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我要发帖
2015-2-1 23:34 | 156122   726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3-12 21:52 编辑


    川藏线上的骑行者现在已泛滥成灾了吗?我敢说,绝对没有。当然,我并不是无视318上洪水般的骑行大军,我只是想说,川藏线,还有一条呢。
    也许是因为国道318的名气太盛,以至于在许多人眼中,它已经成了“川藏线”的同义词。很多人即使知道川藏北线的存在,也并不会将它列入自己的骑行计划,他们只是一脸遗憾地表示:“对不起,我已经选择了318。北线嘛,听说比318差远了。”除了318,吸引众人眼球的还有滇藏线、青藏线、新藏线、中尼线等等。这样算起来,川藏北线已经是人们骑行西藏的第N个选择了。
    作为一条始终生活在318阴影里的川藏线,北线实在是太寂寞。网上关于它的路书、照片、游记等各种资料跟318比起来,实在少得可怜。每年在这条路上走的人也是稀稀拉拉,而且绝大多数都曾骑过318。走得人少,路也烂,配套也很落后,连路边的村子里都还有很多人一点汉话都不会。
    不过要说川藏北线比南线差得多,那实在对它不公平。其实,这是一个“既生瑜,何生亮”的问题。“亮”的粉丝自然多,但终究也有不及“瑜”的地方,比如他老婆就不如别人的漂亮。人们以为,与“景观大道”相对的肯定是“景观小道”,而不会想到也可能是“人文大道”。再说了,人家即使算不上景观大道,也绝对是条景观次道啊。


        川藏大北线无论是风光的变幻莫测,还是宗教与历史建筑物的密集度都远胜热门而常规的川藏南线318。甘孜九月金黄的青稞田,党岭十月的黄叶漫山,德格的“人间仙境”多瀑沟,扎科的苯波重镇,亚青和色达的庄严丛林.......无不让人处处惊心,时时动容。川藏北线兼具自然风光和人文遗迹,享有“东方的阿尔卑斯”之称的四姑娘山,“千碉之国”丹巴,墨香浓郁的印经圣地德格,“西天瑶池”新路海,川藏第一高和第一险的雀儿山,“小布达拉宫”赞丹寺,世界上最高的大湖纳木错……沿线的景观不仅会让你的视觉得到享受,也会让你的心灵得到洗礼。  比起川藏南线来,川藏北线走的人相对较少。这条线路全长2412公里,是一条艰苦却充满西藏人文故事的线路。沿途高耸入云的雪山,狂野奔腾的河流,宽广秀丽的草原,洁白美丽的帐房,随风飘扬的经幡,金碧辉煌的寺庙,不仅冲击着你的视野,也震撼着你的灵魂。


    所以,请别把大北线不当川藏线。


        川藏大北线基本与317国道是重合的。从各角度考虑,人们多选择由成都西北出发,经都江堰,在映秀镇沿四川省道303往西,穿过卧龙自然保护区,翻越终年云雾缭绕的巴郎山,经小金县,抵丹巴,经道孚,到达炉霍。再沿国道317继续往西,经甘孜、德格,过金沙江大桥入藏,再经江达、昌都、类乌齐、丁青、巴青、索县,在那曲与青藏线(国道109)汇合,经当雄到达拉萨。相对南线而言,所过地区多为牧区(如那曲地区),海拔更高,交通更为不便,人口更为稀少,景色更为原始壮丽。沿途高原湖泊、雪山、温泉密布,少有旅游者涉足,是越野探险者推崇的极品线路。
  另一条北线是从成都西进,在新都桥与国道318分路,从八美到达炉霍,经甘孜、德格、昌都后,转道214国道南下邦达,再经八宿、然乌、八一到达拉萨,此谓川藏“小北线”。


    2014年九月到十月间,我与朋友胖子两个人骑行了川藏大北线,深深为它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人文景观所震撼。我们都曾骑过川藏南线,这次的重点并非在于美景,而是体验大北线的荒凉野性、藏民的热情纯朴与当地厚重的宗教、历史文化。我们携带了宿营装备,不关心赶路,走到哪里睡到哪里。一路上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经历了许许多多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现在要讲的是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川藏大北线的漫长故事。漫长与行程无关,而是由我拖沓的讲故事风格决定的。由于我们的行程懒散,不留心路况和里程,所以这个故事并无太多的路书借鉴价值,只能算一个多彩,但愿也是精彩的骑行故事。

