理,怎么可能还让老子帮你,反过来了!切,学着点!”孙泽川心直口快,或者这样的话在儿子听来不中听,但却是真理。我想在今后的某一天,儿子可能会想起这句话,会感激他。
想起儿子幼时学前班,大多孩子放学后都匆匆忙忙丢三落四往外跑,但是他却慢悠悠地整整齐齐把书放进书包,系好包带,老师在旁边歪着头笑眯眯地直到望着他最后一个走出教室……有一天,老师抱抱他,说:张自强,老师太喜欢你了!
从什么时候起,都变了……
驮包也是我帮他捆上的,面对他的束手无策,我只好亲自动手。现在还不能对他要求过高,一是在这样的行程中我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前路艰险。如果我什么都不管,他肯定也能弄上,但是这个时候一旦有问题就不是小事。记得上次骑行川藏刚过雅安,我的一个小疏忽,差点要了我的命。
一切准备就绪,早晨的成都街头,空气透明的让人感到不真实,如果不是楼房遮避,一定会认为人的视力可以达到无限远。清凉的风吹进脖项,冷飕飕的,街上行人不多,找了个地方简简单单吃了早饭,开始第一天的旅程,一切都很新鲜,想想未知的路,想想高山、湖泊、冰川、雪山、森林、江河,不由得兴奋。尤其他们几个,第一次去,就象小孩子期待最想吃的糖果,心里应该是咚咚地跳着……
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电子科技大学。
电子科技大学是儿子报的第一志愿学校,此次报志愿都是由他自己填报。高考结束第二天我就对他说这次志愿填报由你自己独立完成,父母不干预。此后,他只好自己查资料,对专业、学校做分析,加了不少大学学生群,向他们了解情况,最后,他选择了电子科技大学为第一志愿。
他喜欢成都,尽管他对成都一无所知。
我把这次艰苦旅程的始发点选择在电子科技大学,愿他从这里起程,将来也从这里起飞。
电子科技大学现在有两个校区,一个沙和老校区,一个是清水河新校区,也是主校区。虽然从网上查过很多资料,但还是对其中区别模糊不清。昨天在客栈问过服务生,他们竟然不知道学校在什么地方,这让我很失望。对于这所高考分值高于本地四川大学的985全国重点院校他们竟然不知道……
街上人流多了起来,车子穿行于车流、人流的缝隙之中,问过几个路人,都表示不知,问过清水河区位置,还是不知道。只好按照地图的大体方向往前骑。一个多小时后,穿出密集街区,进入成都市的环线道路,宽敞的街道,绿树成荫。韩心灵由于这次出行匆忙,准备不充分,还需要添补一些零配件,车子也需要调整一下,一边骑,一边观察路上是不是有车店。后来,在左车道旁边有一家门店,我们从前面一家立交桥下绕过去,走进店内。
一边让老板调整车子,一边挑选了些必要的配件。我问老板去电子科技大学怎么走,他说,电子科技大学好像在市区里吧,我说清水河区那个,他说成都有清水河区吗?有吗?没有吧……
继续前行,楼房渐少,绿色的林地、青翠的草坪片片出现在道路两侧,又走过一个街道,问了一个骑车的老汉,他终于给我们指了一条道路,但拐过一个道口,越走越觉得不对,正犹豫间,那老汉从后面骑车急急忙忙追了上来,一边追一边喊:错了,错了!来到跟前,他说,看到你们走错了,赶紧追上告诉你们。谢过,我们回头骑上另一条岔口。远远的,又看到一片新兴的街区,问一路人,他一指:过了前面那就是了。
这里街道宽敞,干净整洁,行人也少,右侧出现围栏,里面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草地,而林木的前面包围着一个硕大的建筑,应该是一个体育馆,有一个门,牌子上写:电子科技大学!
此时,天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落在身上,非常凉爽。看看这里不是正门,继续前骑,骑了一会,还没有看见主门,王敏和韩心灵说:学校怎么这么大啊?
保安在门口站岗,我看了看儿子,他的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在小雨的洗涤下,学校里一片清绿。儿子说可惜在报考咨询时加入的一些网友今天不能见面,本来说好了的,但此刻他们正在考试……寻问了保安,他说可以骑车在学校游览。已是11点多,今天行程还有多半程,决定只沿着主路转一圈就走,不在进入学校内部去看。学校到处是高耸的银杏树,地面则铺满绿色的草坪。小雨淅淅沥沥,时大时小。我们几个争论着方向问题,发现每个人都不同。在体育馆附近,我差点又绕回来。孙泽川说:你怎么了,看到儿子这么好的学校高兴懵了?
看到了被绿树草地掩映的各个学院教学楼,看到了宿舍区,看到了学校碧清的湖,有一些学生在校园内走动……清新,美丽,安静。韩心灵他们几个问儿子喜欢不,儿子说喜欢,他们说在这里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四十分钟的时间,我们沿着学校外围骑了一圈,儿子很高兴。但是没有时间细看,我们计划今天赶到邛崃,天还下着雨。
走出学校大门,有点惜别的感觉,这里可能会成为儿子的新的起点,也但愿他能从这里起飞。

子牙河 2017-4-2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D41.jpg D42.jpg D43.jpg D44.jpg D45.jpg
D46.jpg
D47.jpg
wangyue9 2017-4-2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先收藏了,子牙大哥,纯爷们
Hamish 2017-4-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感谢您的分享
祝你天天平安喜乐、事事顺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11-19 16:50 , Processed in 0.153889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