2人 点评 收起
一直想走川藏北线  发表于 2015-2-4 21:17
头开的好!继续欣赏。  发表于 2015-2-2 19:31

选择打赏数量

关闭
  • 2
  • 5
  • 10
  • 50
剩余0香蕉币
安全提示

根据《网络安全法》规定,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

用评论、发帖、打赏。

请及时绑定,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

川藏故事

精彩评论

726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20:23 编辑

出发之前:  旧地重游  在成都的那些人和事
    收拾好一切,我站在阳台上,向东方的天空凝望。不是因为那是日出的方向,不是因为那里有森林茂密的山丘,只是因为,那里是视线穿过丛林般的楼宇后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
    这是九月下旬的一个平凡的周末,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定了定神,转身,开门,走过熟悉的街道,一步一步,朝着离开这座城市的方向前进。手上撑着一把雨伞,这使我颇为尴尬,因为我曾经断言,出门骑长途还带雨伞的,绝对是傻逼。
    可是天上正下着雨,而披着一件长得足以盖住一辆电动车的雨衣在城里走,似乎总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讲究。
    候车室里挤满了人。上车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大家的目光聚集在那道通往站台的铁门上。我打量着各种各样的旅客,西装革履的,浓妆艳抹的,行李堆得像山一样,低头玩手机如痴如醉的,卿卿我我的,其乐融融的,杀马特,阿兵哥,什么人都有,唯独没有像我一样的,背着个鼓鼓的七十升大登山包,穿着破烂的牛仔衣和像从煤堆里捞出来的迷彩裤,面无表情,茫然四顾的。
    看来,旅游的好日子真的过去了。
    列车缓缓离开站台的时候,黑暗正在吞噬着这个城市。各种建筑的影子划过车窗,我甚至懒得抬头看上一眼。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车是在往哪个方向开,耳边重复着车轮和铁轨演奏的单调的打击乐。
    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下个不停,下了一千公里,一直下到成都。









    从成都北站出来,发现湿润的空气中竟然夹杂着一点寒意。我也不去思考,这是盛夏已经过去的证明,还是哪股冷空气带来的短暂凉爽,径直走向地铁站,奔赴我的目的地。出了地铁口,看见路边一个面相慈祥的大妈,正摇着红旗指挥行人过马路,于是上前向她问路。大妈用地道的四川话热情地回答了我。令人感动的是,她不仅给出了问题的多个答案,还根据她有限的观察和精准的判断,贴心地为我推荐了最优的选择。
    从此我便认定,成都真是一个好地方。看起来第一印象还真的很重要。
    我又回到九龙鼎客栈了,比我想象中的时间还要提前了一些。两年前一个天蒙蒙亮的清晨,我们从里出发,踏上前往的拉萨的川藏南线。那真是一段奇妙的旅程,至今在我的记忆中闪闪发光。再次回到这里,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好像我的离开,只是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打的一个盹。虽然脑海里当年前台妹妹的面孔早已模糊,但我还是热情地说:“哇,怎么还是你呀!我还记得你呢,还记得我么?我两年前住过这里呢!”妹妹很淡定的说:“不是我记性不好,这里每天来来往往的帅哥实在太多了。”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天地悠悠,过客匆匆,潮起又潮落嘛。
    妹妹告诉我,当年我们睡过的地铺房早已改成了杂物间。我看着门上挂着的大锁,心想,原来除了物是人非以外,还有一种伤感叫人是物非。于是我来到了一个八人间,在这里我住了五六天,一直到有一天前台妹妹看到我,惊奇地问:“你怎么还在这里呀!”我想,万一多住几天,两年后你就能记住我了呢。
    待在成都的这几天,除了等胖子以外,便是等待我的单车。因为并不是第一次上高原,对于装备的选择也就比较随意了。当年走南线还考虑了半天,带什么东西,用什么车子,如今的我已经不去纠结。即使走的是路况更差的北线,即使要带更多的行李,翻更多的山,我也只是在网上买了一辆五六百的铁架车,直接发货到成都,拧几个螺丝就出发。或许是进一步提升逼格的内在需求,或者是失去了第一次的神秘感后的随性,又或者是,像墙上的涂鸦所说的那样,老子一条腿围两尺,爱咋咋的。



















    没事出门走两步,看看人潮涌动的锦里、武侯祠、当年吃到一半遭遇停电的火锅店、吃了一碗又来一碗的小面馆,遥想当年,只觉物是人非,触目伤怀。回到客栈,看着涂满了车棚和房间墙壁的各种豪言壮语,却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感觉。
    但这几日,也不完全在无聊地等待中度过,我遇到了一些有意思的朋友。
    来的第一天,房里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孩子在玩手机。他是一个来自温州的九零后,有着清澈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一边的耳朵上好像还挂了个耳环。据他说,他在自己父亲开的公司里上班,平时事少的时候,请个假到处去旅游。西藏已经去了好几次了,有自驾的,有徒搭的。这次已经徒搭回到成都了,他朋友又约他去东南亚玩,说是已经在越南等他了。好在他的假期有两个月,于是他就在成都等他妈从家里给他寄签证和衣服,可是“他妈的”垃圾快递公司害他在这个客栈白白等了十来天。
    我们一起在客栈楼顶吃饭聊天抽烟喝酒。当天晚上,他的快递到了,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纸箱,里面装着许多秋冬季节的衣服。他收拾了一下就跟我说再见了,我说:“这么晚了还走啊,箱子里那么多衣服怎么不要了?”他说:“我妈寄的全是我弟的衣服,穿不了,不要了。”
    我以为这个时候,出来玩的大概就只剩下有钱并且任性的富二代了吧。但没想到只过了一天,房间里就热闹起来了,有来自沈阳的重庆哥,操一口山寨味十足的东北话,请了假出来体验318,兴奋得跟要娶媳妇似的;有来自河南的布衣哥,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穿布衣和布鞋,来成都待得最久的地方是博物馆,对骑车这种事自觉心有余力不足;有来自湖南的桑植哥,体格结实,说话豪放,浓厚的乡音,一口一个他妈的;有来自北京的预算哥,说起大城市的生活,带着一种累觉不爱的淡淡忧伤。


1人 点评 收起
这句话有歧义,“妹妹告诉我,当年我们睡过的地铺房.....” 看来有情况啊,哈哈  发表于 2015-3-2 12:48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7:52 编辑

    胖子是第三天的中午抵达成都东站的。他当时穿着牛仔裤和军绿色的短袖,总让人感觉尺寸小了一号。我背着他的背包坐车回了客栈,他自己则开着手机导航骑车过去。我到客栈时没见人,就问前台有没有看到一个胖子,她说没有,我说是一个胸肌很大的胖子,她哈哈笑了,说胸肌大不大我怎么看得出来。我想那肯定是没来,因为他来了肯定会给她看的。打开微信,发现他几分钟前刚发了个状态:宜宾燃面,不谢,我要起火了。
    那段时间,房里的人来的来,走的走,萍水相逢,过客匆匆,我算是住得最长的一个了。胖子来的那天晚上,两个兄弟也风尘仆仆地进来了。他们是从上海、江苏那边一路沿318国道骑过来的。本来是三人,只是有个兄弟落在后面,怕是要下半夜才能到。(事实上,那个兄弟深夜赶到成都后,在路边和人喝酒聊天,直到天亮。)先到的是义宝和东洋,后来的叫沂蒙。他们仨也是在路上遇到的,一路上基本是搭着帐篷过来的。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已把他们晒得黝黑,哪怕跟人说已经去过拉萨,也没几个人会怀疑。义宝和东洋到了成都,依然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和亢奋的激情,沂蒙却犹豫起来了。在前半程的艰辛旅途中,他没有丝毫退缩,站到了川藏线的起点,他却质疑起继续走下去的意义了。这真是有意思的事情,我把它定义为前戏太长的副作用。
    晚上,我、胖子和义宝他们几个一起在川大门口吃火锅。那是一家红色主题的火锅店,装修布置都是那个年代的风格:服务员清一色穿着绿色军服,臂上戴个红袖章,水杯都是印着各种红色标语和图案的搪瓷杯。规矩也有讲究,客人要叫服务员时,不能喊“服务员”,要喊“勤务兵”,“勤务兵”则称客人们为“首长”。我们这下爽了,“勤务兵”“勤务兵”地叫个没停,算是过足了首长瘾,
    过了一会,老板走到大厅中间组织了一个活动,参与者有奖。胖子积极地响应号召,上前与服务员扮演的“孙悟空”和“猪八戒”一起跳起了欢快的“小苹果”舞,结果赢得了一个可爱的小娃娃。
    胖子不知怎么看上了不远处餐桌上的一个妹子。当时她是背朝我们,从后面看,身材苗条、皮肤白皙,头发染成了金黄,有种COSPLAY的感觉。胖子坚称此妹子正面极美,引得我们几个全部以上厕所为名绕过去一睹芳容。我们又叫来“勤务兵”,请她为胖子“首长”牵个红线。“勤务兵”是个乐呵呵的大妈,倒是很支持我们群小年轻,真的跑过去找妹子要电话了。妹子朝我们望了一眼,然后跟“勤务兵”小声说了几句,“勤务兵”回来报告说,这事没戏。妹子很快就起身,和同桌的女伴一起买单离开了。我们说,胖子你长得太丑,把人家吓跑了。胖子黯然神伤,只好把小娃娃送给“勤务兵”,“勤务兵”推辞了半天,最后才勉强接受。
    白天,我与胖子逛街、看美女、尝小吃。晚上,我们坐在大厅的木头桌子边,和来自内地的一位女居士聊天。她看上去四十来岁,身材很小,面相慈善,说话轻声细语,有一种特别的韵律。她刚从色达的佛学院回来,在那里,她住了半个月。她与我们分享了她在佛学院的生活经历和这些年来佛学对她生命的启发。我们没什么慧根,关于菩萨的事听得云里雾里,但从她的语气中,我们听到了平和、从容、满足和安乐。
    她回到房间,拿出了活佛送给她的唱佛机,打开开关,活佛低沉浑厚的念经声滔滔不绝地地喷涌出来,排山倒海,气势如虹,整个大厅顿时笼罩在一片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她让我们把手放在扬声器的位置,只觉一股暖气上涌,内劲十足,绵绵不绝。她说,感觉到了吗,多么强大的加持力。
    半夜,所有人都睡下了,大厅里空荡荡的。沂蒙走了过来,我们又开始聊,聊到大叔把大厅的门关上,躺上沙发上睡了。我们又走上二楼,打开窗户,面对星空接着聊。沂蒙是山东人,皮肤黝黑,看上去饱经沧桑,我本来以为他与我年纪相仿,一问才知道,他只有二十岁。他没有上过大学,甚至连高考都没有参加,就跑出来打工。他认为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遗憾,而现在他要努力去弥补。虽然没受过大学教育,但他却爱阅读,爱思考,要不然也不会骑了几千里,站在青藏高原的脚下,然后说,我不想去了。
    我们聊人生选择,聊社会民生,聊到星光璀璨,寒气四起。路灯昏黄的光照着街道,总有车来车往,这个城市,似乎从来不曾入眠。看着他那张交织着稚气和成熟的脸,我不禁暗自感叹,年轻真好。































    第五天,车子到了成都,联系快递,说是晚上才能送过来。我不愿再等了,便和胖子一起打车过去取货。
    快递小哥见我从大堆货物中翻出一个巨大的纸箱,纷纷好奇地围过来看热闹。我们手脚利索地拆开箱子,取出单车的各个部件,小哥们也七手八脚地过来帮忙。当他们知道这个车是要去拉萨的,便更加兴奋了,你一言我一语地问起各种问题。我一边回答地他们连珠炮般的提问,一面清点着地上的零件。胖子掏出小刀,开始划开车架上的各种纸板、薄膜和扎带。刀子不怎么锋利,他憋足了劲,脸涨得通红。我低头撕开各种小袋子,组装起零件来。
    突然,只听见“啊”的一声大吼,一把带血的小刀砸在地上。我迅速抬起头,只见一道殷红的鲜血从胖子的左手小臂喷射出来,在空中飙了两三尺,洒得满地都是。他赶紧用另一只手死死按住伤口,表情极为紧张。众人纷纷围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胖子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说:“妈的,扎到大血管了。你们这附近哪里有医院?”快递小哥找来一个电动车,载着胖子往医院去了。我想去,胖子说不必了,待会再联系。
    于是,我在满地的血迹中完成了单车的组装,调试什么的先不管,一拐一拐地骑着就走了。本来要去医院找胖子,后来他来电话说是自己打的回去。我就别扭地骑着这辆刚组好的车,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一片巨大的阴霾笼罩心头。
    胖子从医院回来,手臂上缠着纱布,生龙活虎,健步如飞。我问他伤势如何,明天是否停下休息。他说:“走啊,明天就走。只是每天找个地方换下药就行,个把星期把线一拆,就OK了。尼玛还没走呢,就自己把自己捅了。”我笑着说:“你这是出发之前的祭车吧。”
    这便是我们奇葩317之旅的第一回:旧地重游 客栈笑谈八方志 兵马未动 胖子血祭万里车。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4:15 编辑

行程示意图:
全程(9月26日-10月28日  共33天)

成都-八美(9月26日-10月2日  共7天)

八美-甘孜(10月3日-10月6日  共4天)

甘孜-昌都(10月7日-10月15日  共9天)

昌都-雅安(10月16日-10月21日  共6天)

雅安-那曲(10月22日-10月25日  共4天)

那曲-拉萨(10月26日-10月28日  共3天)




1人 点评 收起
太专业了吧!  发表于 2015-4-1 21:46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21:04 编辑

上一些照片先睹为快 图片比例为16:9  为了更好的效果 请回顶部点击右上角“切换到宽版”

都江堰的广场

热闹非凡的北线的洞子

云雾缭绕的巴朗山

穿过天上的云朵  就差不多到垭口了

热情好奇的小金人民邀我们参加当地婚礼

路上临时组成的队伍 相聚短暂 欢乐无限

远眺“莲花宝地”八美

美丽的道孚民居

沙棘丛中的营地

在村子里串门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3:30 编辑


炉霍  拜访尼姑庵

寒气笼罩  升起篝火

我们的营地——牦牛头骨营地

炉霍  罗戈梁子

秋天的卡萨措

雪山 废墟 篮球架

大美甘孜

站在大金寺的金顶上

与大金寺外的大妈们合影



1人 点评 收起
照片拍的太美了  发表于 2015-4-1 21:49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3:38 编辑


德格风光

在雀儿山的群峰下

在雀儿山的山路上



江达的秋色



与朝圣者一起揉糌粑





进昌都前的山谷


昌都到类乌齐的山上

朱角山又窄又险的土路

大北线 修路ING……

有时候也免不了走夜路

山谷里忽然出现一大波黄色的树

阳光洒在斑斓的山坡上

一群秃鹫在抢食昨晚冻毙的野狗尸体

白雪皑皑的世界

三种骑士的偶遇

夕阳中的雪垭口

1人 点评 收起
美,向往!  发表于 2015-4-1 21:50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3:58 编辑


冰封的山谷



雪山上的朝圣者



工人们对我的单车兴趣很大

今晚 就住朝圣者的大卡车里了

来自青海的工人在雪地中架设高压线塔

玉树来的三轮车朝圣者

藏族奶奶在大风中为在城里读书的孩子们搭便车 可是很长时间过去了…………



本帖最后由 盛唐边月 于 2015-2-2 14:36 编辑


那曲的大草原

昨晚又下了大雪

告别工棚和护路的岗亭

青藏线就是爽啊  当然  逆风除外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川藏青藏公路纪念碑  上次来的时候  树叶还没有黄   

在这里  为三十三天的大北线之旅画个句号吧


五行流 发表于 2015-2-2 14:21
川藏北,心中的向往!

美图不易

谢谢您的支持。很多路一辈子只能就走一次,所以尽是多留下点回忆。
{:52:}
re9157 2015-2-2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 举报
抢沙发!大美317
1人 点评 收起
多谢支持!  发表于 2015-2-2 17:04
我最欣赏的就是烤火那张照片,大腿好白~~可惜我的脸没出来
卧槽,我以为你会把我搭车这段省略的!说好的光辉形象呢?
2人 点评 收起
也是,后面稍微美化一下好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2-4 16:10
没办法,实在解释不通你是怎么上去的。  发表于 2015-2-4 15:58
不冒泡的烟灰 发表于 2015-2-4 15:19
卧槽,我以为你会把我搭车这段省略的!说好的光辉形象呢?

也是,后面稍微美化一下好吧

RE: 下一站 川藏北 ------ 一个关于川藏大北线的漫长故事

盛唐边月 发表于 2015-2-4 16:14
垭口上居然还有卖烧烤的。旁边支着一顶帐篷,卖烧烤的藏人说晚上还要睡在这山上。我喘着粗气, ...

我付出了劳动好不好,我吆喝,我烤串,我还把你的云南鲜花月饼送人了
开启自嗨模式~说好的人气呢
耐造 发表于 2015-2-5 22:16
一口气看完了。另外楼主是湖南的?

我是楼主的秘书。。。楼主湖南邵阳人士,还有你确定不想知道胖子是哪的?
QQ_087498 发表于 2015-2-7 00:26
一直觉得胖子是一只有着金刚壳子文艺心的小强,生命力极强,哪里都饿不着他,是比较好的驴友。

个人崇拜的痕迹太明显了。。。。大哥。。。你是老唐请的水军么
楼主,今天还更么?
盛唐边月 发表于 2015-2-8 10:29
第十一日  “多个梁子”

我明明说的是。。。你好丑~~
1人 点评 收起
是么,看来又高低你了。  发表于 2015-2-8 11:43
盛唐边月 发表于 2015-2-9 20:07
出马尼干戈十三公里,我们看到了一片宜人的风景,路书上所说的“新路海”应该就是 ...

如果忽略后面和后后面发生的事。。。我就承认我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活动

热门帖子

联系我们
论坛管理员

qq:2850683009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小黑屋|帮助|美骑论坛    

GMT+8, 2019-4-20 18:54 , Processed in 0.23110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户外骑行有风险,BIKETO提醒你购买 骑行保险

© 2002-2017 BIKET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377号  粤ICP备12045810号

返回顶部